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喜怒相冲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3216字
  • 2021-04-21 20:22:46

李观云闻声,眼皮略抬。

大虫晃晃虎首,发出一声,有如猫呜。

李观云莞尔,不做理会。

噼啪声如碎石,九日方止,大虫一身早已长成的骨肉,竟不可思议的再度生长,一丈大虫,生为两丈。

这日,大虫起身,虎目泛着灵光,朝人一拜,没入林中。

半月后,一股凛冽杀气突如其来。

威勇大虫,皮毛带血,口中叼物,一副弓箭。

放下弓箭,嗷呜一声,如若献宝。

李观云睁眼,杀气顿消,见虎见弓,挥一挥手,大虫便去。

一月后……

狂风起兮,犹如实质的血腥味随风刮来,冲散了林中的祥和喜悦,沉重的脚步声响起,隐随末路虎啸。

大虫二丈身躯,百箭在身,皮开肉绽,鲜血流泻,如溪流潺潺。

口中叼物,是一乳虎,白皮黑纹,尚未睁眼。

“何必再来。”

大虫鲜血流失极快,原地聚成小潭,已然回天无力,听得李观云之语,屈膝一拜,虎头竭力抬起。

微叹一声,接住乳虎,大虫倒地,压塌几许青翠。

虎目失光,温柔不散,凝望李观云掌中乳虎。

小白虎愣头愣脑,在手掌中钻来钻去,李观云逗得一逗,微微而笑,置于身侧,复又修行。

乳虎毕竟是幼兽,饿的极快,幼弱虎爪搭住他的衣裳,要找奶吃。

奶自然是没有,小白虎很快就饿的前胸贴后背,动作的力气都不再有,咕噜一滚,四脚朝天,呼吸渐弱。

李观云一点虎额,祥和欢喜之意注入,小白虎呼吸趋于稳定,无师自通,吸纳密林中草木灵气。

小白虎酣睡,李观云凝望虎尸,心中微动。

这两月来,他只是复修七情之喜,对于七情之怒,仍然是毫无所获。

“这虎生崽,却为人所杀,幼崽眼睛都没睁开,就失去了父母,啊!感觉有点生气呢!”

“这虎也杀人,害得一个家庭破灭,如果那猎户家中也有孩子,啊!感觉好愤怒呀。”

一拍额头,神经病啊!

他原本是想不要执着,先修七情之喜,说不定修着修着,就有所眉目。

现在看来,这个问题无法避免,他必须要找到心中的愤怒,才能修出七情之怒。

李观云扪心自问。“我怒在何处?”

杀父之仇?他无父无母,更不曾被杀过。

夺妻之恨?他心怀大道,心中男女之情近乎于无。

亦或是前路被断、梦想受阻、残肢断腿、人格受辱,种种怒火之因,于他,皆是雾里看花,毫无感触。

“愤怒好难。”李观云无语望天。

不怒之人,如何得怒?只此一脉,如同天堑,七情不成。

然原欲之法,直通大道,道中之术,非修不可,不修不足以得道。

倏地福至心灵,不修不足以得道!

李观云大笑三声,声震层云,惊醒小白虎。

“我明白了。”李观云欣然盘坐。

他搞错了一件事,常人之怒,常人之喜,必有因由,他乃求道之人,得喜得怒,又怎能以常人的视角去看。

不修七情,不得原欲;不得原欲,不通大道;一切缘由,尽在于此。

转瞬之间,李观云面色狰狞,犹如恶鬼明王,祥和喜悦涤荡一空,心中满溢大愤怒。

怒从何来?怒自道生!

苦修一世,若未得道,如何自处?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小白虎缩了缩身子,想要离开,却也不敢,想要留下,更是惧怕。

不知何时,天昏地暗,林海惊涛,林木无风自动,末端的叶片,隐隐透出一抹褐红之色。

“这山里,我前几个月还来过,怎么现在,这些树木长的这么茂盛?”

人声起,一伙猎户,七八个人,身强体壮,背弓带箭,疑神疑鬼。

“不对劲,突然就变天了。”异常忽起,同伴左右张望,有所发现。“快看,是那头杀了王侯的恶虎,死了。”

一伙人谨慎接近,确认大虫已死,个个兴高采烈。“可惜了这张好皮,不过这身骨肉也不错,大家分了吧。”

众人追杀大虫,一是为王侯报仇,二当然是这身血肉,如今有所收获,人人欣喜不尽。

“有人。”

“白虎!”

见得小白虎,众人目光顿时变了,如此异兽,货于权贵,泼天富贵,大虫血肉,不值一提。

“你是谁,少在这故弄玄虚,识相的就把白虎交出来。”领头一人,胡子拉碴。

没有得到回应,一年轻猎户小声道:“王哥,你看这荒山野岭,他一个人,白虎又这么珍贵。”

众人目光闪动,领头王哥低语:“你们怎么看?”

