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七情经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150字
  • 2021-04-23 09:32:05

得到原欲法,李观云自然是喜出望外,有一种梦想成真的感觉。

前世纷纷红尘,即便他有出世之心,也不过是个一知半解的程度,距离自己心中所想,十分的遥远。

他也曾有过怀疑,成仙不可考,得道真的存在吗?

李耳释迦,上下数千年,也才两人而已。

关键是,这两位圣人,又是否真的得道呢?没有人能够证明啊。

种种迷思,萦绕心湖,黄粱如梦。

但现在,这一卷原欲法,直通大道,让他疑窦尽去,心湖盈满大欢喜。

便不顾身在何方,地球如何?此地又如何?

没有回乡的念头,更无故乡的概念。

他本赤条条临世,无亲无故,无牵无挂。

此身所在,既是家乡。

目光所及,两本经书,一截剑柄,也随他而来,李观云扫了一眼,不见动作,参悟妙法。

半日后,饥肠辘辘,他却观想,腹中饱满。

一日后,嘴唇干裂,他却观想,满口生津。

三日后,形如枯槁。

七日后,气若游丝。

九日后,他已奄奄一息,最后一缕气机消逝之时,黑发脱落,皮膜尽去。

四肢百骸,涌出大股黑泥,若江河奔涌,熏人欲欧,触及体外衣裳,织物顿时溶解。

黑泥逐渐变硬,生成一茧,将他包裹其中。

七七四十九日,黑茧裂开一条缝隙,李观云跃然而出。

其人赤身裸体,面容清秀,身材颀长,乌发如墨染,华光流转其上,肌肤幼嫩如稚子,吹弹可破。

泥垢之上,李观云拾起剑柄,剑身早已化为飞灰,独留一柄。

目光望去,微有怀念,慨然曰:“我少年之时,有仗剑之心,细细想来。”

记忆前所未有的明朗,连刚离开母体子宫之时的一幕幕,都在脑海中活跃,用剑的理由,更一念即达。

原来是一部热播的电视剧《仙剑奇侠传》,令他对里头的剑侠向往不已,遂生出练剑之心。

“大道在前,此剑微末小术,徒增歧路,弃之成美。”

李观云随手一掷,剑柄飞到半空,化为灰灰。

舍剑之后,父母的脸庞,竟在眼前闪过,挥之不去,他眉目轻蹙,嘴角微有苦涩。

“即已弃之,何必念之?”

喟然一叹,那一男一女的脸,便如云烟般散去,并不存于心间。

他和他们,不过陌路人。

复坐于黑泥,李观云以手支颐,望着二经。

直到现在,他仅仅是身体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个世界的异人,基本练炁,但他体内,没有任何炁的存在。

换而言之,他除了外在的变化,并无丝毫超凡力量,他现在的程度,充其量是个身体非常好的普通人。

唯有原欲法刻进脑海,指出一条通天大道。

此法,没有一点关于力量的运用,也没有一点告诉他怎么获得力量。

若只是这样,多半会被人戏称为鸡肋。

然而,李观云,以凡人之身,能望见仙门,独此一份。

所谓力量,何足道哉?

恰如前世,爱因斯坦创立相对论,仅仅是个理论。

没有相对论,哪来原子弹?

原欲法冠绝九法,讲的是纯粹的大道,没有双全手的奇妙,没有炁体源流的玄奥。

只因,九法或术大于道,或术道均分,或道大于术,无论如何,总有术的痕迹,抹灭不去。

十法唯道!

两手触两经,佛道二家,流传千年,经文典籍如渊如海,其中纲要精华,在此二经中。

两家皆有超脱之法,最终的求索,却南辕北辙。

李观云手碰经书,恍恍惚惚,心中回响洪钟大吕之声。

己身即众生。

众生为己身。

片刻。

两经化为齑粉,李观云面容安详,端坐于黑泥之上。

术中生道,难如登天。

道中生术,易如反掌。

修行不知年月,若是有可能,李观云不愿修术。

术,小道尔。

有那功夫,还不如参悟大道,方才,他便弃了剑中小术,多年付出,付诸东流,心中毫无惋惜。

然人世多龃龉,无术在身,人之鱼肉。

性命尚且不保,大道从何谈起。

故以,参术,无奈之举。

原欲法衍化诸术,却没有一样让他满意,又是七七四十九日,一术跃然于心湖。

李观云欣然习之。

修习越深,心下微惊。

他以凡人之身,得原欲之法,竟不知不觉中,生出唯我之念,自视甚高,竟不屑练术。

此刻修此术,方知术之精妙。

术乃道之延伸,诚然不可重视,却也不可小视。

而原欲中道,玄之又玄,举步维艰,术法相证,能事半功倍。

春去夏来,术法渐深。

祥和喜悦,如同喷泉,自心底一股股冒出,他面上,变得春风般怡人。

深谷中的草木,也受到影响,竭力舒展嫩绿的枝条,伸向高远的天空,纳取阳光雨露。

即便是常年在阴暗处,难受光照,只会越来越矮,直至归于大地的草木,也被那喜悦所感染,冲破阴霾。

一颗颗大树,在他周围肆意生长,一天一个模样,没多久,绿叶婆娑,为他遮住阳光。

李观云浑然忘我,研习此术。

术名《七情经》,生自《原欲法》,炼心不练身。

岁月如歌吹,弹指一年去,深谷化林海。

……

这一天,螺旋桨声打破山谷寂静,半空中的直升机甫一出现,一道寒光正中机腹,拖着黑火,流星陨落。

残骸落在李观云身后二十米处,火焰燃烧,热浪阵阵。

他适才睁眼,七情经喜之一脉,已尽得真意,仍有六脉未能贯通。

此经脱胎于原欲法,虽然是术,却也是道的伸展,若能融会贯通,修至大成,原欲法当能更上一层楼。

一年来,他渐感原欲法难悟,幸天无绝人之路,可以术触道。

火焰渐弱,残骸一阵响动,一人十七八岁,头将钻出。

看了眼残骸,同行的几人或呈烂泥、或化焦炭,他却只是擦伤,真乃福缘深厚。

跳将出来,心中暗惊,据情报所说,这八奇技发源地,乃谷中深处,应是光秃秃了无生机。

可此时此刻,为何成了一片林海。

低头一望,惊上加惊,直升机油液漏泄,又有火星,本该引起一片山火。

但他眼中所见,燃料充足,火焰却不显升腾,反而越来越小,被某种神秘力量所压制。

刹那功夫,火焰已灭,男子见得那盘坐之人背影,手足皆汗。

小心翼翼上前,恭恭敬敬一礼。“敢问,是哪位前辈?”

“汝是何人?”

连道:“我叫夏南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