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冯宝藏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285字
  • 2021-04-22 23:23:28

小山的树木遭殃了,小白像是故意气她似的,忙照样帮,但冯宝宝一旦建好屋子,立马就给她吹倒。

冯宝宝也不生气,随着一座座奇形怪状的木屋毁掉,她的土木技术,那是极速提高。

天快黑时,一人一兽,已经把小山上大半大树霍霍光了,只剩下山脚还有些适合建造的材料。

“这里有人。”冯宝宝和小白来到山脚,第一眼,就看到横七竖八躺在草木中的六当家等人。

“都死了。”走近一看,无不是面容沉郁,呼吸全无。

小白点点头,凑近过来,硕大脑袋晃动,虎睛望着几人的尸首,眼里有些莫名的光芒。

冯宝宝眨眨眼,直勾勾盯着小白。“你想吃吗?”

小白好像被吓了一跳,摇摇头,冯宝宝哦了一声,届时左近草木窸窸窣窣一阵响动,小白脸虎口一张。

风息汇聚如刀,削飞灌木,云从龙,风从虎,身为虎中真灵的白虎,对于风息的驾驭,可谓生来即有。

灌木矮了大半,显出七八个山贼来,见得小白,俱都大叫一声,疯狂逃窜。

冯宝宝莫名其妙,小白也没有追杀的意思,那些人边逃边叫。“六当家,不要怪我们不能给你收尸。”

小白背上树干,两者正要回返,冯宝宝却听到山脚下溪流潺潺的声音,低头一望自己灰扑扑的双手。

夜晚,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李观云偶有所得,睁开双眼,小白躺在他身边,好像出神。

“小白。”

小白亲昵的蹭了蹭他,李观云不以为意,投目冯宝宝,登时吃了一惊。

山顶偏下的一块空地,平地起了一座木屋,第一眼看去,十分简陋,但细细观去,还挺符合土木力学的设计。

木屋周围围了一圈篱笆,也不知道能不能起到防贼的作用,反正是有模有样的。

冯宝宝蹲在篱笆围成的院子里,身后两个水桶,身边放了一堆木块和石头,木块有长有短,石头有尖有钝。

她拿着尖石敲敲打打,在那一双灰扑扑的手下,一套桌椅神速完成,竟然是榫卯结构,有一种大巧不工的美感。

又捣鼓两下,造出一个大桶,看上去应该是浴桶,她想了片刻,用一块尖木和木块,开始钻木取火。

双手舞残影,没多久火星冒出,她眼里好像也很欢喜,开始用石头凿大石,凿出一口石锅来。

又从水桶抓出两条鱼,利落的处理内脏,开始烤鱼,同时石块堆了个石灶,架上石锅烧水。

李观云倒吸一口凉气,这是生存技能点满呢?还是说再现人类文明的历史进程?

按照这个发展,估计很快就要来到青铜器时代。

烤好鱼,冯宝宝朝他招了招手。“吃鱼。”

李观云信步走近,自辟谷之后,以天地灵气为食,数年未进水米,眼前这条,卖相倒也不错,浅尝一口。

鱼肉火候恰当,软嫩不失弹牙,没有任何调味,只有原汁原味,好吃与否在于个人,李观云不觉难吃。

水还没开,冯宝宝三两口吃掉鱼肉,不显得狼吞虎咽,自然而然。

一回头,又不知捣鼓什么东西去了,半盏茶功夫,一座缩小木屋,从她手上落地,放在院子里。

李观云看了两眼,心下古怪,这是,狗窝?

“喵呜……”院子外面的小白目露凶光,在冯宝宝的木屋落地之时,虎口一张,风息迅疾,将木屋劈成零碎。

冯宝宝也不恼,继续捣鼓……

小白一副认命的模样,前肢搭在头上,捂住了斗大的眼睛,索性来了个眼不见为净。

“你怎么学会这些的?”

“这些啊。”冯宝宝望着石锅中将开的泉水。“我要装水,用手捧不了多少,想起狗娃子家里的木桶,还想起村子里的木匠师傅,我就学着做了一个,还挺管用的。”

“另外的呢?”

“屋子按照狗娃子家里的房子造出来,椅子凳子也一样,这个一勾就扣上的地方,是我看木匠师傅想起来的。”

村子里的木匠师傅听到这种话,竟然有人只是旁观两眼,就把本事给学去了,不知该喜还是该忧。

李观云又问了几句,冯宝宝对答如流,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并不觉得这有多么奇怪。

言语中的漫不经心,行动上的自然而然,让他想起经中的一句话,致虚极,守静笃,虚极静笃,尤若赤子。

在这种状态下,不受七情六欲的影响,不受俗世红尘的纷乱,空明湛然。

一句大白话,就是心无杂念,专心一致。

顺其自然,就有了此种变态的学习能力,正是心中无垢,事倍功半。

这是一种普通人无法到达的境界,因为人活于世,七情六欲时时生发,甚至入眠,也会做梦。

所谓得失、所谓取舍、思慕怨恨、攀比虚荣,一直都在折磨那颗人心。

而人有限的精力,就在每一个杂念生出之时,悄无声息流失。

待到垂垂老矣,回头一看,原是白忙活一场。

李观云缓缓吐了口气,心中有一个想法,冯宝宝的状态,有一种婴孩的纯澈。

虽然其中有着蹊跷,但这种状态,是天生的修炼奇才,如果一心向道,取得的成就恐怕难以估量。

“冯宝宝,看着我的眼睛。”

木柴噼啪燃烧着,石锅中的水即将翻滚,冯宝宝愣了愣,望着他的眼睛。

七情经乃道中之术,重在炼心,如若传法,也不记文字,而是以心传心,直指本心。

当然,李观云所得乃是‘原本’,他如果要传给别人,不可能掏出一本秘籍让人去练,首先他自己要吃通。

他融会贯通了,才能传下完整的七情经,但他目前只得喜怒,初通忧脉,也只能传下这喜怒两脉。

冯宝宝但觉他一只眼睛,黑白分明,满溢祥和欢喜之意,仿若甘泉,充斥着春风般的温暖;另一只眼睛,却蒙上一层血色,充盈愤怒破坏之意,仿若岩浆,将目中所见皆化灰灰。

大喜悦和大愤怒在心中一一流转,却因为是传法的缘故,并未影响本身,而是让她自己去参悟,去体会。

良晌,李观云微冒细汗,传法的消耗,不是一般的大。

“如何?”

“什么如何?”冯宝宝瞪大眼。

李观云面色微沉,手背贴住冯宝宝光洁额头,以心相感,接触到的却是一片空白,依稀有几分色彩,幻而不真。

摇头叹息,他误会了,纵然冯宝宝非常适合修炼,但七情经于她,没有丝毫可能。

连七情六欲都没有的人,又如何去体会七情六欲呢?

这也让李观云明白了,冯宝宝有问题,不论太上忘情、虚极静笃、明心见性,种种境界,都有一个前提。

从低到高,修行而至。

到了那种境界的人,绝不是没有七情六欲,而是参透,看透,悟透。

冯宝宝,是一个没有过程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