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高阳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202字
  • 2021-05-06 08:00:45

赵少校承受如此痛苦,竟然没有一死了之,让他有些惊讶。

那是走过一场场战斗,又幸运活下来的人的内心,他并不知道,赵少校经历了什么,却知道,赵少校是其中一员,一个代表式的人物,饱受了战争年代罪恶带来的痛苦,将人逼到崩溃的边缘。

他从赵少校身上得到颇多,作为回报,也希望赵少校能释怀这些痛苦,活得轻松一些。

但赵少校的情绪一团乱麻,如果只是单纯的痴喜痴怒,或者痴忧,他是能够解决。

不过赵少校身上,七情纠缠成团,又相互生发,只有七情贯通,掌控七情,方能让他彻底解脱。

目前的李观云,仅仅是让赵少校喜怒忧三者缓解,但早晚,也会由另外四者生发而出,和没有缓解前无异。

既然如此,赵少校唯有深受其苦,在炽盛七情带来的痛苦中不得解脱。

凉风吹彻,微感寒凉,李观云皱眉沉思。

佛云:三毒八苦。

贪、嗔、痴三毒。

生、老、病、死、求不得、怨憎会、爱别离、五阴盛八苦。

乃人间人世一切痛苦的根源,原欲法即为一道,七情经中,又为何无此?

三毒八苦,在七情六欲之中,又游离于七情六欲之外,于是,李观云明白,为何七情经,仅是道中一术。

……

翌日,赵少校没有多留,便要告辞了,七情广场上,赵少校道:“那高阳,便托付真人照顾。”

“自然。”

赵少校不是说煽情话的材料,两人也不是不能再见面,正要挥手告别,赵方旭双膝一软,朝他一跪。

“怎了?”

“真人,我父亲说他舒坦多了,多谢真人施以援手。”

赵方旭目露感激,他也能感觉到自己的父亲,时时刻刻处于痛苦之中,但今日一早,却看到那面上舒缓几分。

一问之下,原来还是李观云的缘故,赵方旭一想,反正都已经跪过了,再跪一下也没关系。

况且还是父亲赞不绝口的真人,他一个小孩子替父亲感谢,一点也不丢人。

“我并没有做什么。”

李观云失笑摇头,让小旭起来,温言道:“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不要轻易跪他人。”

赵方旭似懂非懂,赵少校老怀大慰,摸摸赵方旭的脑袋。“旭儿,以后我会让你多来七情山,听听真人教诲。”

赵方旭点点头。“好的,父亲。”

挥一挥手,两父子渐行渐远。

李观云唤来七情山上众人,目光望去,毕游龙小脸上一片肃穆,俨然一个正正经经的小大人。

月余时间,他成长的很快,七情经的修炼停滞,但无论是练炁还是招式,都是一个让师父十分省心的弟子。

李观云也看过他学去的刀法,小小年纪,竟悟出几分杀伐凌厉之气,像是天生用刀的高手一般。

复又望向曲彤,她也努力做出一副成熟的样子,不过目中偶尔浮现的狡黠,却暴露了她性子。

这个弟子,说是省心也省心,说是头疼也头疼,偶尔有出人意料之举,多是些小聪明,整天无忧无虑,和毕游龙斗来斗去,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难怪能得喜脉传承,剑法也比较空灵,略接近冯宝宝。

但不论内在如何不同,两人的天资毋庸置疑,假以时日成长起来,即便他不在了,也能支撑起七情门。

李观云望向第三名弟子,高阳顿时以为是某种考验,紧张的不得了,绷直了身子,头上冷汗直冒。

那副模样,仿佛看到什么恐怖的事物,而不是望着自己的师父,李观云见此,微微而笑。

高阳不由微呆,师父并没有给他任何的压力,他之所以如此紧张,全是自己的心灵作祟。

脑海中恍恍惚惚,不由想起当时初见,师父的一喜一怒一忧,在他心田中埋下一颗种子,不禁生出无限向往。

被刘团长等人带下山后,发现自己父母已然不在,高阳哭了又哭,好久才止住眼泪,却下意识想起李观云。

哀求赵少校将他带上山,只求能离自己憧憬的人更近一些,但现在终于站在他面前,又好不沮丧。

他真的能行吗?他有可能成为师父那样的人吗?师姐师兄如此优秀,他自己又有什么出奇之处呢?

高阳想着想着,泪水又浮现在眼眶,曲彤两人看到了,眉头大皱,这小师弟,怎么动不动就爱哭啊!

“喵呜。”小白轻叫一声,曲彤两人一个哆嗦,白君的恐怖,那是深入人心。

纵然是小大人似的毕游龙,看到白君,也会两条腿发抖,正如凡人于林间遇虎,别说打虎,能跑就不错了。

沉浸在自己世界的高阳听到声音,抬起头一看,发现师父背后那头大老虎,血瞳灿亮,他两眼圆睁,大叫一声。

小白不好意思的蹭了蹭李观云,好像再说,‘sorry,主人,把你的徒弟吓死了。’

曲彤两人面面相觑,看着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的高阳,忽然感觉他们两人只是怕白君,已经非常难得了。

李观云笑着摇头,欢喜之风吹彻过去,高阳翻白的眼睛渐渐有了墨色。

苏醒过来,站起身,眨巴眨巴眼睛,猛地想起什么,把脑袋低下,盯着自己的鞋面,不敢看李观云。

不知是怕白君呢?还是为自己的胆小羞愧,不敢见李观云?又或许,是害怕师姐师兄给他一个鄙夷的眼神。

曲彤两人相顾摇头,虽然眼中并无鄙夷,但流露神色,几乎变成话语的,‘这师弟不太行呀’不比鄙夷来的轻。

“对不起,师父,我没用,我下山去……”却说不出口,啪嗒,啪嗒,眼泪落在了青石地面。

如此表现,着实让人叹息,换做别的师父,可能已经唉声叹气,心狠一点的,估计已经让高阳离开。

这无关乎天资,心智如此软弱,即便是通天资质,百年一见,又能有什么用处?

“软弱,并不是一件坏事。”

春风在耳边吹过,带来比春风更为温柔的话语,高阳难以置信的抬起头,望着他面上带着笑容的师父。

高阳呆呆的注视着他,忽然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对师父有好感,第一时间想到他,更憧憬着他。

他并不会因人强大,而高看人一眼,也并不会因人弱小,而低看人一眼。

软弱与坚强,天资与驽钝,在他眼中,都不会有所偏颇。

高阳恍恍惚惚间,额头传来温润的触感: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七情经以心传心,刹那间,高阳便略过了欢喜与愤怒,看到那一股深沉的忧郁,令他涕泪纵横,不能自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