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群魔乱舞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032字
  • 2021-04-28 19:56:42

刘团长赵少校等人,带着剩下的半个团,在加上修整过来报仇心切的伤兵。

甫一来到黑龙山脚下,便遭到了激烈的抵抗,黑龙寨山贼,似乎也知道末日降临,抱着能杀一个是一个的心思,顽强拼杀,短短一个照面,双方各有损失,但战士的损失总是多一些,毕竟黑龙寨有地利。

“这黑龙山,着实不好强攻,山脚下的三个碉堡,有机枪防守,唯有用榴弹炮突破,但昨夜夜袭……”

临时的指挥室内,说到最后,赵少校咬紧牙关,目中两点火星腾腾。

“我对正面战场,也是没有办法。”夏南海摇摇头,他的能力,是无形中的感染之力,对战场作用很低。

“控冰之术,没有机枪的射程远。”陈步凡就更不行了,经过昨晚,冰绝公子多大能耐,赵少校是心知肚明。

“真人,你看?”刘团长望向李观云,虽然不想让他这么快出手,不过每耽搁一秒,都是战士的生命。

“不急,有人解围。”

“哦?还有奇兵?”四人面面相觑,下一刻,有战士入内报告。“团长,有投降派,说要见你。”

刘团长自是大喜过望,连忙出了临时指挥室,便看到战士和山贼对峙的中间空地,有一人高举白旗。

“你是?”刘团长上前一步,左右警卫员目光如炬,随时提防敌人使诈。

“黑龙寨五当家,带一百兄弟,愿意降于贵团,只求能不计较我和这一百兄弟的罪过。”五当家高声道。

“五当家果然识时务,我这里做个保证,只要你能投诚,带来的兄弟,通通既往不咎。”

刘团长暗道还有这种好事,当即答应下来,如果能够不费一兵一卒取下黑龙寨,不失为一件美事。

赵少校闻言,攥紧拳头,不过他也清楚,损伤已经不小,能够止损再好不过,只是有些不甘心罢了。

五当家也是喜形于色。“好说,刘团长,我愿带兄弟为先锋,还请速速上山,熊应天要杀人灭……”

李观云眉头一挑,只见一发子弹,从碉堡中射来,正中五当家后脑勺,当即开瓢,软倒在地,死的不能再死。

“弟兄们,大当家早已吩咐过,不要相信五当家这种投降派,想想你们干的事,能够不计较吗?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碉堡内传来大喝,枪声又起,跟着五当家投降的山贼,没了领头人,六神无主,被动开枪。

一时间枪声四起,刘团长和赵少校,被战士挡在身后,一朵朵血花从胸膛上爆开,瞬间便损失了十余人。

饶是刘团长涵养过人,也不禁爆了一句粗口。“操!”

赵少校面上亦是阴晴不定,他们目前的弹药,最多轰掉两个碉堡,剩下一个,不得不强攻。

本来还可以步步为营,但五当家方才的话,让赵少校心中大震,杀人灭口!一咬牙。“命令榴弹准备!”

话音刚落,忽闻一声叹息,众人只见李观云越众而出,面上若喜若忧。

刘团长当即高喝。“真人,不可冲动!”这是他们对付磁王的杀手锏,不能在山脚下出事。

“无碍,我来劝一劝他们。”

刘团长莫名其妙,枪子见红,还能和你讲道理不成,这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山贼,不是什么乖宝宝。

陈步凡目光闪烁,他的控冰之术,倒是能够挡子弹,但是一多起来,也力有未逮。

现在李观云离开不是太远,他快步接近,未尝不能掩护一番,如此自身无忧,还能大刷真人好感度,两全其美。

这时余光一扫,发觉旁边的夏南海浑然不急,反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李观云。

“海哥?”

夏南海笑了笑,“睁大眼睛,看前辈手段。”

面前三座碉堡,犹如三个鼓起的坟包,李观云长身而立,目光温润如鹿。

三个碉堡虽然是三个不同的方位,但那小小窗口中控制机枪的山贼,俱都感受到目光注视。

那是一种透彻心灵的目光,让他们全部的注意力,不由自主的,放在哪个空地上的男人身上,移不开分毫。

“世界如此美妙,何必打打杀杀?听我一言,放下枪来。”

一众战士一头雾水,不知说什么好。

如果两句话就能解决,他们还拿枪干什么?正因为彼此是生死仇敌,才要用枪子决出谁能活下来。

然而很快,他们脸上的表情,便被惊讶所取代,山脚下响起此起彼伏的沉闷之声,那是枪械落地的声音。

那真人身上,一股股祥和喜悦缭绕不休,让他们心中莫名的快活,让那些山贼,不知身在何方。

那碉堡中的机枪手,甚至忘却了扳机为何物,只觉大欢喜在心田横冲直撞,不由癫狂起舞。

空地上,一颗颗嫩芽破开土壤,随着微风摇晃,追寻着空气中的喜悦。

短短片刻,百余山贼,群魔乱舞。

在场的所有战士,无不震撼莫名,心中直觉,这白虎真人的手段,好不诡异!

陈步凡讷讷难言。“海哥,这,你早就知道?”

夏南海目露感慨。“当年真人救我,也是这一招,王劳归不知如何,也和这山贼无二。”

武器终须人来用,人心即乱,天地无用。

李观云不曾回头,仰头一望,山高六百丈,踏前一步。微声一语:“随我来。”

夏南海陈步凡对视一眼,紧跟而上,刘团长正要跟上,赵少校摇摇头。

“老刘,你收拾残兵,保护好真人的夫人和白虎,我和真人上去。”

刘团长点点头。“万事小心。”

四人逆行而上,李观云远远在前,夏南海和陈步凡带着赵少校勉强跟随,入这黑龙山,一如无人之境。

沿途但凡遇上山贼,那真人脚步微顿,莞尔一笑,山贼无不手舞足蹈,飘飘然不知所谓。

夏南海在背后,见此一幕幕,叹息不尽。“我若有前辈半分本事,也不至于是个南海大师。”

陈步凡如处梦中,不禁问道:“海哥,你觉得真人的实力,能在当今异人界排名第几?”

“这我哪里清楚?”夏南海摇摇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