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干预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254字
  • 2021-04-21 11:35:49

天下初定,魑魅魍魉四起,似乎也知道嚣张不了多久,竭力发挥余热,在最终审判来临前肆意疯狂。

两湖川滇之地,山高皇帝远,这种现象尤为严重,流寇土匪、山贼恶霸,层出不穷。

李观云这些年,做了不少常人眼中所认为的好事,无非就是除些恶人,至于是否是宣扬正义,只有他知道。

这天清晨,徐翔昨夜见虎,闻听虎吼,又大喜成空,吹饱夜风,早上身体有点不适。

徐翔父母看他确实需要休息,各自出门农忙,冯宝宝也出去帮忙。

中午时分,村中呼喝声四起,闯进一伙歹人,二十余人,个个凶神恶煞,手拿凶器。

村里的小老百姓哪里敢反抗,数百人纷纷被驱赶到村中空地,土匪头子喝令村民,将值钱的东西交出来。

徐翔和父母,一家三口,也在一群蹲下的村民之中。“娘,阿无人呢?”

“去抱柴了。”妇人眉宇间有一丝忧虑,却没有说出来。

“阿无现在可别出现,不然……”徐翔老爹也是欲言又止。

“一群穷鬼,真他娘晦气。”山贼头领搜寻完值钱物事,对收获大失所望,吐了口唾沫。

“活该,谁叫你抢穷人。”一声不合时宜的声音嘲讽,村人又惊又怕,生怕有人惹恼了这群土匪。

循着声音望去,才发现出声的不是村子里人,反而是土匪群里一个年轻人,和土匪头领有五六分相似。

“闭嘴。”土匪头领王霸恨恨盯去。王放不甘示弱。“你也就只能欺负欺负小老百姓。”

“有种去城里抢?抢农民算什么本事?”王放毫不退让,盯着王霸就是一顿嘲讽。

其他的土匪,听到他的话,还真有几分惭愧,确实去城里抢收获大,但城里危险啊,一个不小心,脑袋就没了。

“小王八蛋。”王霸大步上前,啪一下,抽得王放脸颊鼓起。“如果不是看你是我弟弟,早杀了你。”

“有种就杀了我,爹娘如果看到你做这种事,从坟头跳出来把你摁回肚子里。”王放大怒。

王霸深吸两口气,眼神示意,有土匪绑住王放,封住他的嘴巴。

看着这个弟弟,王霸也感头大,两兄弟战乱分离,命运从此南辕北辙,不久前才相聚。

王霸自然是大喜,又知道这兄弟读了几年书,山寨急缺这种人才,还是自家兄弟,准备带上一起干。

谁知王放知道他们干的事,当即怒火冲天,王霸几番教育,今天更亲自带下来打秋风,仍是不见好转。

又甩了王放一巴掌。“给老子看清楚了,这世道就是弱肉强食,别以为读了两年书,就以为自己是个人物。”

王霸狠厉一笑,拉过一个畏畏缩缩的村汉,扫视这群村民。“值钱的东西,都在这里了吗?”

“都在都在,都拿出来了,各位好汉,村里实在就这些,没有更多了。”村长老头,颤巍巍的应声。

王霸抄起一把刀,扎进村民的大腿,登时引得一声惨叫,将人踩在脚下,望着那些惶恐的村民。

“我不管你们有多少,不让我满意,挨个放血。”王霸提着淌血刀,土匪呼哨四起。

而脚下的人,却是无力挣扎,鲜血染红地面,村民中又有妇人哭叫,扑上前来,受伤者原是她的男人。

王霸虎目环顾,没人吱声。“看来,你们还有侥幸心理,真以为我不敢杀人吗?”

王霸一声令下,又有许多村民添了刀伤,终于有人扛不住,回屋拿出一些藏匿的钱财。

王霸呵呵冷笑,让手下不要停,继续伤人,却要注意,不能杀人。

伤人归伤人,杀人就是另一码事,伤人会激发恐惧,让村人钱财买命,杀人则生出仇恨,让村人同仇敌忾。

在钱财没有到手之前,王霸不会让手下去杀人立威,其中道理,他自个儿十分清楚。

一番操作之后,得到的钱财,数倍于之前,王霸冷哼一声。“真是一群贱骨头。”

“看到没有,老弟,谁说穷人没有钱财,石头也能榨出油来。”王霸略感得意,来到王放面前。

左右山贼无不叫好,吹捧王霸手段高明,也确实如此,山寨中几个头领,王霸威势较高,因其人较为机敏。

“混蛋。”人群中的徐翔,咬牙切齿,徐翔父母连忙捂住他的嘴巴。

收获不错,王霸正要带土匪们回山,突然一缕歌声入耳,哼唱的川蜀民谣。

“好生俊俏的小姑娘。”王霸眼前一亮。

“遭了,阿无怎么现在来了。”徐翔大惊。而冯宝宝旁若无人,捧着一捆干柴,走向空地。

发觉村民都集合在这里,还有一些个拿刀的土匪,冯宝宝觉得奇怪,什么情况?

“小妹儿,陪哥哥耍耍?”当即就有山贼忍不住,他们接触的都是村妇,何曾见过这么美貌的姑娘?

“抢劫就抢劫,你们还想当禽兽吗?”王放猛地吐出封口,大声质问,却挣不开绳索。

左右土匪微有尴尬,王霸皱眉。“干什么吃的,封住他。”于是王放再度被封住嘴巴。

有土匪拉住冯宝宝,徐翔他爹忍不住了,上去恳求。“各位好汉,钱财都有了,她还是个孩子,放过她吧。”

土匪将徐翔他爹踢倒,但数年相处的感情,哪里能看着冯宝宝坠入狼窝,徐翔他爹不依不饶。

王霸摆摆手,徐翔他爹还以为是放人,然而土匪都懂,钱财到手,也就不用顾忌杀人与否。

他们是无恶不作的土匪,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杀人,不过是因为钱财罢了。

铁刀高举,徐翔他爹面色惊变,隐约闻嗅到死亡的气息,妇人凄厉一叫。“快回来!”

徐翔太阳穴突突狂跳,奋不顾身的冲了出去,然弱小如他,又能做些什么?

土匪随意一脚,便将徐翔踹翻在地,铁刀斩来,徐翔父母瞳孔猛缩。

一旁的冯宝宝,呆呆木木,全然不知道,一个全心全意对她好的人,下一刻,就将失去性命。

土匪的狞笑声传入耳中,恶意满满,肆无忌惮,但冯宝宝仍是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好又怎么样?坏又怎么样?

千钧一发之际,一声虎吼如天雷灌耳,那持刀的土匪,只觉耳膜剧痛,四肢无力,惨叫一声,软倒在地。

众人无不色变,王霸凝神看去,持刀土匪竟七孔流血,无声无息,被生生震死。

空地的村民,也是炸开了锅,他们面对着土匪,清晰看到,土匪身后,一头白身黑纹的巨虎。

那虎长有三丈,近两人之高,虎头转动,如在楼上俯瞰众人。

数个土匪,也感觉到一下子变得凉快许多,原来是莫名的阴影遮住了阳光,于是回头一看,魂飞魄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