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熊应天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010字
  • 2021-04-28 10:39:21

枪炮之流,也正是金铁所制造,吴振金对这些,有天生的掌控力,凭此一手列入三王之中。

“这白虎真人折损我黑龙寨六、七当家,等会吴老弟,务必取下此人头颅,为我六弟七弟报仇。”

熊应天一拍桌面,恶狠狠的说道。

“我尽力而为。”吴振金眉目不曾舒展,纵然他是磁王,但昨夜御敌,消耗不少,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

桌间复又沉默,除却熊应天的四位当家,目光偶尔交汇,都有不愿意为敌的意思。

毕竟天下已定,最慌张的,莫过于他们这些山贼,黑龙寨八百余人,即便凭磁王有一战之力,但也不过是一时而已,长久以往,哪里能抗衡一个国家,不如趁现在手握俘虏,做一个交换。

熊应天目光不动,却注意到这四位兄弟的表情,心中也只能感叹人心浮动,但他却没有动摇过。

这时,吴振金开口。“熊大哥,依我意见,不如开了寨门,接受招安,不失为一条道路。”

战还未战,黑龙寨的底牌都开口劝降,一时间,四位当家口灿莲花,纷纷游说于熊应天左右。

“住口!吴老弟,我希望你不要忘了当年救命之恩,若是不愿意相助,我熊某人不敢强求磁王。”熊应天大喝。

四位当家,也没想到熊应天如此坚决,他们倒也讲义气,至少在表面上,没有吱声,个个沉默不语。

“熊大哥,你怎么就看不清楚形势呢?唉,当年若非你搭手,我已入了虎狼肚中,我会帮你到这一次。”

吴振金摇头不已,十年前他初出茅庐,惹强敌,重伤败逃,万幸遇上熊应天,救了一命,他这次相助也是报恩。

“好,我知道吴老弟你重情重义,这次帮完熊大哥,你我一清二楚,若能再见,也不必以兄弟相称。”

熊应天斩钉截铁,吴振金默然片刻,倒也没有打肿脸充胖子,说什么一句大哥,一生大哥之类的废话。

他乃是三王之一,在西南三省名气颇大,若非救命之恩,压根不可能淌这浑水。

不由望向熊应天,看到这熊大哥目中阴狠如故,心下不禁一跳,他纵然是强大异人,体内的炁极为浑厚,又有天生异能,随手就能灭杀百十个熊应天,再加上三十余年的阅历,却仍是看不透凡人之心。

遥想当年,他落入熊应天之手,只觉得会比落入虎狼肚腹还要可怕,没想到却得到周全的照顾。

离去之时,熊应天还送了八十里路,拉着他的手亲切的称呼吴老弟,当时的吴振金,可谓感激涕零。

这么多年过去,他却有了不同的体会,因为了解他知恩图报,且活着的他更有作用,所以熊应天才对他这么好?

吴振金面色一正。“熊大哥,我不干预你的决定,需要我出战,在所不辞,但老弟有一句劝,俘虏的战士千万不能动,说不定能保几位当家一命,还有,后山的那些孩子,熊大哥,我想请问……”

“放心,吴老弟,战士我不会动,后山那都是父母双亡的孩子,我是给他们找一个好人家,当然顺便卖点钱,兄弟们要吃饭的嘛!这是做好事,吴老弟,你就别担心了。”熊应天笑容满面,连连摆手。

“那就好,没事的话,我就先告退了。”吴振金拱拱手。

吴振金离开,片刻,三当家嘲笑。“这位磁王,还真是天真。”

众人都露出笑意,然而味道却不尽相同,不知是嘲讽磁王,还是在嘲讽自己。

熊应天倒了一杯浊酒,一饮而下。“我这吴老弟,虽然是磁王,性子却不够刚强,我有恩与他,他天生低我一头,随便说个借口,他也就接受了,他要的不是真不真,而是一个借口,一个心安理得。”

三当家笑道:“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做了山贼还要装好人。”

“大哥,三哥,真不考虑一下接受招安,我们有两百多个战士的性命,还有后山的孩子,和谈概率很大。”

五当家犹豫片刻,终是说了出来,尤其是后山的几十个孩子,干系不小。

熊应天豁然站起,一脚踩在木桌上,俯视四个兄弟,面上讥讽不已。“招安,我们是磁王吗?”

没人说话,确实,他们不是吴振金,以吴振金的本事,即便山寨破了,也有能力逃走。

再说了,这种强大的异人,到哪里都是香饽饽,只要愿意出力,当今异人界,总有能接纳吴振金的势力。

熊应天笑了。“我们是山贼,我们哪个人身上,不是背负了一身血债,还想着招安?”

“还有谁想着脱身?当初敢说同年同月同日死,现在怕不怕?”熊应天又大喝一声。

这话一出,投降意愿最强烈的五当家也默然了,“我们听大哥的。”

熊应天狠厉一笑。“好,各位兄弟,那些战士,全部给我剁了,孩子全给我埋了,现在就下去办。”

“大哥,这,这!”四人无不露出惊色,没想到熊应天心狠至此,他们虽然手上沾血,但也没有杀过这么多人。

“怎么,谁有意见?”熊应天面容狞恶,虎目环顾,四人噤若寒蝉,各自下去办事。

不一会儿,熊应天冷冷一笑,提着一坛子酒,走出聚义厅,昏黄的阳光照面,夕阳鲜艳,残阳似血。

他拍开封盖,给自己灌了一口酒,望着能够直视的斜阳,心中思绪涌动。

怎么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熊应天这样想着。

最开始,只是想让父亲和弟弟吃一口饱饭,然后杀了第一个人,搜来了两块银元。

吃饱的那一夜,他还生怕被人抓去砍了,但想象中的噩梦却没有降临,于是,再杀,更纠结了一批弟兄。

随着杀人愈多,劫财劫色,他也渐渐沉迷,知道自己回不去了,所幸放开手脚,要轰轰烈烈痛快一场。

现在痛快,貌似到头了。

‘招安,我还能像个平民百姓一样生活吗?’熊应天自嘲一笑。

“大当家,攻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