得到肯定答复,众人蜂拥而上,朴刀出鞘。

贪心之下,无人发现,脚下的草地,叶片尖端红褐。

小白虎似乎有所感应,呜呜叫出声,反倒更激起众人心中的贪欲。

十米之距,二三人在后拉弓,四五人已扑上前来,异变陡生。

一缕火焰腾地升起,不似寻常火焰黄中带赤。

这缕火焰,颜色单一,如血一般。

猎户们当即被点燃,无一人例外,然而非常奇怪,着火处并不疼痛,也没有被火烧的感觉。

纵然如此,也足以令人胆寒,那王哥见多识广,面色狂变,想起两个字,异人!

两股一震,忙不迭跪下。“不知是高人在此,我们这就……”

话音未落,心中便被暴戾之气所灌注,只觉一股滔天怒火横冲直撞,往日被压抑的念头无尽伸张。

“王大柱,别以为你跟我老婆的事我不知道。”一声大喝,年轻人怒发冲冠,一刀劈来。

血火静静燃烧着,刀光与血光的融入,更增火焰的艳丽。

……

外在的显化,李观云没有去理会,心中的变故,让他有一种玩脱的感觉。

怒火将人心烧的千疮百孔,此刻他若是停下,必然是性情大变。

一点不顺,就会火冒三丈;一点小事,就会大发雷霆。

如此之人,谈何大道?

七情之喜,即便生发,也只是让人欢喜;七情之怒,一旦生发,那可是实实在在的要人老命。

如今看来,七情之中,喜怒忧思悲恐惊,舍喜之外,皆是不美。

李观云又惊又怒,欲要平息怒火,但这并不是他所能控制。

人心已被怒火灌满,要么引走,要么外物。

若受这怒火不间断的灼烧,定会引发不可挽回的后果。

不能再等,封存的七情之喜跃然于心中,喜怒相接,自然是水火不容,心中的怒火,被一点点压制下来。

数日过后,结果不好不坏,七情之怒,得了几分意蕴,但圆满的七情之喜,却往回跌落。

人心易变,上一刻是喜,下一刻转怒。

即便流浮于表面的喜怒,也难以共存,遑论他所修者,乃其中真蕴,不仅在己身,更生发他人。

李观云静静冥思,此时方觉,七情经修炼的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初通一脉时不觉得,修到第二脉,就看到前路艰难,而且是一脉更比一脉难。

目前他想出上中下三策。

上策:以大毅力镇压怒火,使之消弭,怒火过后,火中取栗,得怒中真蕴。

中策:怒火盈满时,引之出体,待怒火散去,也能得栗。

下策:七情之喜,可中和七情之怒,令两者相冲,熄灭得栗。

上策不通,时刻有走火入魔之危,如悬崖走钢丝,一步踏错,万劫不复,性情大变,我非我也。

中策伤天害理、万物不容,实为下下策也。

唯有下策,以七情之喜的修为,来修炼七情之怒。

李观云想明此点,眉目微沉,以喜养怒,转而修喜,耗费的功夫,着实让人无望。

如此一消一长,这七情之怒,起码十年方能修成,再修第三脉——忧,十年加十年,第四脉、第五脉……

粗略一算,一切顺利的情况下,七情贯通,需二百一十年。

纵然他初窥大道,得大道法体,易筋洗髓,辟谷增寿,远胜常人,但同样耗不起这二百余年的光阴。

……

从修炼中醒来,举目四顾,面上微有惊愕,毓秀之山,自山腰往上,万物成灰,凄凉寂寥。

随手捻起,指肚沾满黑粉,触之即散,一吹即飞,干干净净,皆在怒火中化为虚无。

身前几具人形黑粉,令李观云心中若喜若悲,微声曰:“多谢。”

风起,半山黑灰洋洋洒洒,吹向未知的远方,露出黄土地面,依然如故。

身侧响喵呜,低头望去,小白虎大了几圈,已然睁眼。

白色皮毛上的纹路,隐有黑红之色,呈火焰升腾之貌。

那一双橙黄兽瞳,尽化血色。

受他目光照面,血瞳中登时涌出无限怒火,张口一吐,一团毫无温度的血焰袭来。

李观云摇头叹息,随手挥散血焰,手抚虎额。

指腹一疼,鲜血溢出。

血色兽瞳,已被愤怒烧穿了理智,李观云静静凝望。

祥和喜悦生发而出,黄土地上,冒出娇俏嫩绿,兽瞳中的狂怒,如阳光融雪。

小白虎松开嘴,咬痕瞬息便止,粉嫩舌头舔舐掌心,透出一股依念,靠在他身旁,吞吐灵气。

半年之后,七情之喜重归圆满,复以下策修七情之怒。

生死枯荣,黑灰嫩绿,交替数回。

此山异象,也引其下村人的注意,流言四起。

直二年光阴去,终有人上山探寻,所见,林木参天。

日月如梭,天下定鼎。

湖川之地,流传几许传说。

一曰旱魃魔人,所过之地,草木皆灰,赤地千里,令民不聊生,人人自危。

二曰白虎真人,据传,白虎真人之虎有三丈,惩恶扬善,杀贼无数,只是无人见其真容。

三曰神农野人,不着衣物,只围草裙,头大如斗,眼大如盆,脚大如象,魁梧如熊,四处流窜,吃人为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