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像人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252字
  • 2021-05-16 00:30:21

这个‘伥’,说的就是白翁这类。

猛虎居于食物链顶端,偶尔以人为食,杀人之后,魂灵不散,更不敢恨猛虎,反随猛虎身边作孽。

小白这第三种天赋神通:兽心伥奴。

兽心伥奴,强行扭转他人意志,让人认小白为主,虽然有实力的限制,但现在小白神通一展,凡人无从挡之。

眼前的白翁,在小白面前毫无秘密,生死都在小白一念间,彼此不论相隔多远,小白意念一动,白翁莫能抗拒。

他也不会抗拒,那是一心一意为虎作伥,小白要他干什么,他就会去干什么,哪怕自戕,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见小白成长速度如此之快,李观云自是欢喜,这头虎中真灵,已成大器,来日更是了不得。

此刻便是数百年道行的大妖,在婴幼儿时期的小白面前,也讨不得好处,如此神兽,骇人听闻。

若非在自己身侧,有所约束,小白即便不得怒脉真蕴,凭此三大天赋神通,这人间恐已起浩劫。

但如果不是他数年七情之喜灌溉,小白也不可能成长的如此恐怖,不会有三丈虎躯,更不会有三种天赋神通。

一饮一啄,皆是定数,李观云微微摇头,他会尽力,将小白引入正道之中。

思绪止住之时,小白已经让白翁离开了,它献宝似的,把脑袋伸过来,一副快夸夸它的样子。

“好好好,小白真厉害。”李观云一笑,在小白脑袋上轻抚片刻,小白便享受的眯着血瞳,凝望月华如水。

见李观云思索这么久,回过神来却没有注意她,冯宝宝心里怪怪的。“李观云,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去玩吧。”李观云拍拍小白,小白不满的瞄了冯宝宝一眼,喵呜一声,消失在黑夜之中。

李观云奇道:“忘了什么?”

冯宝宝作沉思状,李观云也很有耐心,他向来处变不惊,只是白天稍微出了点小状况,问题不是太大。

冯宝宝想起来,“我头发掉了。”

李观云失笑摇头。“亏你还记得这事。”

冯宝宝直勾勾盯着他,等他说话,李观云心一乐,有心逗逗她。

“掉了就掉了,我又没说过,保你毫毛不损,而且,头发是怎么掉的,忘了吗?。”

冯宝宝顿时有点委屈,居然扭过了身子,李观云莞尔。“你想要什么?”

冯宝宝却没有曲彤那么多心眼。“这几个月一直都在修炼,好久没有和我一起睡觉了,今天一起睡觉。”

李观云闻言,心下微微复杂,也不知说什么好,宠溺的笑了笑,轻抚冯宝宝的乌发。

冯宝宝愣愣的看着他,心中忽然生出一丝冲动,但并不足以使她去那样做,于是只是靠近了几分。

……

大厅卧室,四下黑暗无光,温香软玉在怀,冯宝宝面对着他。

李观云不由感慨。“宝宝,你越来越像个人了。”

冯宝宝呢喃着。“是吗?挺好。”

……

“三天三夜,当我贾宝玉是什么人,李观云,你给我等着!来日我定要让你知道,贾家村天才的厉害。”

后半夜,某些人的心思,也活络起来,贾宝玉腰膝酸软,度秒如年,顿生战略撤退之心,反正没人监视他。

贾宝玉犹豫片刻,从地上站起,紧张等了片刻,果然没有发生什么,心中大喜。“三十年活东,三十年活……”

贾宝玉低弱的声音,已经消散在空气中,他闷头狂奔,眼看就下了半山腰,进入下山的林中。

乌云掩月,华光淡下,林木婆娑,黑影憧憧,如入鬼蜮,他也难免疑神疑鬼,一惊一乍。

心惊肉跳了半路,并未发生什么,渐渐安定下来。“贾宝玉啊贾宝玉,想你天之骄子,竟然会杯弓蛇影。”

贾宝玉心中大恨,对于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李观云,更是恨不得生食其肉,饱饮其血。

‘待我回了贾家村,定叫你七情门永无宁日,你李观云厉害,门下弟子末日降临!’贾宝玉深吸口气。

气息未尽,林中一道光芒闪过,其色猩红,不详凶恶,贾宝玉面无人色,林深时见虎。

李观云自然不会随冯宝宝安度一夜,待宝宝睡下,他便离开了房间,独自修炼,虽然效果甚微,却也有精进。

结跏趺坐,余光却见月色下幽暗的光明顶,不由以手支颐,双目空濛。

却是未曾想到,来到在这个世界,以前自己摸索的剑道,已然是脱胎换骨,甚至让冯宝宝学了几分。

若是没有得到原欲法,他是否会遵循少年时意志,手执三尺青锋,以剑问道呢?

摇头一笑,即得原欲,直指大道;剑虽也有道,却是模糊不清,难以求索,便从容修行七情之忧。

不知何时,小白来到身侧,带着几缕血气,李观云退出修炼,略望小白一眼。“他死了?”

小白经过李观云多番教育,已经不会露出怯怯,便在他身旁趴下,喵呜一声。

“你啊!”

李观云一气,小白随他数年,朝夕相伴,寸步不离,虽然口中叫着孽畜,但心里,却将它当做自己孩子一般。

他这个老父亲,以前说上两句,小白还听进去,现在还长大了,翅膀硬朗了,要翻天了呀!

小白委屈巴巴,喵呜喵呜,和他交流。

片刻,李观云扬眉:“我教你的?好啊,是我教你的!”

小白顿时慌了神,在他身边绕来绕去,李观云又气又笑,缓缓平静下来,今天这是怎么了,竟连怒两次。

“人间终是人类的天下,你这孽畜,哪天被捉去剥皮吃肉,休怪……”

说着说着,李观云不由笑了,小白最善观察他的面色,大喵一声,一片黑云盖顶。

片刻,小白讪讪离开,露出被压躺在地上的李观云,他微有狼藉。“你还是个孩子!”

便不搭理它,小白亦知他消了气,趴在旁边盘卧,一如以往。

李观云欲要修炼,心中竟有些患得患失起来,他并没有指使小白怎么做,只是给了它选择。

现在小白自己做出了选择,但他反倒是放不开了。

因为他虽然没有明确让小白怎样走,心中却期待着小白,走上那条他所期待的路。

可小白并没有走他所期待的那条路,而是走上了自己想走的路。

这就导致他有些感慨,孩子不听他的话。

可他明明都没有说过什么话啊?如果他让小白走他选的路,小白又怎么可能忤逆他呢?

偏偏他不做出明确的指示,那么现在小白选了自己的路,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罢了罢了。

只要他不倒,小白不会沦入魔道。

只要他不倒,谁敢觊觎一根毫毛?

李观云从容修炼七情之忧,安然如故;小白偶然睁开一线眼眸,血瞳中装满了浓浓的依恋,依然如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