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不怒之人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077字
  • 2021-04-21 20:22:44

人生在世,受七情六欲之苦乐。

眼、耳、鼻、舌、身、意,此六欲,凝成色身,为有情众生。

色身生七情,是以有情众生,不脱喜、怒、忧、思、悲、恐、惊七者。

七情经,炼心不炼身,术若大成,七情贯通,亦无移山倒海、摘星拿月之能。

然此术直指本心,万物有情,莫能避之。

七情经与实力无关,不存屈人之力,生发于本心,为人所自取。

不论乡间老农,贩夫走卒之辈,亦或天下无对,只手裂天之人。

但凡心存七情,不能守者,皆逃不得此术,陷于七情之中。

或手舞足蹈,或怒发冲冠,或忧心如焚,或肝肠寸断……

李观云离开深谷,已经有一段时日,他得道亦得术,勤修不辍,无出世之念,寻名山大泽,潜心修行。

原欲法,七七四十九日,得窥大道之门,再无寸进,路漫漫其修远兮,唯将上下而求索。

道中之术七情经,修习一年有余,得七情之喜,后更有六脉。

他心生明悟,若要修道,需以术证之,七情七脉贯通之日,可观原欲之妙谛。

为何不舍术七情经而专修原欲法,实乃大道玄之又玄,人力不可及也,曰:不可说,不可言。

说则失道,言必失真。

得道若登山,山无路,便能望见山巅,也是若虚若幻,而路在脚下,以术开辟之。

李观云存喜于心间,转而参怒,可这怒之一字,和他全然没有契合之处。

三日后,只觉心烦意乱,豁然睁眼。

届时虎啸山林,威势烈烈,他目光一动,循声而去。

林中,草木青翠欲滴,空地,却有一只吊睛白额大虫同一猎户对峙。

大虫俊猛异常,黄皮黑纹,油光亮丽,长有丈余,呈虎踞龙盘之势,虎视眈眈,虎尾如勾,竟有音爆之声。

猎户身材魁梧,腰挂朴刀,方脸宽额,目如隼鹰,身着短褂,两臂肌肉虬扎,长弓在手,箭在弦上。

两方剑拔弩张,人惧虎之爪牙,虎畏人之弓兵。

相持渐久,王侯鼻翼冒汗,张弓之手轻颤,不能再僵持下去了,不然一定是他先力竭。

王侯乃附近镇上猎头,如往常一般上山打猎,不成想遇虎。

但他并不像寻常猎人那般惧怕,作为猎头,死在他弓下的,不仅有野猪獐鹿,虎豹也杀过几只。

不过这般猛兽,他并没有独自捕获过,看这只大虫,更是壮年,他若出弓,仅有四成把握。

正当王侯欲要搏命之时,忽闻一声轻叹,他倒不绝有异,大虫却脊背一躬,显顺服之貌。

“去吧。”

大虫顿时不再凶恶,虎目盯王侯一眼,步步后退。

王侯轻舒口气,放目山林,余光望虎。“不知哪位高人相救,切不可放虎归山,不然为祸一方,后患无穷。”

“你也去吧。”

王侯眉目轻皱,目光微变,似乎下了决心,弦上之箭立发,破空声起,大虫毛发竖立,往左一扑。

然大虫防备大减,王侯又是猎头,眼力毒辣,臂力强大,铁箭瞬息便至,正中大虫后股。

大虫痛吼一声,虎血落地,携箭败退,转眼无踪。

王侯咬牙。“可恶。”

胸中正想责问几句,但忍耐下来,循着虎血追去,日落时分,无功而返。

李观云观之,心中古井无波。

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反之亦然。

不过他不曾露面,仅一缕气息,便让那猛兽生感,从他嘱咐。

猎户自不如大虫强盛,同样一缕气息,却没有影响其人决断。

同为有情众生,兽心混沌却也澈净;人心复杂而又多变。

复入苦修,果然是步履维艰,又是三日,不得其法,不得寸进,李观云以手支颐,皱眉深思。

七情经,以人之七情为根本,王劳归这般异人亦不能免,令手舞足蹈,不知身在何方。

盖因其实力虽强,人心却少有锻炼,引之则发,发之则喜,若探囊取物。

而修此术者,绝非空中阁楼,必先得喜之真谛。

换而言之,己心得喜,己心盈满大欢喜,方能发人之喜。

七情之喜,如此修之;七情之怒,亦需如此。

然他,不怒也。

他何来怒之,何怒之有?

李观云压根就不觉得,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怒发冲冠。

他甚至很难想象,自己心中,会有被愤怒灌满的一天。

二十余年的经历,过于浅薄了些,对于世间七情,体悟不深,尤其是怒。

他自小就有出世之心,处事淡然,不与人相争。

便是受了委屈,有所怒火;见了不平,有所怒火,也很快湮灭,可谓情绪管理大师。

这本来是个优点,是一件大好事,可世事难料,如今连七情之怒,都难窥其门。

李观云微微而笑:“道中之术,便如此难修,通天大道,真如登天。”

盘膝而坐,体悟己身得喜的过程。

穿越之喜,得法之喜,得术之喜,一一流转心间。

七情七脉,如果要分个层级,喜之一字,对他毫无难度。

因为他穿越到这里,乃梦想成真!

世间之喜有千万,乔迁之喜、生子之喜、结缘之喜、高升之喜。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但可有一种,能与‘梦想成真’相提并论?

喜之极,莫过此四字尔。是以直合本心,毫无瓶颈,短短一年,修成一脉。

不知不觉间,心中又盈满大欢喜,不知怒为何物,不知怒有何用。

一缕气息,在他身周流转,又融入这方天地,草木无风自动,虽是无情之物,却也分明感受到喜悦。

枝条高升,叶片舒展,随着他的每一个呼吸,这山上的林木,都呈现与上一秒不同的光景。

一日一夜,三日三夜,林化密林,万物生发,祥和喜悦。

忽有一声轻动,竟是那后股中箭的大虫,伤口已然流出脓血,皮毛亦不复油光。

它一瘸一拐,不愿发出一点生息,不愿影响那端坐之人。

在身前三丈处,大虫蹲伏下来,温顺无比,没有任何凶恶之气,不见百兽之王的威严。

那双虎目,褪去凶厉,竟泛着温润,注视着李观云,口鼻吐出缕缕白气,吸草木灵气,纳欢喜之意。

半日后,脓血止,一日后,铁箭出,三日后,伤口合,七日后,噼啪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