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二徒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173字
  • 2021-04-30 12:49:16

推开育婴堂的大门,内里果然是一群孩子,大约五六十人,男童女童都有,大者十一二岁,小的五六岁。

发觉他们一干陌生人进来,孩子们投来好奇的目光,却不见惧怕不安。

“看来黑龙寨的山贼,还有点人性,没有虐待这些孩子。”陈步凡道。

他看这些孩子个个精满神足,面色红润,衣裳虽然破落了些,但面上红润有光,显然养育的不错。

夏南海却有不同的见解,他左看右看,心中悚然一惊。“这些孩子的资质,皆是上上之姿。”

他甚至看到几个控制玩物漂浮的孩子,无疑是先天异人。

而纵然不看那几个先天异人,这里面任意拧出来一个,传下练炁法门,也有很大几率成为异人。

黑龙寨搜集这一批不简单的孩子,耗费的心血不可能小,但他们为什么做这些?想发展黑龙寨异人不成?

夏南海不由问道:“磁王,黑龙寨为什么要养这群孩子?”

吴振金摇头道:“我并不太清楚,据熊应天所说,这些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收养他们,是为了某种交易。”

夏南海陈步凡若有所思,刘团长闻言却是瞳孔猛缩,好一个黑龙寨,果然有干系。

如果他所料不差,那么这群孩子背后所涉及到的东西,并非现在的刘团长能够触及,也许白虎真人都……

摇摇头,一个黑龙寨,他一个团长还能对付,但更高层次,就不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唯有上报。

有孩子反驳吴振金。“谁说我是孤儿,我有爹有妈,是被这些人抢上山的。”

吴振金好不尴尬,想他堂堂磁王,今天接连吃瘪,心中郁闷无比,但面对个半大孩子,又有火发不出。

这孩子一句话,顿时让许多孩子缓过劲来,他们之中,没有庸才,心智相对健全,但仍是有着孩子的天性,在黑龙寨待得久了,知道自身无力改变,刻意遗忘了某些事情,不过现在一点醒,顿时明白了自身处境。

“叔叔,你们是来救我们的吗?我想回家,我想我爹娘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面上闷闷。

“放心吧,孩子们,我会带你们回家找爹爹妈妈的。”刘团长温和一笑,孩子们面上复又洋溢出笑容。

“几位,还请暂退。”

李观云忽然开口,让几人面面相觑,夏南海迟疑道:“前辈,你是?”

陈步凡道:“前辈既然有开山的想法,这群孩子资质也是上佳,想必是想挑选一些弟子吧?”

夏南海何尝不知,在李观云开口之时,他就已经猜测了出来,只是心里不太确定。

见李观云微微点头,又望向懵懂无知的孩子们,夏南海心中五味陈杂,这些小子正好撞上,不知走了什么运气,他此前拜都拜了,李观云却没有半点意思,所思及此,内心不由羡慕与嫉妒并存。

“真人,这恐怕不妥吧?”刘团长硬着头皮道。

得见李观云手段,知道他一旦出手,这几十个孩子,多半没有一个能够拒绝,如果全落在黑龙山,十分麻烦。

“我自有分寸,修行之事,顺其自然,岂能牛不喝水,强按牛头?”

刘团长不疑有他,他只是碍于身份,说上一句,既然李观云都表态了,他也没有多说。

陈步凡心中一动,“前辈,你看我怎么样。”正要退出门中的刘团长,闻言不由白眼。

“不错,若能摄心守念,当有一番进步。”

陈步凡嘿嘿一笑,能得到如此评价,他自然是心中欢喜,不过又好不懊恼,前辈完全没有看上他的意思。

几人便退出门中,留下李观云和这群孩子。

孩子们好奇的望着他,懵懂的心中,隐隐猜测出,李观云是这群叔叔里最厉害的人,不过这个叔叔更像哥哥。

“大哥哥,是你救了我们吗?”一个小女孩越众而出,头发是罕见的粉色。

李观云目光望去,每个孩子却都觉得,那双温润的眼睛,望着自己,那纯净的眼神,竟比他们更像个孩子。

他笑而不语,盘膝而坐,合上双眸。

沉默片刻,孩子终是好动,受不了沉闷,拉开了话匣子,“大哥哥头发会发光,好厉害。”

很快,大家都发现不一样的地方。“皮肤也好白,跟香喷喷的大肥肉一样。”

有人大着胆子接近过来,李观云纹丝不动,但到了一定距离,又不敢乱动,不知谁说了一句。“曲彤,你上。”

“一群胆小鬼,大哥哥有什么好怕的。”曲彤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走近李观云身侧。

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瞧,顿时被乌发上的华光所吸引,情不自禁的伸出手。

李观云,却忽然睁眼,近在眼前的曲彤不由一怔,一股祥和欢喜的微风吹彻幼小的心灵,心湖盈满大欢喜。

她愣了片刻,轻轻摆动身躯,扭头一看,在场的孩子,都沉浸在欢喜之中。

曲彤并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再将脑袋转过,却见那温和的脸,变得无比狰狞,吓得她尖叫一声。

时间流逝,已然入夜……

李观云以喜怒忧三者,在不影响这些孩子心智的前提下,测试他们的天资。

不过他眼中的天资,和异人界的主流全然不同,他所认为的资质,是心灵澈净强韧之辈,那才受得住七情洗礼。

一番施为,六十多个孩子,还能站着的,不过十来个,其余人都心力有耗,沉沉睡下了。

李观云见此,无喜无悲,微微一笑,欢喜微风拂面,又有四五个孩子躺倒在地,传出轻微的鼾声。

此时,能站在他面前者,不过九人,俱都不服输的盯着他,不仅是心灵之因,更有一股少年决然之气。

“我欲收尔等为徒,尔等可愿?”

“啊?我想回家见我爸妈。”一个约摸七八岁的矮个子男生,高阳挠挠头。

“拜你为师,你能给我们什么?”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脸上看上去十分老成。

“不是我能给你们什么,而是你们能得到什么,若是需要我来给,那也做不得我的徒儿。”

高瘦男孩若有所思,又问道:“有什么要求吗?”

“随我修行,先要远离人世浮华,轻易不能出此山,十数年乃至更久的寂寞,你们可按捺得住?”

这话一出,大半孩子纷纷动摇,他们都还记得自己的父母,哪里能够狠得下心?

小女孩却连忙跪下。“曲彤拜见师尊。”

高瘦男孩瞪大眼,也连忙跪下去。“毕游龙拜见师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