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吉言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088字
  • 2021-05-05 18:33:40

“高阳别哭了,你等我一会。”曲彤倏地跑向广场旁边的小屋,从她住的屋子里,找出针线,带了回来。

看着还在哭的高阳,曲彤瞪了小毕一眼。“把小麻雀给我。”

“给你就给你。”看着哭泣的高阳,小毕有点不忍心,但他依然认为自己做的没有错,并不准备道歉之类的。

不一会儿,“好了,你看,小麻雀好了。”曲彤笑眯眯的将小麻雀捧到高阳面前。

高阳抬头看了一眼,哭得更大声了,可把曲彤给郁闷到。

“曲师姐,你就不用学针线活了,听我一句劝,你不是那块料。”毕游龙也毫不留情的打击曲彤。

赵方旭看着曲彤手里,只缝了半个脖子,跟个怪物似的小麻雀尸体,心中不寒而栗。

小高,自求多福!

真人手下的这两个弟子,都是天才型的人物,某些所思所想,并不太符合他们现在的年龄。

曲彤愤愤不平,她明明已经发挥了十二分的水准,但看了一眼小麻雀,又不得不承认自己的针线水平稍微不足。

高阳的哭声还在耳边,曲彤蹲下去,望着高阳。“不许哭了。”

高阳连忙憋住,但越憋越憋不住,鼻涕都流下来了。

“你们在干嘛?这两个也是家人吗?”空灵的声音如同清泉,回响在四人耳畔,循声望去,原是冯宝宝。

巡山大王冯宝宝,此刻手里捧着一堆捡来的柴火,莫名其妙的看着围在一起的四人。

曲彤道:“这是我们的大师姐。”

赵方旭感到奇怪,哪里来了个大师姐,父亲不是说山上才四个人,真人和夫人,还有两个徒弟吗?

曲彤举着手里的歪脖子小麻雀。“大师姐,他的鸟被毕游龙搞死了,现在正哭着呢。”

冯宝宝看了眼小麻雀,蹲下来,望着泪如泉涌的高阳。“你很伤心吗?”

看到这么个漂亮大姐姐,而且好像还很关心他,高阳心中一阵感动,哭声断断续续。“小…麻…雀…”

就在高阳以为冯宝宝会安慰他时,大姐姐抓了抓头发,似乎是灵机一动,拿过小麻雀的尸体跑到一旁去了。

赵方旭和曲彤又安慰了高阳几句,高阳也慢慢镇定下来,哭声渐渐的止住了。

这时,却飘来一阵烟火气息,带着一阵古怪的香味。

“不要哭了,狗娃子有时候也会哭,但吃点东西,心情就会好一些。”

“嗯…哼哼…啊啊啊啊!”

夜深了,晚风寂寂,暗月无光,孩子们都已睡下,七情门别的不多,空闲房屋要多少有多少。

功德竹林,李观云席地而坐。

背后响起脚步声,赵少校手提两个小酒坛,迎风走来,他眉宇间略带些轻松之意,那是往日难以想象的自在;瞳仁深处几近崩溃的情绪也消减良多,那是认为不可能减损的重担,但今晚,成为了现实。

“屋子里找到的,喝一杯?”赵少校饱饮一口烈酒,将另一坛递给李观云。

片刻,没有回应,赵少校并不在意,两坛刚刚够他解下酒瘾,正要收回手时,手中却是一轻。

赵少校望着他的侧脸,心中微愕,又感慨不已,一坛饮尽,赵少校楞了一下,他原以为李观云不食人间烟火,说不定连酒是什么都不知道,递过来时只是心中兴之所至,而后顿生懊悔。

若是真人不饮酒,却给了他面子,饮下酒液,出了难看,那可就不是他希望看到的了。

但现在不由错愕,真人酒量貌似不小。

“酒浊也美。”

“我是没有真人这么多感悟。”赵少校哈哈一笑,蓦地想起什么。“这片竹林是?”

“埋骨之地。”

赵少校沉默须臾,摇头一笑,将手中一坛浊酒倾倒入土。

“我知真人是修道之人,斗胆一问,修道可是为求心中一片安宁?”

“凡人深陷红尘之中,不知安宁为何物;超脱红尘,追寻大道,便知安宁为何物也;又何得安宁?”

“大道在前,患得患失,失之重,得之更重,朝思暮想,如履薄冰,一步踏错,万劫不复,几时若不如凡人。”

赵少校吃了一惊,斩钉截铁道:“我知道真人是有大法力、大智慧、大毅力的人,终有一日,定能得偿所愿!”

李观云不由莞尔。“借你吉言。”

侧目望来,目光温润,赵少校浑身一震,竟有一种稚子之时,受长辈注目的情境在心中流转。

“我若贯通七情,可解你心中之苦。”

“不必了,一介俗人,反正也不像真人一样求取大道,也谈不上什么苦不苦的,都是该背负的东西。”

赵少校回去了,李观云却没有离开,晚风吹过,竹叶婆娑,他以手支颐,面上微微闭目,白日种种,历历在目。

他尝试着,以七情经的修为,解开赵少校的心结,当然,这也是他自己的一次试验。

不必经历红尘,通过了解那些深受七情六欲之困的凡人,为自己增添感悟,助长七情经的底蕴。

这种事,做起来并不简单,需要在确保赵少校不迷失自我的情况下,勾动那些情绪的源头。

哪怕他修炼的是七情经,通了喜怒二脉,同样颇有难度;不仅要避免影响赵少校,同样也要避免影响到自己。

事前他想得比较棘手,但过程却出乎预料的顺利,七情经不愧是道中之术,天生就是在于人心。

他从赵少校心中,感受到欢喜与愤怒,此二者,虽不能再增,却也有一番别的体悟。

他同样感受到了忧郁,并非那种流浮于表的自哀自叹,那是一种深沉的忧郁,几近凡人的极点。

他更感受到恐怖,为七情经后续的修炼,增添了不少资粮,思悲惊三者,也有所得。

简而言之,收获超乎预料的大。

一个赵少校,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十全大补药,不说长远,七情之忧的修为,可以继续借助冯宝宝修行。

他日到达七情之忧的瓶颈,再添几许感悟,便能贯通。

凡人对七情经的修炼,能起到这么大的作用,李观云是没有想到的。

虽然不是给他所谓的力量,却实实在在的解除了他目前的桎梏。

然而,除却这些感悟,他虽然不能经历、观阅赵少校的记忆,却分明感受到臻至极点的痛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