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极乐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036字
  • 2021-05-16 12:01:06

翌日,晨曦微露,半轮红日初升,光明顶上一片金霞。

小白不知去向,他施施然站起,一步数十丈,眨眼就来到山顶。

他面上,似乎有些阴郁,没有冯宝宝辅助修行,七情之忧萦绕心湖,需以另外两脉修为中和。

七情经的修炼,因人之七情,极易扭曲本心,每一次修炼的后遗症,便是这一腔对应的情绪。

若是放任不管,听之任之,必然影响人心,乃至对求道之心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李观云静静安坐着,来到这个世界,已然四五年了,喜怒贯通,忧脉接近大成。

虽然还有四脉不曾领悟,但如今三脉在身,也当得起一句七情小成。

心中一腔阴郁,也不像初修怒脉时那般,无法控制,急欲引出体外,又或是需要立刻以另外两脉修为抵消。

他现在,能压制几分,让这七情之忧残余之毒,在心中流转,而不对他造成影响。

于是,恍惚间明白,随着七情经的修炼,他的心境也变得更加坚韧,直至万物不可动摇的程度。

不禁心中一动,摊开掌心,凝眉片刻,掌心雨丝飘飘洒洒,实则凝聚了他这一夜修炼,产生的所有忧郁之毒。

这一团忧郁之毒,足以让凡人中心智最坚定者失去一切希望,倦怠而死。

若是脱离掌控,整座七情山,不论花草树木,飞鸟走兽,乃至于几个徒儿,俱皆倒地而亡。

冯宝宝夜夜与他修行,承受余毒,还能依然保持本心不失,还能活下来,真是个奇妙特殊的存在。

李观云晃一晃首,以往他只贯通喜脉,境界不足,随之而生的实力也有所局限。

导致修怒脉时,生出的怒火之毒,一刻都不能在心中停留,到达临界点,就要马上释放,一个不慎,祸害人间。

但现在他已经不同,喜怒已成,忧脉近成,境界大增,实力大涨,这忧郁之毒,他能够控制几分。

便将这一夜忧郁之毒举至胸前,放下手去,口中一吹,忧郁之毒盘旋飞向高天,直入云层之中。

数千米的高空,他和忧郁之毒的联系近乎于无,也终于脱离他的控制,爆发开来。

今夕本是清朗,碧蓝高天中漂浮着屈指可数的几片云朵,但随着忧郁之毒爆发,刹那间,乌云凝聚,红日失光。

以七情山为中心,一小片川蜀之地,降下了毛毛细雨。

如此天象,确实让不少人感觉奇怪,但做梦也想不到,这是因为某人的修行而导致。

而且奇怪只是一瞬,这小片细雨笼罩下,千千万万的川蜀百姓,总觉得今日这雨,分外寒凉了一些。

雨丝落在体表,心情也稍微低落了几分,让人微有些沉闷。

幸好这细雨来得奇怪,去得也很快,不过三五分钟,云收雨歇,红日普照,沉闷也随风化去,方才种种,若幻。

光明顶上,李观云淡淡含笑,控制这忧郁之毒升上天空,也需要耗费一定修为,但总比喜怒中和要来的少。

而且因为覆盖范围比较广,造成的影响微乎其微,正如滴墨入海,不足道也,不必顾虑为祸人间。

以手支颐,思绪纷飞,也许他一开始估算的七情大成,二百余年,有些杞人忧天了。

七情经的修炼,越到后面,越是快速,可能以后都不再需要冯宝宝,来承受各脉产生的情绪之毒。

唯一需要的,就是感悟,他也已经积累了不少的感悟,取自于赵少校。

凡人的七情六欲,能增加七情经的感悟,但并不是说,李观云直接出山,聚集一群凡人,然后就可以七情大成。

喜怒忧思悲恐惊,臻至极点,其实是大同小异,一个赵少校,已经提供了凡人七情的大部分价值。

是以现在,通过观察他人得到的感悟,对他的效果少了许多,他所缺乏的,是他自身的感悟。

自身的感悟从何而来?非得自身去经历不可,纵然他从赵少校这七情炽盛之人心中,收获良多,却终是旁观者。

李观云微一皱眉,难道他要和普通人一般,历经娶妻生子、儿孙满堂、生老病死不成?

摇摇头,他之所以创立七情门,收下三名弟子,也不过是为了自身的修行,希望从他们身上,得到自身的感悟。

心中略有沉郁,七情之忧的领悟不自觉间提升,当他注意到时,不由莞尔。

相比于怒,相较于忧,乃至悲思恐惊,他最钟爱的,还是七情之喜。

喜怒忧思悲恐惊,舍喜之外,六情似乎都不是什么好情绪,如此更衬托的欢喜二字的可贵。

结跏趺坐,继续参悟七情之喜,他心中有所直觉,喜怒即便大成,仍然有进步的空间。

原欲法生七情经,仅是道中一术,这原欲法中,必然还会有另外的术,环环相生,直至大道。

曜日高升,光明之顶,寻道之人,面目祥和,心中欢喜,心生极乐。

赵少校按照约定,今天一早,就派人将他儿子赵方旭送上来了,送他的战士离开,赵方旭面露愁容。

曲彤几人自然是知道他,赵方旭见到众人,假意拱拱手。“川蜀后辈第一人,久仰大名。”

“小毕,你可出名了。”曲彤酸溜溜的,小毕仰着头,看上去很吊的样子。

“我呢?”曲彤又指了指自己。

赵方旭额冒冷汗,小毕那是一战成名,曲彤可就没那么好听了,什么狡诈恶徒,牙尖嘴利,尽是些不好听的。

可惜曲彤没下山,不知道这些,赵方旭斟酌言辞,“伶俐小魔星,说的就是你了。”

曲彤眉毛顿时皱起。“完全和小毕的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好不好?”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小毕呵呵一笑。

赵方旭暗自摇头,目光一瞥,高阳正敬仰的看着两人,心中一软。“高阳,你也不差,不用这么沮丧。”

“我没有沮丧,师兄师姐这么厉害,我开心还来不及。”高阳摇摇头,眼中又是沮丧,又是高兴。

斗嘴的两人心中一暖,高阳本来就没什么存在感,陈柳死皮赖脸留在山上,还把他的活计也给抢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