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徐徐图之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123字
  • 2021-05-11 12:00:50

周霸道亦是倒吸一口凉气,回头一望,周霸天面上仍有未散的骇然,一时间难免将自己最得意的干儿与之相比。

然而不论他左比右比,上比下比,周霸天纵然出色,又如何能与小毕相比?

此子这一刀,川蜀之地,除却武侯唐门,没有任何一个后辈能够接住。

任凭周霸道在心中如何贬低小毕,却不得不承认,此子当得起一句:川蜀后辈第一人!

所思及此,周霸道心里酸溜溜的。‘这李观云真走了狗屎运,捡到这么个好弟子,怎么不是我周霸道踩狗屎?’

白翁面上同样不见了淡然,原以为这七情山,一头白虎已是天下难寻,未曾想一个爱哭小儿,竟折了铁八蛋。

随后曲彤的天资,更让霸天虎无功而返,若非这小女娃是七情门人,他白翁都可能去争一争。

原以为惊讶已经足够多,但小毕横空出世,着实是让他大吃了一惊。

小小年纪,怎能如此可怖?

据说这小毕,不过四月前黑龙稚子,四月之后,已是川蜀后辈第一人,那他背后站着的李观云,又是何方神圣?

白翁面色阴晴不定,小毕虽然厉害,但还威胁不到他们这一辈,这次来七情山,必得白虎,方可罢休!

贾宝玉咬牙切齿,他是来扬名的,但无论他今天是否将李观云踩在脚下,最耀眼的明星之一,已经出现了!

舍小毕之外,还有谁人称雄?十岁之龄,强悍至此,今日过后,川蜀后辈第一人,非他莫属。

贾宝玉天之骄子,此刻也气得不轻,遥想他十岁之时,纵然出类拔萃,也不及此刻小毕一根手指。

此情此景,搞得好像他变成一块土疙瘩,小毕成了一块宝玉似的,如此一想,贾宝玉大恨不已。

这时有弟子开口。“白老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剑鬼不是对手。”

白翁一愣,顿生愠怒,谁敢讥讽他?

回头一望,却是一位目光钦佩的弟子,浑然佩服他未卜先知,白翁作世外高人貌,微微颔首。“一眼可见!”

小毕却不知道众人想了偌多,将厚背刀一掷,插进青石地板中,面上仍有怒色,抬头一望。

见李观云温润双目,小毕心中之怒顿消,猛然惊醒,竟是一身血污,又见残尸,血腥扑鼻,肚腹不禁想要呕吐。

小毕面色青了又白,强忍住呕吐的欲望,但奇怪在于,这是他杀的第一个人,他心中并无不适。

之所以想要吐,不过是身体的自然反应,小毕咬紧牙关,一声不吭,走向李观云。

“家里衣服早上洗了,现在不知道干没干?”

“听你这一说,我早上也洗了。”

“我洗了两套。”

六大派中,偶有弟子,虽然没人注意到他们,但他们却感觉所有人都在盯着他们,不由嘀咕起来。

没成想这一嘀咕,立马就有人买账,一些个师兄弟,旁若无人的闲聊,生怕别人知道,刚刚有人说了要吃屎。

谁知道呢?反正不是他们,瞧瞧他们多坦荡,还有心情闲聊,不可能是说要吃屎的人!肯定是沉默的其他人嘛!

小毕来到李观云面前,面色沉重,一副即将接受惩罚的样子。

曲彤眨眨眼,忽然有些怀疑,小毕之前和她比试,是不是让着她?

高阳又敬又怕,毕师兄居然这么厉害,比二师姐还要厉害,又想到自己,顿时忧郁起来,他感觉自己好弱诶。

冯宝宝面无颜色,小毕就是沾了一身屎,也不会让她皱一下眉头,她正有意无意的盯着曲彤。

小白闻到血腥味,略抬了一下眼皮,斗大血瞳看着染血的小毕,流露出几分赞赏的意味,但片刻,复又酣睡。

毕游龙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下了头。“师父。”

李观云微微而笑,也不在意小毕满头血污,以手轻抚其顶。“我却不希望,你只是为了力量而修行。”

小毕一惊,猛地抬头,望着那张温和的脸,目中若有所思,不知作何思考。

“弟子谨记教诲,但师父,我和您不一样。”

李观云莞尔,不置可否,毕游龙便站到他身后,散发出一阵刺鼻的味道,让曲彤嫌弃的皱起眉。

陈柳提着木刀,不知道说什么好?“毕公子,你,你怎么……我……”

毕游龙冷哼一声,陈柳满头大汗,一时间尴尬不已,讪讪一笑,“要不,我给大家伙表演个吞刀?”

没人理会他,陈柳犹豫片刻,这吞刀表演,危险性比较大,还是算了,以后再说。

曲彤挑眉。“小毕,滚去洗干净。”

“嗯?”毕游龙两眼一睁,配合着那满脸未干的血迹,端是有一股迫人威势,高阳已经在发抖了。

曲彤有点怕怕,但也只是有点,眼珠一转,扯出张虎皮来。“少来,熏死人了,师父都皱眉了。”

毕游龙好不恼怒,瞄了李观云一眼,望着曲彤。“你,你到底有没有看到,我杀人了哦!”

“杀了人就不是小毕了?杀人有什么了不起,你杀了人我就不是你师姐了?你去不去?”曲彤让小毕无话可说。

毕游龙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又望了眼六大派,六大派弟子偶有声音飘来,六大掌门和贾宝玉却面沉如水。

“无妨,也把高阳带下去。”

毕游龙点点头,拉住恋恋不舍的高阳,朝自己住的屋子走去。

“诸位,我这弟子,入门四月有余,学了些粗浅功夫,无心修身养性,导致这杀性过重,不甚伤了性命,余深表歉意,不过三场比试已尽,胜负已分,七情山便不留各位,请各自回罢。”

这话一出口,万刃剑宗那边,几个稍有涵养的长老,不禁气得喷出口老血,好一个四月有余,好一个粗浅功夫。

这一刀杀剑鬼,如果还是粗浅功夫,那么他们六大派,传承岂不是幼儿徒手互搏之技?

这白虎真人好生瞧不起人!

不过这一言既出,六大派也是人心浮动,虽然闹出了性命,也见识到七情门的实力。

弟子就这么厉害,纵然可能存在狗屎运的成分,但以此可见,这白虎真人,应该也是有两把刷子的。

周霸道已生退意,望了眼另外三位天王,微声道:“万宗主,宝玉贤侄,不如徐徐图之?”

万宗主还未开口,白翁笑道:“周门主,这话,却是长他人志气,灭己身威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