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冯宝宝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293字
  • 2021-04-21 11:35:57

川蜀之地,漫漫长夜,某处平凡的小山村里,小土坡上,坐着两个人,一名女子,一个男孩。

女子长发及腰,面容姣好,双眼黑白分明,澈净空灵,面上却有一丝蒙昧之色,如同刚出生的婴孩。

男孩十三四岁,愣头愣脑,看上去非常老实,透出一股淳朴的稚嫩之气。

徐翔盘膝而坐,每夜的练炁,已经成为了习惯,体内之炁,已经达到一定的程度。

不过他个人,不知道如何用炁,冯宝宝也没有教过他,于是只能像这样不断的增加炁的数量。

冯宝宝在一旁看着他,像一位护道者,眼里莫名有些疑惑,在那空灵的眼眸中,激起许多的涟漪。

“阿无,白天我娘跟你说的,你不要想太多。”例行修炼完,徐翔发现冯宝宝直勾勾盯着他,两腮一红。

“哦,狗娃子,但是,到底什么才是喜欢?”冯宝宝点点头,眼里的疑惑却不曾减少。

徐翔故作成熟的咳嗽一声,环顾四周,月色下,自然是静悄悄的。

“喜欢啊,就是因为某个人开心而开心,痛苦而痛苦,想一直和他待在一起生活。”

冯宝宝似懂非懂,徐翔笑了笑。“所以说,阿无,你希望和我们一家人待在一起生活吗?”

冯宝宝若有所思,徐翔眼见四下无人,心脏怦怦直跳,奇怪,以前和阿无在一起,明明没有这么多心思。

一定是因为长大了,晓得男女之事,徐翔张张嘴,话到嘴边,又因为害羞,没有说出口。

“狗娃子,你想说什么?”反倒是冯宝宝奇怪看来。

时逢月光照面,冯宝宝的脸庞沐浴在月华中,白嫩的肌肤,看不到哪怕一个毛孔,如婴儿般细腻。

“阿无,其实,那个,我,我挺喜欢你的。”徐翔说完,面红如血,狂擦冷汗。

“哦。”冯宝宝歪着脑袋,有点奇怪的看着徐翔窘态,倏地伸出一只手。“你的炁乱了,狗娃子。”

徐翔拍开她的手,感觉自己有点被打败,又没有那么厚的脸皮面对冯宝宝,身子一转,平复心情。

冯宝宝望着徐翔侧影,感觉到他体内的炁乱成一团麻,怎么想都想不通,更加奇怪了。

两人默默的坐在山坡上,届时一阵微风刮过,一片黄中带绿的树叶飘扬,好巧不巧,落在徐翔鼻尖。

‘我也喜欢你,狗娃子。’一个声音,不知是从外界,还是从自己的内心响起,徐翔惊喜转头。

“阿无,你刚刚说了什么?”徐翔眼中又惊又喜,心湖盈满大喜悦。

“我没说话。”冯宝宝莫名其妙,她明明一句话都没有说,狗娃子今天晚上有点不对劲。

“是……是吗?”喜悦消散一空,精气神迅速萎靡,徐翔好不懊丧,又转过去,一个人自闭了。

脑袋里却是忍不住去想,阿无来到他们家里有四五年了,什么都记不得,又一点没有变老,事情肯定不简单。

而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慢慢教导,总会变得正常,但阿无不知道怎么,无法融入平常人的生活。

徐翔心中有一种直觉,冯宝宝有一天,会离他们一家人而去,因为她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想到这里,他内心就会变得十分难过。

又不禁为冯宝宝担心,她这个样子,如果遇上的不是他们一家人,而是坏人,那可就完了。

这四五年的观察,徐翔知道,冯宝宝连辨别善恶的能力都缺乏。

想着想着,眼皮有些沉重,方才突如其来的喜悦,似乎耗去了他莫大的心力。

“阿无,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徐翔说着站起身,还没走两步,便趴倒在草地上,传来轻微的鼾声。

冯宝宝背起徐翔,刹那间,一阵大风刮来,卷起落叶无数,叶片似乎有预谋一般,轻触冯宝宝体表。

每一片叶子滑过肌肤,心中俱会升起一丝浓缩到极限的欢喜,若是常人,只需一片,便不能自己。

冯宝宝的心湖,也泛起了许多的涟漪,不由自主回忆起和徐翔一家人的生活。

如果喜欢是希望生活在一起,那么冯宝宝觉得,她喜欢徐翔一家人。

她站在原地,随着叶片拂过,面上的表情,也变得精彩了几分,有一种婴儿知世的懵懂向往。

不多时,大风停卷,喜悦无踪,冯宝宝心湖重归平淡,面上的神情,再度蒙昧。

不知喜为何物者,焉能于心中生发出欢喜?

方才叶片轻拂,纵然激起涟漪,但也仅仅只是涟漪,心湖深处,从未触动。

不知何时,一人站在坡上,身侧趴伏着白身黑纹的巨虎,月光将他的影子拉长,笼罩了冯宝宝与徐翔。

李观云静静望着冯宝宝,面上微微有着讶异,这个女子,着实怪异,心中无喜,浑然非人。

冯宝宝看到李观云的第一眼,心中也有一种直觉,令她脱口而出。“你很奇怪。”

标准的川蜀方言,若非李观云近年一直在湖川之地流连,不然怕是不知其意。

闻言微微一笑,身侧小白吼得一声,威势烈烈,足以使凡人丧胆而死,冯宝宝仍是古井无波。

李观云笑摸虎头,虎吼止歇,小白一双斗大虎睛,注视着冯宝宝,眼里带着一丝敌意。

“我是谁?”

冯宝宝呆了一呆,“我是谁?”摇摇头,“没事的话,我就走了。”

背着徐翔,面无表情的走向村庄,小白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两人。

徐翔梦中听得虎吼,汗流满面,大叫一声醒转过来,看见一头魁梧的不像样的白虎,以及……

那人发生华光,肤如白玉,面容清秀,温和无害。

徐翔声音提高了八度。“白虎真人?”

这原本只是一个村子里的传闻,此情此景,如传闻成真,他下意识说出,未成想那人朝他一笑。

徐翔想要细看,骤然起风,迷得眼睛难睁,片刻,他揉了揉眼睛,人与虎皆不见踪影。

“阿无,刚刚发生了什么?”

冯宝宝摇摇头,“狗娃子,我们刚刚,差点被老虎吃了,还好我跑得快。”

“怎么会,那如果真的是白虎真人,没听说过他害人。”徐翔脑袋一时转不过弯来。

待两人远去,李观云骑在小白身上,望着两人背影。

那男孩毫无出奇之处,但那女子,却着实让他为之惊叹。

七情之喜,不能生发她心中之喜,七情之怒,多半也没有效果,方才细观,更看不出这女子七情六欲为何。

这里面问题很大,七情经的能力,有情众生皆不能避免。

想要一点不受影响,除非境界通明,彻悟七情,能守住本心,如此境界,曰‘无常’,曰‘玄同’。

或者说,草木金石,无情众生,既然无情,自是不受七情加身。

然而冯宝宝一没有境界,二不是草木,那么只有第三种可能。

‘天生无情无性?’李观云眉目轻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