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同门相残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143字
  • 2021-05-03 08:00:21

传下七情经的第二日,两个弟子便谨听李观云的话,开始摸索着修行。

七情六欲之术,不能通过言传身教,只能自己去感悟,李观云以心传心,已将此术刻进两人心中。

同时,在之前测试资质之时,也在他们的心灵上,留下了欢喜愤怒与忧郁的影,能否入门,就看他们能得多少。

作为六十来个孩子中,最为出类拔萃的两人,又顺利度过了李观云的考验,对于入门,他倒是并不担心。

然而就和他所担忧的一样,贯通一脉,两人是否有这个可能呢?这个答案,没人知道,只能留给时间去印证。

三天后,两人凭着各自的感悟,果然得了一脉的法门,可紧随而来的,是更多的疑惑。

偌大的广场上,两人从修炼状态中退出,四目相对,各自都看出眼中的不甘示弱,不知谁先动的手。

毕游龙嘴巴裂开,呵呵傻笑,曲彤看得正乐,心中却没来由一恼,一脸愤愤,气急败坏。

片刻,两人腾地站起,大眼瞪小眼,曲彤插着腰,粉色头发披散在背后,“你敢对我动手?”

“明明是你先动的手,我有什么不敢的?”两人目光如剑,谁都没有退让,针尖对麦芒。

这时冯宝宝直愣愣走过来,曲彤看到救兵似的。“大师姐,你来评评理,小毕师弟对师姐一点都不尊敬。”

“不要叫我小毕。”毕游龙大怒,本来当师弟就够郁闷了,还要被人叫小毕,真是气煞我也。

毕游龙狠狠瞪了眼曲彤,明明知道大师姐不会理会这些事,还故意拉住大师姐,分明就是狐假虎威。

可气他是男孩子,不好意思拉着大师姐以壮声势,师傅又不管事,搞得只有他一个人,可怜弱小又无助。

毕游龙越想越生气,可恶啊,我这个男子汉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

“没看到你和小毕动手。”冯宝宝摇摇头。

“啊!大师姐也叫我小毕!”毕游龙怪叫一声,又气又郁闷,他是知道,大师姐心眼死,以后估计都叫小毕了。

曲彤鸡贼一笑,这下小毕就永远是小毕了,在她曲彤面前,抬不起头来的那种,不由得意洋洋,给了毕游龙一个胜利般的眼神,明摆着说,小毕,咱们这里,就你最小,听师姐一句劝,乖乖做你的小毕吧!

毕游龙有苦说不出,心中一动,也给曲彤来了一招。“彤蛋师姐,小毕我受教了。不该对彤蛋师姐先动手。”

“铜蛋。”冯宝宝盯着曲彤。

小毕听着一乐,彤蛋可比小毕难听多了,让大师姐叫熟了,保管曲彤生不如死!

曲彤又惊又怒,没想到小毕来这一手,眼珠一转。“大师姐,我不叫彤蛋,我是你的曲彤师妹啊!”

“曲彤,小毕。”冯宝宝点点头。

“大师姐,你这不对,你叫我名字,我毕游龙,我不是小毕。”毕游龙楞了一下,上前比划解释。

冯宝宝又道:“小毕。”

毕游龙咬牙切齿,瞪着曲彤,“是不是你,你对大师姐施了法,为什么她不叫你彤蛋,偏偏叫我小毕?”

“我可没对大师姐施什么法,你本来就是小毕,还不承认。”曲彤笑到最后,那是得意的紧。

“再说了,大师姐和我一样是女孩子,当然站在我这一边,小毕,你可一边去吧。”曲彤笑容满面。

“曲彤和我是女孩子。”冯宝宝也认识到这一点。

“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毕游龙怒火中烧,可恶啊,他一个男子汉独木难支,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

毕游龙将这份‘屈辱’压抑在心里。“曲彤,你给我走着瞧,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然后本来就看不对眼的两人,算是彻底对上了,其后的日子里,除了修炼,就是互相倾轧。

同门相残,人间惨剧,呜呼哀哉。

譬如说,这天饭点,值得提一下,两小儿依照七情门自力更生的基本宗旨,已经开始独立自主。

但做饭方面,还不是太纯熟,有一天,冯宝宝看到两人在做饭,曲彤拉着她帮忙,顿时发挥了变态的学习能力。

但宝宝这个人,能学到多少,取决于教授者的水平,两人的水平自然很烂,宝宝不可能一下变神厨。

不过即便如此,宝宝做的饭,也比两小儿的好吃多了,后来两人就给宝宝打下手,一日三餐都是宝宝来。

言归正传,这天饭点,李观云基本在七情大殿苦修,偶尔会下来监督一下两弟子的进度,一般不吃饭。

但这天,冯宝宝把李观云拉了下来,李观云自然也无法拒绝,四人坐在饭桌上。

桌上菜肴多是素菜,卖相不错,香味也很足,但他余光一扫两名弟子,各都有些惴惴,李观云心下奇怪。

沉默两人,两个小徒弟没有动弹,李观云咳嗽一声,还是不动。

“还不给为师盛饭,非要为师开口?”

李观云当师傅的气场,那是拿捏的很足,两小儿心里腹诽,说好的自力更生的,师父带头破坏规矩!不服!

“小毕,这里你最小,还不给师父盛饭过来?”曲彤开始使唤起小师弟小毕。

“我,这……这……”毕游龙张口结舌,直到李观云目光望来,他硬着头皮站起身,盛了一碗饭过来。

李观云和冯宝宝开始用饭,两徒弟却没有动作,嚼着口中夹生的米,李观云眉头一挑。

毕游龙低下脑袋,不敢看他,这时筷子伸到一盘西红柿炒蛋上,曲彤吓了一跳。“师父,这个不好吃。”

“宝宝的手艺,怎么可能不好吃?”

一块鸡蛋入口,由于大道法体的缘故,五感也十分敏锐,味觉分外敏感,差点给他咸的怀疑人生。

李观云放下碗筷,冯宝宝还在吃。“别吃了?”

“饭是生的,菜太咸了。”冯宝宝也放下。

曲彤还假模假样的叹息道:“大师姐的手艺,偶尔出现一点状况,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李观云笑而不语,曲彤顿时感觉压力山大,毕游龙坚持不住。“师父,饭是我做的手脚,徒儿认错。”

“盐是我支开大师姐加进去的。”曲彤垂下脑袋。

“真是两个好徒儿,以后做饭,不许再让你们大师姐帮忙,自己能做出什么花样自己吃,反正饿不死你们。”

“师父不要啊。”两人欲哭无泪,本来只是想整整对方,没想到把师尊给套进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