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雀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064字
  • 2021-05-16 14:12:09

在家闲来无事,又有下山前李观云的一句话,赵集联系上刘团长,主动领来任务,来和李观云见面解惑。

现在李观云不和他明说,赵集便问了出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对,而他个人,心里其实确实挺尊敬李观云。

异人因为能力在身,自古以来高人一等,没什么本事牛气冲天的异人,他赵集见得不少。

可想而知,没多大本事都敢这么牛,那真有两手本事的异人,还不得用鼻孔看人?

李观云在他所见过的有本事异人中数一数二,偏偏一点也不傲气。

受他无礼之罪也愿相助,听闻战士危急孤身上了黑龙山,见得那惨状,不顾他人觊觎,仍是愿意暴露了自己更深层次的手段,赵集没有理由不生出敬佩之意,情之所动,甚至愿下跪谢恩。

纵然李观云不受那一跪,他也不能忘怀,今次特地带来长子赵方旭,说什么也要一跪成礼。

李观云并不知赵少校想了许多,淡淡一笑。“那请赵少校摒弃杂念,见我双目。”

赵集一脸坦然,望向李观云的双眼,刹那间,他身躯轻震,从那双眼睛中,看到无数欢喜愤怒、忧郁沉珂。

那种种情绪,刹那之间,便引爆了他心中的火药桶,无数纷乱的记忆,带着浓烈的情绪,涌向脑海,恍如昨日。

恍惚之间,往昔以为被封存的记忆俱皆出现,那不仅是可歌可泣的英雄史诗,亦是人间地狱的真实绘图。

七情广场。

赵方旭刚刚报名字,两徒儿也听到,四人碰面,小毕瞄了高阳一眼。“我说是谁,原来是高阳,你不是走了?”

高阳畏畏缩缩,像只受惊小兔似的,赵方旭见此,不着痕迹挡在高阳面前。“你们好。”

曲彤看他一眼,瞧了眼身后高阳,六十多个孩子里,总有几个受气包,被欺负的对象,高阳就是其中一个。

曲彤纳闷了。“你上来做什么?”

“我…我想拜前辈为师。”高阳弱声弱气的,他和两人差不多大,彼此一站,却是相形见绌。

如此表现,真不知道当初,是如何通过李临仙的试炼,竟然能够承受喜怒忧而不倒,可谓是奇迹了。

曲彤和毕游龙面面相觑,他们是孩子王,犯不着欺负高阳找存在感,不过现在听到他想拜师。

“你这个样子,会给我们七情门丢人的。”曲彤皱着眉头。

毕游龙虽然很想要一个师弟,那样他就不是最小了,但高阳确实不太合适,不过他倒没有发表意见。

“不会的,我会努力做好。”高阳这么说着,但没什么自信的模样。

赵方旭见此,他年纪虽小,却有些大家之风,“两位师姐师兄,高阳留下来,总能做点事情,帮到大家的嘛。”

毕游龙怪叫一声。“你叫我什么?”

赵方旭一头雾水。“师兄?”

“什么?”

“师兄。”赵方旭纳闷。

“舒坦。”毕游龙双目微眯,这一句师兄,那真是有些让他飘飘然不知所云了。

“……”赵方旭无言以对,曲彤推了他一下。“看看你那个德行。”

“你天天有我叫你师姐,当然不知道师兄两个字多么美妙了。”毕游龙顿时冷着脸,不给曲彤好脸色看。

赵方旭看着两人彼此都气冲冲的,也不知道加入进去,对高阳是不是一件好事。

不过父亲都说了,白虎真人如此厉害,总不可能是一件坏事,于是后退一步,给身后使了个眼色。

“师兄、师姐。”高阳说完,连忙低下头,不敢看两人。

“嘶~!”毕游龙倒吸一口凉气,曲彤差点拿木剑抽他。“不用急着喊,还要看师父收不收呢。”

“我会…我会…”高阳一听,好像有些激动,然后嘴巴里的舌头悲剧的打了结,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三人一齐无语,这时候,高阳的口袋里,却忽然传出叽叽喳喳的声音,像是鸟叫。

“高阳,你还把那只小鸟带身上啊,你养不活它的。”赵方旭却是知道内情,劝起高阳来。

“但是它没了父母,掉在地上,好可怜。”高阳眼里有些哀伤。

“什么鸟,拿出来看一看。”曲彤听两人说,心中生出好奇,黑龙山上也有很多鸟,但他们要修行,唯一的门规是师父的底线,两人不敢逾越,现在听到高阳养了小鸟,对小动物天生的好奇心出现了。

“就是一只小麻雀。”高阳从口袋里将小鸟掏出来,三人看到,无不是一惊。

小麻雀的羽毛已经长出,但翅膀上没有长全,在高阳的掌心缩着脑袋,没精打采,鸟颈子上挂着个硕大气泡。

毕游龙一眼就看到气泡,比小麻雀的脑袋还大,也不知得了什么病,“这都快死了。”

小毕一说,高阳的眼睛里,泛出了泪花。“我这两天,喂它饭也不吃,水也不喝,我不想让它死。”

曲彤也道:“两天没吃东西,看来是吃不进去,你还不如给它一个痛快的。”

高阳慌了阵脚,求助似的望向赵方旭,“旭哥,怎么办?”

赵方旭虽然比较成熟,但这麻雀怎么办他哪里知道,摇了摇头。

高阳六神无主,这时掌心的小麻雀,忽然仰起脖子,悲鸣了一声,脖子上的气泡似乎更鼓了。

叫完的小麻雀,躺倒在高阳掌心,枯枝似的爪子还在抽抽着。

毕游龙道:“给我。”

高阳大喜过望,“谢谢你,师兄。”

然而他话音还没有落下,毕游龙捏住小麻雀的脑袋,便将脑袋从麻雀身体上斩下,指缝间艰难溢出几滴鲜血。

毕游龙摇了摇头。“反正是救不活的,就不要让它再痛苦下去了。”

赵方旭无语,看着毕游龙掌心中一小滩血迹,“你怎么能这样,就算救不活,也不能这样啊?”

“你有更好的办法吗?”毕游龙反问一句。

“不管有没有办法,也不至于杀死,你真下得了手,太残忍了。”赵方旭眉头不曾松开过。

“小麻雀!”豆大的泪水往外冒,高阳用手都擦不过来,他想过去抢小麻雀的尸体,又不怎么敢。

“是啊,小毕,你也太残忍了。”曲彤不放过这种打击毕游龙的好机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