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访客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133字
  • 2021-05-04 18:26:49

一个上午的时间,两人均已得炁,眼中那是又惊又喜。毕游龙不忘小小的得意一下。“你得炁没我快。”

“就比我快了十分钟,没什么了不起的,师姐,炁我们学会了,昨天你的那套无名招式。”

毕游龙顿时忘了打击曲彤,眼睛闪亮闪亮的。“那一套好帅,我想学。”

“好啊。”冯宝宝就是这么纯粹的一个人,没有任何藏私的想法,因为在她心里,她们是一家人。

心中再次浮出这个概念,让舞剑的冯宝宝动作微顿,四个人还有小白,就是一家人了吗?

如果是一家人,应该一视同仁,但为什么在李观云身边,她会感觉更开心一点,是李观云比较特殊吗?

冯宝宝呆在原地,什么是特殊?怎么样一视同仁?开心又如何定义呢?

“大师姐,你怎么了?”两人正看着这套招式如痴如醉,见冯宝宝停下,面目迷茫,不由担心望来。

“不知道。”冯宝宝摇摇头,复又舞起枯枝。

……

弹指一月过去,两人不愧是一群上上资质中的出类拔萃之辈,不同于炼心的七情经,两人得炁之后,可谓是突飞猛进,一日千里,也许不用等到成年,川蜀之地,就将冉冉升起两颗耀目的新星。

对冯宝宝的无名招式,曲彤看成了剑法,毕游龙看成了刀法,两者各有所得,不分高下。

清晨的七情广场,传来砰砰邦邦的声音,两人拿着木刀木剑,比斗正酣,是宝宝无名招式衍化出来的剑法刀法。

两人一时不分伯仲,但细细看去,毕游龙微占上风,他刀法之中,有一股决然凌厉之气,小胜曲彤几分。

而曲彤虽然身体素质,压了小毕一头,女孩这个年纪发育快一点,但她的剑法,却不如小毕的刀法来的狠厉。

“喂,小毕,你要杀了你师姐吗?”曲彤咯咯脆笑,暂且避开。

两人相对而立,毕游龙冷道:“少来,你这一套,我早就不吃了,休想拖延时间回炁。”

“这都被你发现了。”曲彤眼前一亮,对面的毕游龙顿时心头一乐,露出傻笑,曲彤趁此机会急攻。

毕游龙被一剑点在胸口,但他脸上一点不服。“你胜之不武,说好不催动七情经的。”

“赢了就是赢了。”曲彤轻哼一声,胜者为王,她是师姐,不能让师弟打败,就是耍赖也要赢!

“三局两胜,敢不敢来?”毕游龙拨开木剑,眼中竟有几丝战意。

“那我就让你心服口服。”曲彤也是不让步。

两人又斗在一处,下山的路上,却缓缓走来了几个人,比斗中的两人,余光一扫,却不是看在下山处。

“师父、白君。”两人收了木制兵器,看着从七情大厅走下来的李观云。

“真人,我来赴约了。”赵少校惊异的瞥了两人一眼,方才偶尔一扫,看到两人有来有回,招式精妙难言,这才月余时间,真人竟将这两名弟子,调教的如此出色,着实让赵少校更为敬佩。

李观云微微点头,望了眼赵少校身后跟着的两个孩子,其中一个圆滚滚的,但长得还挺像赵少校,另一个畏畏缩缩的样子,似乎很怕生,凭他过目不忘的能力,也想起有一面之缘,是之前六十多个孩子中的一员。

赵少校走近过来,朝身边的小胖子道:“旭儿,快见过真人。”

小胖子很听老爸的话,上前一步,望着李观云,给他来了个五体投地之礼。“赵方旭拜见真人。”

赵少校却是还记得一月多前的事情。“之前真人不愿受我一跪,便让犬子代劳,还望真人不要推辞。”

“上大厅叙话。”李观云莞尔,细观赵少校面色,此刻虽然平静,仍能看到几分近乎失控的七情。

那不是纯粹的怒,亦非纯粹的忧,其中更有恐有悲,如同一团乱麻,赵少校此人,迟早被情绪所噬。

李观云之前一见,却是看到一种可能,才让赵少校改日来七情山一趟,印证他心中某种想法。

“自然,方旭,你和高阳,跟两个姐姐弟弟去玩。”赵少校一开口,赵方旭便听话的带着怯怯的高阳过去。

两人来到大厅,小白在门外,曲彤也跟上来,为赵方旭倒了一杯茶。“小姑娘剑法很好,还是个美人胚子。”

曲彤的脸刷一下就红透了,还没有人这么直白的夸奖过他,“叔叔喝茶。”便离开大厅,去广场了。

赵少校喝了一口茶。“怎么没看到真人那位夫人?”

“宝宝这些天,在山上乱逛。”李观云笑着摇头,也不知冯宝宝突然来了什么兴趣,兴许是在熟悉地形。

赵少校一笑。“真人,这次上山,一是谢过真人当时的施救,二嘛,上面同意真人在七情山开宗立派。”

“第三,是希望真人收下高阳,这孩子父母都出事了,无家可归。”

“这倒无妨。”

高阳也是那九个能承受住考验的孩子,李观云顺手推舟收下,倒也不是什么问题。

“好,真人爽快。”赵少校大笑一声,又不尽感慨。

“我现在降无可降,已被解除职务,一身轻松,看真人这黑龙山山清水秀,自在清闲,端是叫人好不艳羡。”

“你不是能过轻松日子的人,解除职务,也只是一时罢了。”

赵少校一愕,拍腿大笑,“真人慧眼如炬,是啊,我怎能过得了轻松日子,一闲下来,浑身不自在的很。”

“东北沿海,乱糟糟的。”失笑一声。“真人,你就别卖关子了,让我赵集来,所为何事?”

他这才说出真正的目的,赵少校并非愚蠢之人,当初李观云让他来黑龙山一趟,他就隐隐有一种直觉。

现在赴约而来,李观云眼里偶尔闪过的兴趣目光,也瞒不过他的眼睛,偏偏真人不开口,这让赵集心里痒痒的。

他自己不是什么善于伪装的人,出了名的脾气火爆,心直口快。

正因为如此,即便建了一番功业,上面和战友,为了保护他,给他降成了少校,安排到刘团长身边当副团长。

赵少校也不在意,他又不是来当官的,仅仅是当年保家卫国,直到现在,他也只是为国效力。

黑龙寨之事后,本是死罪,但一来有功,二来有人喜爱他,三来不少战友求情。

自是免除了死罪,但也不能当做无事发生,暂时让他解甲归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