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平易近人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113字
  • 2021-04-26 10:52:52

跟随而来的四五个战士,也都大惊失色,有人下意识保护孙连长,步枪上膛,直指小白。

小白瞥了眼黑洞洞的枪口,虎脸上分明有着不屑,枪吗,它又不是没见过。

别说四五条,就是再多十倍,也对它构不成威胁。

“住……住手,不要……开枪。”孙连长哆嗦着嘴唇,用最后的理智,让手下不要轻举妄动。

众人面面相觑,正要放下枪来,小白虎头调转,不再看着孙连长,反而望着那几个战士,顿时如坠冰窟,有个意志相对来说,不够坚定的战士,当场昏厥过去,其余人等,也是面色煞白,体会到孙连长所体会的恐怖。

小白之虎威,没几个凡人能承受得住,已有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威力。

“好了,小白,别闹了。”

小白鼻孔中冒出粗气,如人一般冷哼,缓缓踱步到李观云身侧,顺服的低下头颅。

敲了敲虎头,小白委屈的喵呜一声,又紧贴着他盘坐下来,血色虎瞳,还有意无意打量着孙斌等人。

“呃,冒犯白虎真人,还请真人谅解。”孙斌如果还看不出来,那应该是个傻子,他忙不迭表示歉意。

而且不仅是白虎之威,那院外之人,双目睁开,宁静而致远,如若细看,亦能观出,发生华光,肤如白玉。

孙斌不禁暗骂自己,也没听说白虎真人有随身童子,那白虎就在旁边,这人不是白虎真人还能是谁?

“你是白虎真人,我兄弟他。”有战士连忙过来,指着昏迷过去的人。

“无妨。”

李观云微微一笑,那人只觉一道犹如实质的春风拂面,心中不由欣悦,对于兄弟的担心也少了许多。

春风吹拂昏迷战士的体表,那人悠悠醒转,旁人打趣说他昏倒,还被吓尿,战士面上臊红,又去摸自己裤裆。

“这孽畜喜人前逞威,改日定教训教训它。”

“哪里,是我们冒犯在先,还请真人千万不要惩戒白虎。”孙斌连连拱手。

几个战士这时也走近,对于传川蜀之地名气不小的白虎真人,纷纷有所不同的看法。

“你就是白虎真人吗?怎么看起来比我还小。”那吓晕过去的战士,脸上还有点婴儿肥,直言问道。

“我是不是要白发苍苍,仙风道骨,才符合你们对于白虎真人的看法?”

“那倒不是?”战士也不由笑了。

“真人,我能摸摸你的白虎吗?”又有战士忍不住问道。

众人方才虽然被小白所震慑,吃了不小的一惊,但心中毫无责怪怨愤,反而觉得理该如此。

毕竟这是白虎真人的虎,还是白虎,寻常老虎已经是凶猛无匹,乃是力量与勇猛的代名词。

这头白虎远非寻常老虎,如此表现,才是正常,它如果表现的像只猫一样,众人才会觉得愤怒不解呢!

“那就要看小白乐意不乐意了。”

那提问的战士,壮着胆子接近小白,虎瞳陡然亮起,浑然不似方才被李观云敲脑袋的乖顺小猫咪,而是凛然不可侵犯的神虎、猛虎,那战士收回了手。“还是算了,老虎屁股摸不得嘛!”

众人哈哈大笑,气氛十分融洽,即有对于白虎的赞叹,也有对白虎真人平易近人的感慨。

孙斌望着含笑的李观云,也不禁心生折服,这么好说话的异人,实在是太少太少,不愧是白虎真人。

现在这四五十年代,异人因为拥有力量,基本都瞧不上凡人,哪怕凡人发明了枪炮,但异人仍是自觉高人一等。

“真人,我是来请真人出山相助。”孙斌笑了片刻,开门见山说出自己此行的目的。

“我以知之。”

“李观云,你要去哪里?”屋中忽然传来女子清脆的声音,众人不由一惊,往内望去,眼前微亮。

女孩虽然身穿农家朴素衣服,但天生丽质不能掩之,最是那纯澈的气质,令人自惭形秽。

孙斌心中暗思,难怪白虎真人没有请他们进屋子,原来是金屋藏娇,没想到啊,你是这样的白虎真人!

又细思,这白虎真人初见,印象虽然良好,但是怎么说,还是太过年轻了些,而且人畜无害,一点煞气都无。

名号又是白虎在前,真人在后,已经可以说明一些东西,且方才短短接触,他确实是见到了白虎的非凡之处。

不过也没有太大关系,只说这一头老虎,这一身虎威,拉出去吼两声,就能震慑大片山贼,不亚于一个步兵连。

……

熊家村内,刘团长翘首以盼,半夜时分,终于迎来一人,二十出头,神情颇冷,行走之间,有寒风吹彻。

“冰绝公子,请。”刘团长面带笑容,将人带入屋内,因为有事相求,倒也十分客气。

来人冰绝公子陈步凡,川蜀一地的后起之秀,乃没落名门之后,天生异人,年纪轻轻,一手控冰术十分有造诣。

不过这还不是最重要的,传闻冰绝公子,和一位大师是好友,这就让他的身份,更拔高了几分。

那位大师,也是最近这几年成名,不到三十岁,名气却直逼西南三王,俨然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日新星。

“小小一个黑龙寨,还要请什么异人,刘团长一个团在手,直接压过去,什么异人挡得住?”

陈步凡说话很不客气,言语中不无揶揄,言外之意,即便凡人有了枪械,还不是得请异人出手?

刘团长稍有些尴尬,但也不怎么恼怒,知道陈步凡是在自抬身价。“我团虽有覆灭黑龙寨的能力,但山上的异人,却也需要不小的代价,劳烦冰绝公子,牵制住那位异人,好为我团止损。”

陈步凡冷硬化开几分。“放心,我说了要帮忙,那自然是要帮的,也希望刘团长,以后多多照顾。”

刘团长驻扎在川蜀之地,虽然算不上核心层,但也是个中高层,陈步凡犯不着得罪刘团长,恰恰相反,此次主动来帮,还是有借刘团长这个跳板,在高层面前混个眼熟的意思。

之所以说前面的揶揄之语,完全是异人高高在上的习性作祟。

“客气了。”刘团长拱拱手,给足了面子,他也自然知道,虽然没有具体的条件,但一个人情少不了。

“爱帮不帮,你以为我们是在求你吗?”赵少校看着陈步凡的做派,按捺不住心中的火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