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贪欲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007字
  • 2021-05-11 18:00:39

贾宝玉也是冷笑一声,周霸道不由闭嘴,万剑锋见此,心中大定,看了眼正收敛剑鬼残尸的弟子,计从心来。

这剑鬼走火入魔已有十余年,他扼腕之余,情分也变得淡了,想他万剑锋,乃川蜀六大派统帅。

堂堂一介枭雄,焉能做小女儿姿态,是以剑鬼之死,倒是没有让他太过愤恨。

不过剑鬼一死,失了利器一件,倒是有些可惜,可也不是毫无价值,虽然胜负已分,但人死那就不一样了。

“剑鬼乃我爱徒,今日英年早逝,不能瞑目,白虎真人,你必要给我一个交待!”万剑锋目中含泪,悲呼不已,

此言一出,六大派众人果真是提起几分士气,虽然算不上同仇敌忾,但也要找李观云讨一个说法。

陈柳大急。“宗主,这胜负分了,七情山应该已经被承认了,出人命这种事,打打杀杀难免的。”

曲彤也不由笑了:“师父,这些人好无耻,那剑鬼,还想杀我来着,说明他压根就不是比试,死了也活该啊。”

万剑锋老脸一红,不过他脸皮较厚,看不出来,六大派弟子没有这位修为,尤其是霸拳门一众猛男,好不羞愧。

“牙尖嘴利,我为爱徒报仇,有何不可,今日不要跟我讲什么规矩,剑鬼我徒,你死的好惨!”

万剑锋掩面而泣,还别说,他这么一嚎,顿时让万刃剑宗门人怒目而视。

万刃剑宗,添为六大派之首,今日在这七情山,被人杀了门人,屁都不放就走,来日有何面目立足于川蜀。

万剑锋默然泣了片刻。“白虎真人,你今日不给我一个解释,休怪我六大派,血洗七情山!”

陈柳一听,怛然失色,哆嗦着嘴唇。“万宗主,你言而无信,他日必必必……”

万剑锋目光一厉,陈柳顿时说不出来。

“血洗七情山?”

李观云一讶,望向万剑锋,刹那间,万剑锋只觉自己变成了一只蚂蚁,不知天高地厚的举起拳头,对着那观察蚂蚁窝的成人,发出令人笑掉大牙的挑衅。晃了一晃头,万剑锋默哀,果然他还是念着情分,他不是一个合格的枭雄,由于剑鬼之死,心智有乱,竟然生发了如此幻觉。

白翁忽然道:“万宗主息怒,剑鬼之死,我也是倍感哀痛,但规矩是规矩,七情门已经是赢了。”

万剑锋一诧,这白翁要搞什么操作?只见白翁越众而出,一半目光都放在打盹的小白上。

他还以为别人不知道,作出仙风道骨之貌。“可万宗主的心情,我也能体会,爱徒殒命,做师傅若是一声不吭,成何体统?真人,听我一言,只要你交出毕游龙,我六大派众人,大可以撤出七情山。”

“白老,这?”贾宝玉低声道。

“他不会交的。”白老嘴唇微动,用只有四大天王能听到的声音低语。

陈柳大声诉苦。“你们,厚颜无耻,他还是个孩子啊!”

见李观云面色不动,白翁一笑。“若是真人不愿交出,但万宗主失徒也不能就这么退走,可敢再斗?”

三大天王一听,把心放在肚子里,白翁手心微微冒汗,直指李观云身旁白虎。“畜生。”

李观云啼笑皆非,原来这老头儿,对小白已经是垂涎入骨。

“小白,你去会会他们。”

小白睁开眼,它是莫名其妙,它睡觉睡得好好的,突然被人一句畜生骂醒了。

它虽然确实是畜生,但也不是谁都能叫的,除了李观云叫它一句孽畜,别人如果叫它畜生,怕是活不过三秒。

小白睁开眼缝,发现叫它畜生的是个小老头,顿时意兴阑珊,把眼睛给闭上了。

白翁面上又青又红,不仅是李观云和李观云的徒弟,这头白虎,居然也如此看不起人!

白翁低喝一声,空气中一道无形涟漪震去,直达小白耳膜。“畜生!”

其后三大天王不由暗惊,这白虎对于白翁的吸引力竟至于斯,让白翁连最基本的忍耐都消失了。

现在居然第一个出手,直指李观云的白虎,他可是四大天王中,仅次于贾宝玉的天王啊!

万剑锋心中暗思,这白翁对白虎如此执着,必然是有道理的,白兽门御兽决可以奴役猛兽,这一点万剑锋十分清楚,但这白虎真有如此资质,能让白翁不计后果的谋取吗?

如果白翁得到了白虎,是否会对现有的六大派权力格局生出变化?种种考虑在万剑锋心中流转。

白翁若有所觉,低声一语。“万宗主,希望你不要干预,事后我必有厚报,如若不然,老骨头没几年好活。”

万剑锋大惊失色,听白翁口气,若是他不长眼,白翁要和他拼命。万剑锋连道:“白老说笑了。”

这话一出,万刃剑宗弟子面上俱都不好看,宗主居然被这白老威胁,而白兽山弟子,自是震叹山老威风。

贾宝玉对这御兽一脉不求甚解,不过因为是贾家村出身,了解过十佬之一的东北马仙。

白兽门的御兽决,应该是不如马仙家,不过两者都是求取天地灵兽,倒也理解白翁对白虎的执念。

‘白虎真人?看你没了白虎,还能叫什么?’贾宝玉心中暗道。

唯有周霸道讶然,他还以为这第一战,是他出马,毕竟他在三大门派里,纯属后辈,多半要打头阵。

没想到白翁如此心急,竟然先他一步出手,目标也如此明确,除了白虎,没有其他。

“草!这白翁也太不要脸了,真人,快救救你的白虎啊,这白翁出身白兽门,专门奴役猛兽,他的实力,据传是三位掌门中最高者,这老虎哪里顶得住,真人,你千万不要让白虎对上白翁。”陈柳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白翁面皮狂跳,恨不得抽死陈柳,不仅骂了他,还让李观云提高了警惕,给捕虎之事横生枝节。

李观云失笑摇头。“他若能捉的小白,我便送与他有何不可?”

“喵呜!”小白不满的叫了一声。

“孽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