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好徒儿和好师父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089字
  • 2021-05-01 01:00:09

寻常之虎,已是凶狠无比,身为虎中真灵的白虎,小白不仅更强大,凶性也极为夸张,不然不可能一声吼死人。

数年间,李观云带着小白惩恶扬善,借以修行,出手基本都不沾血腥,不让小白看到淋漓的鲜血。

这是他的一种保护,不希望小白沦落,但保护不可能一辈子,小白终究要直面与生俱来的凶性。

这和它的力量一样,都是天生的,兽毕竟是兽,纵然神兽仙兽,兽性从未消失过。

兽者,弱肉强食,吃杀交衍,适者生存!

如今这鲜血,像是某一种契机,打开了小白心中的凶性,李观云看出来了,小白十分的挣扎。

“我确实是不希望你变成一头魔虎,我希望你能够如意控制住自己的凶性,但是……”

李观云在小白耳边轻声细语,小白认真倾听着,自开了灵智,李观云在它心中,是亦师亦父的存在。

“我们也是一家人了。”李观云那边说着,冯宝宝三步做两步,将曲彤两人抱在怀里。

冯宝宝明明说的很振奋,但脸上冷冰冰的,让两人好生古怪。“那个,你是谁啊,是我们的师母吗?”

毕游龙特别不爽,他感觉自己是个小大人,不能被人这么抱着,不然多没面子啊,于是他问道。

“啊?不是,我是李观云的徒弟。”冯宝宝忙不迭摇头。

“师尊叫李观云。”曲彤记住这个名字。

“等等,那意思就是,你是我们的大师姐?”毕游龙不高兴了,头上居然还有一个师姐。

不过他转念一想,特意着重‘大师姐’三个字,挑衅似的看了眼曲彤,好像再说,‘瞧瞧,你也是师妹来的。’

“李观云,我是大师姐吗?”冯宝宝松开手,愣愣的看向正和小白说话的李观云。

“你是。”

冯宝宝点点头,看了曲彤两人一眼。“他们也是一家人,还是和狗娃子一样的小孩,是你在地里捡来的吗?”

“嗯,地里捡来的。”

曲彤两人一头黑线,这话也太过分了,他们才不是地里捡来的,他们明明是垃圾堆里捡来的好不好?

不过现在,两人也发现,这大师姐,貌似不太正常的样子,曲彤努努嘴,似乎是让毕游龙问一问。

毕游龙才不会上这种当,曲彤犹豫了一会。“李观云,大师姐她?”

“没大没小。”

毕游龙一边偷笑,曲彤好不委屈,明明大师姐都叫师尊的名字,为什么她不能叫,她不服!

曲彤一板一眼的数着手指。“师尊,你搞区别对待,这样是不行的,会伤害到我们幼小的心灵的。”

“她和你们不同。”

有什么不同嘛?这种解释是骗小孩子的,但两人可不是普通小孩,不可能被这么轻易骗过去。

曲彤发挥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毕游龙也不偷笑了,打量着这个怪怪的大师姐。

李观云的注意力从小白身上移开,望向两名新进弟子,两人应该都是要强的人,心中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偏偏天资出众,心灵虽幼却也坚韧,在别的门派,应该是让当师父的又怕又爱的存在。

“你们既然诚心诚意的问了,但我不会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们,有些事,师父不想说,你们不该多问,明天一天,你两个把广场的地洗干净。”

看着微笑的师尊,两人顿时傻眼,怎么总感觉,让他们洗地才是这个师父最开始的目的。

“师尊,不关我的事,我都没有问。”望了眼偌大的广场,毕游龙推脱道。

“同门师兄妹,不帮扶怎么行?还有异议,顺便把屋子扫了。”

毕游龙正色点头,“师尊说得对,我和师姐,明天一定把广场收拾的漂漂亮亮。”

“好徒儿。”

李观云便带着冯宝宝还有小白,离开广场,去了半山腰的聚义大厅。

夜风微凉,两小儿站在原地,看着这方圆近百米的广场,心头拔凉拔凉。

毕游龙仰望高天,默默流泪,入门第一课,不是传授厉害功夫,反而让他们洗地,由此可见,师尊用心良苦。

曲彤接受能力比较强一点,心中不由生出狐疑。“师尊怎么和大师姐一起上去了。”

“不该问的不要问,都是你害的。”毕游龙瞪了她一眼。

大厅之前,李观云放目远望,原黑龙山、现七情山高六百丈,在方圆三十里,可谓第一山。

地势崎岖,溪水潺潺,草木繁茂,灵气充沛,虽然谈不上什么洞天福地,倒也算一个不错的居处。

站在半山腰上,便能看到群山叠翠,云雾缭绕,夜幕之下,更有一种幽静的安宁之感,较为契合心境。

目前这七情山,有还算气派的大厅一座,偌大广场一处,错落房屋数以百计,背阴面设有地牢静室。

刘团长离开之时,带走了一批赃物,但碍于李观云在此,也留下一部分黄白之物,封存在另一面的静室。

同时生活用品也留下许多,足够两个徒儿吃穿用度。

至于他们三人,却是不用为这些烦恼,大道法体,采纳天精地华,无需进食;小白偶尔需要吃些食粮,量不算大。

冯宝宝体质同样特殊,是吃也行,不吃也行,不过冯宝宝似乎没有意识到,还是保持着一日三餐的习惯。

这样一算,生活用度有消耗完的一天,李观云思绪片刻,到时可以锻炼两个徒儿的动手能力,譬如说种地。

身为七情门唯二的两个弟子,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什么端茶送水、洗衣做饭、开垦务农,都要精通,以免成为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废人。

李观云微微感慨,他虽然是初为人师,但事事都为徒弟考虑周全,搜肠刮肚、殚精竭虑,真个天生好老师呀!

乌云拨开,弯月落华,映出他清秀的脸庞,岁月不曾在那张脸上留下痕迹,依然是曾经的模样。

算不上英俊,谈不上俊美,但那唇角微扬,便让人如沐春风,人畜无害的面容,生出发自心灵的舒适。

即便如今,七情之喜,仍是最让他欣悦的一脉,人生在世,总是苦多乐少,当时时不忘,欢喜之美。

月光偏移,他心中若有所悟,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却从身后传来。“李观云,不睡觉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