第73章 神像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328字
  • 2021-05-16 18:00:37

“没事,小师弟,以后你一定会一鸣惊人,臭屁师兄在你面前,什么都不是。”曲彤安慰道。

高阳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二师姐,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

毕游龙冷哼一声,曲彤转过头,发现赵方旭有几分欲言又止的意思。“你这次上山,不会只是听师父教诲吧。”

赵方旭轻易被人戳破,倒也坦然。“我父亲让我上七情山,其实有保护我的意思。”

“这话怎么说?还有人敢对你家动手?”毕游龙奇怪,这不可能吧,天下大势已定,有人不想活了?

赵方旭摇摇头。“父亲不让我麻烦真人,不过这事情……见了真人再说。”

三人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难道有什么非师父出马才能搞定的大事不成?“师父应该在修炼,走,我们上去。”

曲彤便把三人撂在后头,自个儿走向七情大厅,赵方旭三人跟在后面,奇怪道:“她怎么这么高兴?”

“不知道,她疯疯癫癫的。”毕游龙毫不掩饰和曲彤斗来斗去。

“可能是要去见师父,师父经常苦修,隔两天才能看到他一眼,又不能随便去打扰,现在二师姐有理由……”

高阳絮絮叨叨的,倒是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毕游龙不以为意,赵方旭却大几岁,察觉到不对劲。

赵方旭问道:“真人不是天天指点你们修行吗?”

高阳摇摇头。“不是哦,隔三差五才能见到师父一次,当然有疑问可以去找,主要还是大师姐教我们。”

“这?”赵方旭也不好评价,感觉白虎真人好为人师,应该不会这么松懈才对。

“师父的修行,和我们有些不同。”高阳懵懵懂懂的,但他直觉挺准。

曲彤来到七情大厅,正好撞上迷迷糊糊醒来的冯宝宝,喊了一声。“大师姐!”

“你,你是?”冯宝宝一愣,空灵的眼中竟是一片空白,不曾倒映出曲彤的身影。

曲彤心中微惊,走上前两步,伸手在冯宝宝眼前晃了晃。“别吓我,大师姐,我是谁你都忘了?别说失忆了。”

冯宝宝揉了揉额头,盯着曲彤,搞得曲彤颇为紧张,片刻,冯宝宝点点头。“你是曲彤。”

“呼……”曲彤长出口气,又惊疑不定,端详着冯宝宝,前两天大师姐还教他们三人,没道理今天忘记了他们,但虽然现在冯宝宝叫出她的名字,可曲彤总感觉,眼前的大师姐陌生了一些。

冯宝宝看着她的眼神,就像一个特定的物品有着特定的符号,除此之外,眼中一点感情都没有。

四个月来,一开始见到大师姐的时候,她也是这个样子,但四个月过去,冯宝宝对他们三人,还是有一点情绪波动的,纵然非常微末,可曲彤还是能察觉出来,不像现在,仿佛又回到四个月前初见的时候。

‘大师姐被人掉包了?’这个念头一出现,曲彤就吓了一跳,不可能,谁能在师父眼皮底下掉包大师姐呢?

曲彤思索间,天象忽然有所变化,毛毛细雨几乎在眨眼间落下,细雨落在体表,让人倍感寒冷。

曲彤呆了一呆,仰望天穹,阴郁莫名,一时定在原地,而即将来到大厅的三人,同样如此。

尤其是高阳,雨丝落入眼中,他顿时流出泪水,只觉心头沉郁郁的像是堵了一块石头。

幸好这雨来得突然,走得也快,高阳晃了晃神,依稀间感觉自身七情经忧脉的修为,有小幅度增长。

“跑得可真快,快追上去,师父多半在光明顶。”几人愣神的关头,不觉到来大厅前,曲彤和冯宝宝已经上山。

“光明顶。”赵方旭望着少了一百丈的七情山,目中若有所思。

曲彤总感觉大师姐的异常,一定是师父的干的,拉住冯宝宝,奔向光明顶,还未见其人,心中便有欢喜之意。

瞬间明白,这是师父在修行七情喜脉,曲彤一边走一边想,什么时候,她才能有师父那个修为呢?

不多时,李观云的姿容模糊入眼,身旁冯宝宝眼前陡然一亮。“李观云。”

这可让曲彤大翻白眼,大师姐是把他们都忘了,但偏偏记得师父对不对?这是搞区别对待啊。

冯宝宝小跑过去,曲彤也慢慢接近,师父的身姿愈发清晰,心中欢喜也分外浓郁,偏偏不会影响她的本心。

朝阳在他脑后,放出耀眼金光,让他整个人,如同真金打造,身后一轮若虚若幻的金色人影,拈花而笑。

雨过天晴的光明顶,一圈五光十色的彩虹,透着淡淡的水润,分去了些许金芒的耀眼,在那人影背后浮沉。

曲彤不觉止步,那人双目随之睁开,这一瞬间,曲彤只感看到的不是她的师父,而是一尊真正的神像,一尊此世无法容纳,即将化而飞去的神明。

恍恍惚惚,生出顶礼膜拜的冲动,曲彤稚嫩的脸上,一双黑白分明的眼中透出迷醉,深深拜下。

“好徒儿,一大早就来给为师行大礼。”

曲彤浑身微震,抬起头来,正对上李观云温和的双眼。

她小脸发红,再放目去,神性消失了,那拈花而笑的金影亦消散无踪。

“徒儿跪师父,天经地义嘛!”曲彤甜甜一笑,也小跑到李观云身边。“恭喜师父神功大进!”

“嘴可真甜,算不上大进,只是有所收获。”李观云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曲彤被摸头,露出既是享受又有点抗拒的奇怪表情,转移话题道:“师父,你快看看,大师姐她是怎么了。”

“宝宝啊。”

“我在这里。”旁边的冯宝宝举起手,生怕他不知道似的,看着李观云的眼中,不同于看曲彤,有情绪流转。

“我知道你在这里。”

“你大师姐她,是……以后习惯就好了。”

“师父,你能不能说话别说半句,大师姐究竟怎么了?”曲彤不依不饶,抓住他的右手来回晃荡。

李观云斟酌片刻,这也不好解释,冯宝宝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出现格式化的情况,原本生出感情的事物,在短短一夜之后,重新变得陌生,他昨夜还说冯宝宝变得像个人,但现在,又回到了原点。

“李观云,我怎么了?你给我说说。”冯宝宝也奇怪呢,她虽然比较不理解,但没来由的信任李观云。

曲彤看看两人,顿时感觉不自在。“大师姐把我们忘了,却没有忘记师父你,也太不公平了。”

李观云也有些疑惑,微一端详,冯宝宝眼中,对曲彤无知无觉,但对他,却还保留了一些情绪。

李观云一时不答,曲彤眼珠一转,小声道:“师父,是不是你欺负大师姐了。”

冯宝宝纳闷。“李观云怎么欺负我了?”

曲彤睁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哇,大师姐你天天和师父睡觉,那师父难道没有天天欺负你吗?”

正巧三人赶来,毕游龙和高阳闻言莫名其妙。

赵方旭面色大变,仿佛听到了不得了的秘密似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