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小陈大胜利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236字
  • 2021-05-15 12:01:02

正在屋子里洗澡的毕游龙,听到动静,赤条条窜了出来,院子里玩耍的高阳大羞。“毕师兄,你好不检点。”

毕游龙不答,猛地仰头,高阳随着望去,小脸煞白。“这,这是天灾吗?”

毕游龙若有所觉,讷讷难言。“师父……”

已经上了七情山的赵少校,见那剑光,骇然变色,一众警卫连的战士,同样面色惨白。

“快,真人危险。”赵少校大急,当头冲向山腰,战士们面面相觑,连忙跟上。

赵少校来到山顶,场面着实出乎预料,咋都跪了呢?

我都带人来帮忙了,你们也不闹久点,搞得我赵集很尴尬!

赵少校瞄了眼大放光芒的光明顶,一头雾水,走近过来。“真人,我特来相助。”

李观云颔首,赵集目光四顾,果然看到贾家村后人,但这后人早已跪倒,旁边那个……

赵少校大惊。“啄龙上人,贾似道!”

“上人,你怎么也跪了?”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贾似道。”贾似道一手捂脸,一手摆动。

“胡言乱语,你不是贾似道,我名字倒过来写。”赵少校饶是不放过他。

贾似道老脸生疼,小心翼翼抬头,瞄了李观云一眼,又不着痕迹的望了麻木的贾宝玉一眼。“真人,还请……”

“跪足三天,再滚下山。”

贾似道长叹一声。“这?宝玉啊,你好自为之!”

他连忙站起,余光一望光明顶,那顶上阳光绚烂无比,温暖又灼热。

但他心中却是寒凉一片,如同装满万载玄冰,更不敢多留片刻,逃也似的下了山。

赵少校一头雾水,本来看到贾似道,他心中还一怵,毕竟啄龙上人,没想到贾似道跑这么快。“什么情况?”

一个连的战士,楞在广场周围,看着连头都不敢抬的六大派众人,俱都感觉到如处梦中。

赵少校左思右想,也看了眼光明顶,‘真人干的?’连连摇头,这非人力所能为之,不太可能吧。

“这人叫陈柳,是谁欺辱他和他妹妹,站出来。”

李观云再度开口,却是指着昏迷过去的陈柳,六大派众人面面相觑,一时没有人吱声。

“三息不答,就都留在山上。”

赵少校怛然失色,今日的真人,好重的杀气呀!

一言既出,跪着的众人登时传出呼喝,“我举报,我坦白,是万刃剑宗门下长老干的,是他,是他,就是他!”

一个四十出头的万刃长老,哆哆嗦嗦,用两只膝盖移动,暂且算是上前了一步。

“自尽吧。”

赵少校开始看四处的风景,一个警卫连也聊起天,夸这七情山上风光好,那是红的花,绿的草!

那长老身躯狂震,更不敢拼死一搏,悲呼一声,望向万刃剑宗宗主万剑锋。“宗主。”

‘我都顾不上了,还管你,教祖一个不乐意,咱们全得完。’万剑锋大骂。“李长老,教祖的话,没听到吗?”

片刻之后,却是有人挺身而出,给了李长老一个痛快,当即血染广场。

万剑锋小心翼翼道:“教祖,您看现在?”

‘教祖,教祖什么鬼?’赵少校莫名其妙。

“去。”

李观云摆摆手,一干人等如释重负,跪在后面的几个,更是掩面狂奔,来得多嚣张,走得多狼狈。

赵少校若有所觉,他们不是为别的,只是吓坏了。

六大派众人逃荒似的跑了,李观云望向赵少校。“此番,多谢少校驰援。”

“哪里哪里,真人言重了,我们这是什么忙都没帮上。”赵少校顿时羞愧,白跑一趟,反倒长了几分见识。

心中又惊又喜,真人威势如此?啄龙上人也要屈膝吗?

“小王,小风,把这抬下去,给真人清理一下。”又有点不好意思,还是要干点什么,于是道。

而后将陈柳扔进屋子里休息,贾宝玉自让他跪着,李观云接待了赵少校,双方进行了友好的谈话,气氛融洽。

得知赵少校心病再增,李观云自然也是为他缓解了症状,同时赵少校恳请,让自己儿子赵方旭上山学习几日。

李观云应了下来,赵少校大喜过望,天色晚了,赵少校提出告辞,双方握手而别。

不觉,已然入夜。

陈柳迷迷糊糊睁开眼,只觉脑袋有点昏沉,屋内正有一人,见他睁眼,呼一声。“陈柳醒了!”

不一会儿,曲彤和毕游龙两人也进来了,陈柳坐起,猛然惊觉。“六大派,贾大师,他们人呢?”

心中大惊失色,真人三个弟子都在,难道已经落入六大派之手,呜呼哀哉!如何是好啊!

高阳一眨不眨的盯着他,陈柳张张嘴,曲彤翻了个白眼。“都走了,后面还来个啄龙上人,都被师父赶跑了。”

“曲小姐人小鬼大,真是爱开玩笑。”陈柳一愣,摇头失笑,啄龙上人何许人也?怎么可能被赶跑。

若真是贾家村那位啄龙上人,七情山上下跪地求饶还来不及,赶跑?别开玩笑了。

曲彤见此,只感颅内刺痛,揉了揉脑袋,而毕游龙冷着脸,两人目光相对,俱有一股骄傲油然而生,师父强绝!

“我们现在?”陈柳后知后觉。

“还在七情山,人都走了,对了,想欺负你妹妹的万刃剑宗长老,是不是姓李?”

曲彤被陈柳彻底打败,也懒得跟他解释那么多,千万不要试图去叫醒一个做梦的人,不然会抓狂的。

“曲小姐,你怎么知道?”陈柳面色微变,他可没有和人说过,难道李长老事后不罢休,想报复七情山不成?

“埋在功德竹林,你有空可以去看一下。”曲彤摇摇头,和毕游龙离开了屋子,一个眼色,高阳也离开。

“这?难道说?”陈柳面色阴晴不定,这可谓是奇迹啊!

难道说,难道说?难道说!

他在昏迷之前,乞求上苍,愿感动天,天公显灵!

陈柳越想越是有可能,不然六大派伙同贾大师怎么可能退走?不然李长老怎么会死于非命!

“老天有眼。”陈柳泣不成声,拖着虚弱的身子,来到屋外,余光一扫,发现七情山顶光秃秃的。

陈柳又惊又俱,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六大派果然是狠辣之徒,临走还在七情山搞破坏!

“好险好险,这六大派众人余怒未消,居然将七情山剃了个平头,若非老天开眼,七情山危!糊涂真人大危!”

陈柳这么一想,还颇有几分自得,若非他苦苦乞求上苍,哪里能有如今大好的局面?七情山早就化为灰灰!

虽然在六大派来袭中,陈柳没有出战,但毫无疑问,他起到了决定的作用!

真乃一锤定音,反败为胜!

所以答案显然易见,陈柳才是这座山里。

最靓的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