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家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216字
  • 2021-04-22 10:31:29

小山上,相较于之前,现在的山顶,多了一座有模有样的木屋,一厅一室,木凳木椅,勉强像是人住的地方。

屋子的主人,是冯宝宝,修炼之余,她不知怎的,和小白成了朋友。

数天前,修行告一段落,李观云喜怒已通,正沉浸在七情之忧,眉宇间忧心忡忡,不知作何思考。

冯宝宝醒了过来,她没有修行的概念,但现在也看出李观云暂时不需要她,于是站起来。

先是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积了一层薄灰,两人坐在地上,已经过来近月,冯宝宝难免沾染尘埃。

她拍了拍手,灰尘激荡,又抖抖身子,不禁咳嗽了两声,身上却还是有一些余灰。

眼睛眨动,有些奇怪,近在咫尺的李观云,依然是那副模样,肤如白玉,身上一尘不染。

刚刚她身上飘去的灰尘,靠近李观云时,也被一股奇特的力量排开,不落身躯。

冯宝宝的动作,惊醒了正在吞吐灵气的小白,虎瞳不满的扫了过来,斗大睛瞳,足以使凡人丧胆。

但冯宝宝可不是凡人,她看着山顶,青草趴伏似紫菜,矮木萎顿如海带,高大的林木,主干虽然不至于倒下,但枝条却贴上地面,仿佛一条条海蛇,万籁俱静,没有风声,没有鸟鸣。

就连小白身上,那如火焰般燃烧的黑红条纹,火势也显得弱了许多,平白无故添了几许压抑。

冯宝宝深吸一口气,却吐不尽沉沉郁气,直觉不舒服,敲了敲脑门,望了李观云一眼。

如果是平时,她大可以定在原地,直到天长地久,但今天,却想要找点事情做。

这山上不好不坏,两人一兽,就这么坐在这里,总感觉少了什么东西。

冯宝宝以自己有限的见识,开始费劲的思考,不过她的经验属实浅薄,想来想去,也只有徐翔一家。

一拍脑门,狗娃子一家生活在一起,可不是像他们这样,往山顶乱七八糟一坐,这么潦草的。

而且他们睡的地方,也不是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大老虎,你叫小白,我是冯宝宝,跟我一起造个家吧!”

小白本来是不满的,但听到‘家’这个字,虎头转动,似乎在思索,片刻,它点点头。

轻手轻脚离开李观云,小白来到冯宝宝身旁,很快就找上一棵大树,只觉树干软绵绵的,偏偏韧性十足,冯宝宝又没有趁手的工具,一时间犯起了难,小白挺身而出,虎瞳中飘出一缕血火。

冯宝宝一眨不眨的盯着静静燃烧的大树,小白还特意只让大树根部起火,然而七情怒火,点之则发,难以控制。

大树烧成黑灰,小白有点尴尬,又找了一颗,弹出虎爪,轻轻一划,那合抱大树便软趴趴倒下。

冯宝宝扑上去,要将大树抱起,然而这数千斤的大树,她哪里抱得动?而且又软不好使劲,枝条还容易缠在身上,最后还是小白出马,虎掌一拍,大树蹦起,背在它身上,呈现一个不断晃动收缩的弧形。

小白示意她可以开始,冯宝宝摇头。“我看过村里木匠师傅,这树是软的,建不了房子。”

冯宝宝回头一喊,“李观云,树被你搞软了,你把它弄硬。”

李观云睁开一条眼缝,瞄了一人一兽一眼,小白一个激灵,把软树抖下,又缩了缩头,一副做了亏心事的样子。

冯宝宝没什么反应,在她认知里,这很正常,树是李观云搞软的,要让它硬起来,肯定也要找李观云。

望着冯宝宝毫不动摇的脸,李观云面上郁郁消散,眉头轻蹙,一月修炼,衍生出来的怒火,可使千百人陷入彻底的疯狂,冯宝宝却轻易承受了下来,但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了七情的影响。

按理来说,冯宝宝早该恢复正常,有了常人的喜怒哀乐,但实际情况是,影响近乎于无。

让李观云怀疑,之前第一次修炼,所感受到的白纸染色,到底是不是幻觉。

她体内,似乎有一个格式化的程序,不管受到了多大的影响,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发动程序,回归初始的状态。

换而言之,她可能永远体会不了人间的酸甜苦辣,也理解不了人类的喜怒哀乐。

这个发现,让李观云心情比较奇妙,本来,修成怒脉,冯宝宝经受七情冲刷,该当融于人世。

那时候,她也就不能再承受七情,否则定和凡人一样,欲生欲死。

李观云,也不得不面对,以喜怒的修为,中和忧悲,修炼速度不可避免的落下。

但现在冯宝宝有如此特质,简直天生契合于他,是他最好的双修鼎炉,绝佳的修炼工具人。

可李观云,并非那种牺牲他人,成就自己之辈。

如若不择手段,不计后果,肆意播下怒火,撒下忧雨,如此修行,人间已起浩劫。

所以他倒是希望,冯宝宝能成为一个正常人。

思绪顿止,微微一叹,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人存在,她真的是个人吗?还是说,是某种不可名状的生命?

一股祥和喜悦之气,自身周逸散而出,七情之喜,最合李观云心意,他来到此界,正是梦想成真,乃无量欢喜。

青草微震,林木颤动,小山上的草木,如同苏醒一般,纷纷挺直了腰杆,将根深深扎进地里。

不过片刻功夫,小山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李观云复又体悟七情之忧,冯宝宝和小白,也忙活起来。

小白利爪一挥,伐倒大片树木,数千斤的树干背在它身上,轻若无物,来回奔走,虎瞳灿亮,很是快活。

半天之后,冯宝宝拍了拍手,终于是把房子盖好了,大概是八条腿的样子,造型像一只蜘蛛。

小白前肢推了推冯宝宝,后者后知后觉的回过神,“哦,没有盖你住的屋子。”

小白有点小委屈,它可是头号功臣,忙活了半天,居然被人忘了,换做别的老虎,哭给你看,哄不好的那种!

冯宝宝这时灵光一闪,抄起一堆边角料,在怪屋旁边捣鼓起来,小白满怀希冀的看着她。

没多久,小白指了指那个不到它巴掌大的小窝,虎瞳中有些疑惑,这上看下看,怎么这么奇怪呢?

冯宝宝转头。“村里的狗都住这种小房子。”

小白当时就怒了,这么大一头老虎,你哪只眼睛看着像条狗?一脚就给它踩扁,顺便还要给冯宝宝来一脚。

哪料冯宝宝一脸震惊的看着它。“小白,那是你的家,你为什么要拆掉啊?”

小白张开大嘴,鼻孔中冒出白气,就要骂人,只听一声虎吼,狂风骤起,把冯宝宝建好的八脚怪物吹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