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一家人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231字
  • 2021-04-24 18:00:37

月色之下,小山山顶晚风阵阵,带来沁人心脾的凉爽,冯宝宝望着他的侧脸,只觉那弧线恰到好处。

黑发华光自生,又有月光垂落,两者交相辉映,一时分不清是华光还是月光,也许,是融合了。

他的容颜,并不算多么英俊,也谈不上多么俊美,偏偏让人如沐春风,从心眼里感到舒服。

冯宝宝心中流淌着淡淡的情感,每一次修炼,她的心湖,都会被情绪所灌满。

纵然消失的很快,甚至有未知的格式化程序消除异常,但每一次,都会留下一点微末,一点一滴的累积起来。

这种累积,很难察觉,连李观云都被骗过,对冯宝宝的影响,也非常微末,她自己都没有感觉。

但不论是大是小,总是有所影响,也许就这样修炼下去,不必等到七脉贯通,冯宝宝就会理解人类的感情。

不过那些,都是以后,可能是十年、二十年,乃至更久。现在的她,执着发问。‘是不是一家人?’

李观云微感无奈,他侧头,冯宝宝的脸,在月色下,透出一种莹润的光彩,如同白玉。

所谓美人如玉,说得应该就是冯宝宝,高挑的身形,绝美的面容,前世地球上没有任何一个明星能够媲美。

但关键是,李观云并没有那种心思,他是求道之人,再漂亮的女子,和他又有何关系?

况且冯宝宝问题可不小,他猜测她是一个没有过程的人,现在的状态,和刚出生的婴儿差不了多少。

说好听一点,叫做赤子,说难听点,就是个小智障……

她连男女之事都不懂,竟然敢在他面前洗澡,怎么可能下的了手?那样做的话,缺德的好吧?

随着李观云偏头,冯宝宝一如既往的平静,面上没有情绪的起伏,望着他的双眼。

四目相对,两人又是坐在一处,咫尺之间,气息相闻,但没有半点旖旎的气氛。

冯宝宝的气息淡而无味,如同玉雕的美人,李观云的气息同样平淡,那是求道者的气息。

片刻,冯宝宝张张嘴。“我们是不是……”

望着那双清澈空灵的眼眸,没有任何的杂念存在,只是单纯的问他,一个问题的答案。

李观云不由一叹,他又如何不知道呢?

冯宝宝只是希望得到一个答案,对于这个问题蕴含的意义,她是一点不懂的。

她并不是喜欢他,更没爱上他,连洗澡都不避讳的人,对复杂千万倍的情情爱爱,是不可能有所理解的。

所以冯宝宝,只是想听他说,‘是’或者‘不是’。

无关乎男女,无关乎情爱。

然而纵然知道冯宝宝的问题不在于男女,李观云也不愿意回答,他有自己的考虑。

不论说是还是不是,都会让他背上一个包袱,这个包袱,不轻。

冯宝宝不懂一家人的概念,他李观云不懂吗?回答是了,那从此就多了个家人:冯宝宝。

不必说什么骗骗冯宝宝,女孩确实很好骗,但自己不能骗自己,尤其是对求道之人来说,心诚二字极为重要。

但回答不是,李观云又有所迟疑,他应该还会利用冯宝宝进行修炼,这个时间恐怕不会短。

所以两人,还会相处较长的光阴,冯宝宝会一直默默为他奉献,尽管她不知道。

但李观云是明白的,可以说他矫情了,他不忍心,回绝这个智障女孩。

李观云喜怒贯通的心中,不禁无奈。“你如果不是傻傻呆呆的,我们或许可以结成道侣,共同追寻大道。”

他是心中对男女之情看得很淡,不过修行路上,有人互相帮扶,确实不是一件坏事。

况且,如果真的是一心求索大道,迟早会友好分开,并且祝愿对方。

李观云,也可以趁此磨炼自己的道心,当然,最重要的是解决当下冯宝宝锲而不舍的追问。

可惜啊,李观云一番苦心,甚至做出了退让,但对冯宝宝来说,不亚于对牛弹琴。

冯宝宝眨眨眼,还不知道,李观云已经做出退让,这个退让她显然不懂。“那我们到底是不是一家人?”

“唉!”不出所料,冯宝宝还是在追问,李观云只得叹息,说了一句话,“拜我为师。”

“拜你为师就是一家人了吗?”冯宝宝眼前一亮。

“对。”

“我该怎么做?”冯宝宝询问。

“沐浴更衣,焚香端茶,三拜九叩,唤我师尊。”

收徒这个想法,在李观云还没穿越之前,就有过考虑,不过比较长远。

开宗立派四字,是他以他人之心证己心,他人之道证己道的一个步骤之一。

喜怒二脉贯通,他得了两脉真蕴,但所得的喜之极、怒之极,大欢喜、大愤怒,都是建立在求道二字之上。

穿越来此,大道门开,梦想成真,为大欢喜;观想勤修一生,竟不入大道之门,得大愤怒。

然而世间芸芸众生,每个人对于欢喜与愤怒的定义不一而足。

他知道,自己会有去红尘历练的一天,看看这人间的酸甜苦辣,只是现在不是时候。

开宗立派,可以为游历红尘做一个准备,也能让他传下七情经各脉,观察凡人的七情六欲。

喜怒忧思悲恐惊,七情经的修炼,即便有了冯宝宝这个‘工具人’,仍是需要沉淀,需要感悟。

李观云更有种玄妙的感应,这不仅是为七情经,更是为之后攀登大道,生出更近大道的术打好基础。

“我已经洗过澡了。”冯宝宝说完之后,当即用尖石头挖出一个木勺,舀了一勺还有余温的洗澡水。

“茶就是水,请你喝水。”不由分说,把木勺塞进他手里,然后砰砰砰,一个眨眼,不知道磕了多少响头。

李观云瞧了眼略灰的水,趁着冯宝宝磕头的功夫,不着痕迹的往旁边一倒。

“够了。”

冯宝宝磕完头,“师尊叫起来好拗口,我能不能还是叫你李观云。”

“随你。”

冯宝宝从草地上站起,月华如洗,映出白皙脸庞上荡漾的喜悦,又很快隐没。

她倏地闭上双眼,似乎在体会一家人三个字的含义,然而心中并无触动。

奇怪啊,赵姨不是说,一家人是最幸福,最快乐的事情吗?

冯宝宝眉目轻蹙,“小白,我们是一家人了。”

小白睁开一条眼缝,喵呜一声,扫了眼篱笆院子里的狗窝,扭过头不理会冯宝宝。

李观云惊异于冯宝宝面上一瞬即逝的欢喜,他也像是受到感染,心中有些难明的欣悦。

不同于梦想成真的大欢喜,这种喜悦很淡,很轻,却也有可取之处,无疑是七情之喜,只是产生的缘由不同。

嗯,用自己徒弟修行,那就谈不上利用,都是一家人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