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练炁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065字
  • 2021-05-04 08:00:00

毕游龙不吱声了,得知自己门牙还会长出来,心里也好受了一些。

但曲彤却眼珠一转,“师父,那是我给你绣的,想送给师父当衣服的,没想到绣了才一小半,就没了……”

毕游龙一听,当场愣住,那是措手不及,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碾压,那鬼一样的东西,能穿在身上?

但是师父好像不知道,那玩意有多鬼,曲彤这么一说,处境可能调转,曲彤好奸诈!好毒辣,果然最毒妇人心!

果然,李观云一听,就伸出了手,朝毕游龙一招。

毕游龙面色煞白,曲彤的奸计得逞了,师父准备惩罚他,这世上没有公道啦!

曲彤暗自偷笑,‘小毕啊小毕,你拿什么跟我斗?’

“趴下。”

毕游龙乖乖趴在左腿上,一副认命样子,要多凄惨有多凄惨,心中画圈圈诅咒,撺唆人打屁股者,屁股必遭祸。

曲彤差点就眉开眼笑,苦苦忍耐,仍是盖不住几丝笑意,然而听到一声。

“你也过来。”

“师父!”曲彤像是最得意的时候,被人打了一巴掌,哀鸣一声,缓缓挪到李观云身旁,趴在他右腿上。

随着巴掌落下,两人目光交汇,此时此刻,倒也有几分难姐难弟的感觉。

一股欢喜之意,在心湖中流淌,不同于得道之喜,熊孩子打起来,别说,还挺爽!

看着乖乖站在自己面前的两师姐弟,李观云的目光从左到右,从右到左,没有开口说话。

毕游龙态度倒是很诚恳,“师父,我错了,不该和师姐斗来斗去。”

曲彤捂着屁股,小脸上有点悲愤,她是女孩子,不是男孩子,总感觉被打屁股,丢脸丢到家了。

不过她确实也知道,自己做错了。“我也是,我是师姐,应该多照顾小毕才对。”

“你们啊,为什么就不能像为师这样成熟稳重一点?”

望着一脸感慨的李观云,两人没有吱声,他们自然不可能像李观云一般,一心求取大道。

“绣花绣了半个多月?”

曲彤小身子一抖,眼巴巴的望了过来,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装满可怜,粉色的头发晃来晃去,无形中软化人心。

“还记得七情门唯一的门规吗?”

“师父,我……”曲彤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李观云也看出几分端倪来,望向毕游龙,小毕倒是敢说。“师父传给我们的七情经,陷入了修炼瓶颈。”

“入门之后,后面的内容,就没有什么感悟,七天前,我的怒脉就修不动了。”小毕脸上局促,他还以为是自己的问题,生怕师父说看走眼,他也准备找李观云解惑,但两师姐弟斗得厉害,还没来找过。

“你呢?小彤。”

“我也和小毕一样,喜脉修不动了。”曲彤轻舒口气,关键时候,还是小毕的胆子大一点。

“这样啊。”

李观云皱眉沉思,他倒是没想到,这两个小徒弟的瓶颈来的这么快,满打满算,从入门到瓶颈,十天不到。

盖因七情经这种炼心法门,需要修炼者自己有那份感悟,两人年纪太小,远远不足以支撑修炼。

难怪他们斗得飞起,原来是闲的没事干,所以才闹到他这里来。

“我明白了,这却是为师的疏忽。”

两人面面相觑,顿时安下心来,他们还一直以为是自己的问题,曲彤不禁得意忘形。“那师傅让我们打……”

目光望来,曲彤连忙捂住小嘴,李观云皱眉思考片刻,七情经修炼陷入停滞,同样也急不来。

但这两名弟子,也不能白白浪费了天资,如果只是放在这七情山随他们自己发展,无疑是毁人子弟。

“师父,你不会是想抛弃我们吧?”曲彤看着皱眉的李观云,心中没来由一慌。

这话一出口,毕游龙顿时被唬住了,他也观察到李观云微蹙的眉头,曲彤这话,还真不是没有依据。

小毕眼泪都流出来。“师父,我错了,我再也不和师姐争斗,我会好好听话。”

“说什么呢?”

李观云莞尔一笑,短短时间,他已经想到了解决办法,他并非这个世界所谓的异人,也不需要练炁。

七情经本就是道中之术,天然契合与他,他就走在大道之上,所以不必耗费心力,去修炼炁这种力量。

这也就导致他收徒的时候,陷入了误区,以为只要传下七情经即可。

但实际情况是,这两个徒弟,是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人,只是凡人之躯,不似他易筋洗髓,乃大道法体。

故以七情经对两人而言,只是一门厉害的功法,如同八奇技。

对这个世界的人来说,功法不是道路,炁才是,有炁才能用功法。

“宝宝,明天教他们练练炁。”

“哦。”冯宝宝扔了竹枝,走到近前,扫了两人一眼。

两人又惊又喜,相较于李观云口中的七情经,他们对异人的听闻更多一些。

原本以为修了七情经,就能变成异人,现在看来,情况并非如此。

……

翌日,七情广场,两人眼巴巴的望着冯宝宝,“坐下来。”

“好的,大师姐。”两人乖乖坐好。

曲彤瞄了小毕一眼,“小毕,来和师姐比一比,谁更快练出炁。”

毕游龙眉毛皱起。“但是我昨天答应师父。”

“这么说,你是认输了?”

毕游龙饶是咽不下这口气,“比就比,谁怕谁。”

曲彤这时按照冯宝宝的指引,去感受体内的炁,冯宝宝之前就教过徐翔,现在教天资远胜徐翔的两人,自然不会废多少功夫,哪怕是出了岔子,冯宝宝也能在第一时间,扭转两人的境况。

曲彤一边感应,心中却是若有所思,李观云昨天教训他们,却并没有告诉他们谁对谁错。

甚至没有让他们认过错,也没有说让他们以后相亲相爱,唯一一句诫示,只是说见血就不行。

又想起七情门的门规,简陋到无以复加,如何约束门人弟子?曲彤忍不住去想,师父这样做,到底有何深意?

“不要胡思乱想。”冯宝宝的声音响起,曲彤下意识睁开眼,正望见眼前的大眼睛,那双眼睛,比她还要纯净。

“是的,师姐。”曲彤连忙谨守精神,用心去感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