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虎威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056字
  • 2021-04-25 01:00:08

念头刚一生出,李观云本不觉有异,但很快,他就发现不同之处。

纵然这喜悦十分轻微,但毫无疑问,他由于回复了冯宝宝的问题,并且解决了后续利用她修炼的愧疚。

甚至有他不愿意承认的一点,因为察觉到冯宝宝面上的欢喜,他也受到几分感染,心中生悦。

这对常人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笑容可以唤起笑容,喜悦可以感染喜悦。

可他不一样,他是求道之人,便是有七情六欲,也该寄托在‘道’之一字,不能因为俗世种种而动情。

他有游历红尘之念,那也只是给自己增加感悟,最终目的还是在于大道,在于修行。

‘是心境出现问了吗?还是说,这本是修炼七情经的必经之路。’李观云皱眉沉思。

欲要七脉贯通,必先得七情之极,而后参透、悟透,知七情六欲为何物,却不受七情六欲之影响。

“你怎么了?”冯宝宝皱着的眉头已经舒展,她总是能够轻易从问题中脱身,避免钻了牛角尖,徒然自困囚笼。

“也许,我也要和你一样,试着先做一个凡人。”

李观云不由笑了,他说冯宝宝是个没有过程的人,但是他自己,好像也有些问题。

自小淡泊的他,和人世有一道无形的鸿沟,虽然避免他沉沦红尘,却也让他体悟不是太深。

如今大道门开,七情经又是以七情六欲为根基,纵然最后只为超脱,仍是需要修炼者先投身其中。

七情之喜,如人饮水,七情之怒,有所瓶颈,如今的七情之忧,不可避免的,也出现桎梏。

出世、入世、再出世,三者结合,才能组成一个完整的过程。

他早有准备入世,但心态并没有转变过来,现在弄巧成拙,算是有所收获。

一念及此,求道之念不再时刻镇压心境,而是光华内敛,化为他的根本,那不论千难万险,终究要去到的远方。

那颗人心之中,流淌出七情六欲,虽然比常人来说,淡了许多,却也有些人味。

李观云再观世界,顿觉草木绿意盎然,小白神骏非常,而身旁的冯宝宝,也赏心悦目了些。

“李观云,你好厉害。”冯宝宝吃了一惊的样子,上下打量起他。

李观云微微而笑。“我哪里厉害了?”

冯宝宝挠挠头。“不知道,我说不上来,但总感觉,你变得比上一刻厉害多了。”

……

翌日下午,有人来访,连长孙斌,接到刘团长的命令,带着三五个部下,马不停蹄赶往白虎真人暂留的小山。

“连长,就是这里了,这种小山到处可见,白虎真人不会已经离开了吧?”战士马波心下狐疑。

“扑了个空也没关系,反正刘团长已有对策。”孙斌笑了笑,一行五六人便开始登山。

一入林中,一股阴凉气息凝而不散,林木有萎顿之貌,众人面色不由微变,果然有古怪。

“难道是很久没下雨?怎么这一山草木,都没精打采的样子。”马波话一出口,众人四顾,所见相同。

孙斌脸上微沉,不仅发现林木不对劲,他们也跟着不正常起来,在这林子里没走两步,气力消耗极快。

“连长,歇歇脚,我不怎么走得动路了。”马波一骨碌坐下,发觉手脚无力,更可怕是心中郁气森森。

孙斌勉强站定,抗衡心中的忧郁倦怠之感,“听说白虎真人出现数年,川蜀之地毛贼慑其威名,数量大大减少,百姓交口相传,称他惩恶扬善,造福一方,肯定有所本事,大家打起精神来,不要延误团长交待的事。”

几个战士闻言精神一振,他们是军人,还是打过仗的军人,心智较于常人颇为坚韧,顿时个个站定。

众人再度出发,孙连长道:“待会如果见得真人,大家说话注意一些,即便不是请他相助,单纯来拜会真人,也得恭敬一些。”

“放心吧连长,真人为川蜀之地做的事,大伙都清楚,也挺佩服的,哪里可能冒犯他呢?”马波笑着道。

众人俱都点头,他们基本都是土生土长的川蜀人,白虎真人在他们家乡上除恶,自然收获了他们的敬意。

于是边聊边走,不觉间,萦绕在林中的郁气消失,草木抬头,众人心情爽朗,甚至觉得自己的气力,变大了些。

不多时,孙斌抬头一望,已然接近山顶,他们状态也不错,没有刚开始进林的疲乏,反而神清气爽。

几人既然是军人,身体素质大体不错,不过爬一座小山,也难免气喘见汗。

但现在几人脸不红心不跳,更没有汗水冒出,简直如履平地。

孙斌道:“果然爬山这种事,最开始比较艰难,等到适应过后,也就没什么大不了了。”

众人纷纷点头,很快来到山顶,看到一座小小木屋,篱笆围成的院子前,蜷缩着一头白皮黑纹的大虎。

“这就是白虎真人的老虎吧,也太大了点。”众人无不咋舌,三丈之虎,世所罕见,人站于前,相形见微。

而且小白还在打盹,没有立起来,看上去安安静静的,没什么杀伤力,即便如此,也足够几人惊讶。

“这位小兄弟,还请告知一声白虎真人,就说孙斌前来拜见。”孙斌整理衣裳,轻手轻脚靠近。

院外有一人盘坐在地,面容清秀,人畜无害,双目闭合,气息恬淡,让孙斌心生好感,也对白虎真人高看一眼。

连童子都有这份淡泊,处变不惊,这白虎真人,多半是一位得道高人。

“喵呜!”孙斌话音未落,那酣睡的巨虎陡然睁眼,斗大血瞳,射出两道寒光,逼人的虎威,尽压在孙斌身上。

孙斌面色狂变,只觉自己如同怒海中的一叶孤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落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他手足冷汗大冒,爬山未曾出现汗渍的脸上,亦是汗如雨下,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若非经历过战场,受到过磨炼,又有军人的骄傲,不容许他太露怯,此刻孙斌怕已是生生吓晕过去。

这虎,全然不是人间之虎,此乃灵兽,如同人中异人,不可以常理度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