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细雨长眠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462字
  • 2021-05-13 10:47:19

双修之法,佛道皆有,孤阴不生,孤阳不长,采阴补阳,采阳生阴,龙虎交泰,天地交感,阴阳和合。

又有大道寂寞,若得同路相随,结成双修,互为道侣,亲密无间,亦是一大乐事。

不过李观云所修,并非阴阳之道,七情经无关阴阳,也无所谓寂寞与否。

此双修非彼双修,冯宝宝此女,不知为何,虽非无情无性之人,但轻易不受七情影响。

李观云甚至猜测,她得太上忘情之境,不过种种表现,又不尽契合。

然不论如何,冯宝宝自身,对七情六欲极为迟钝,以他的修为,甚至难以生发。

换而言之,她能承受更多的七情之喜,亦能承受更多的七情之怒,

李观云修行怒脉,正苦于七情之怒,需七情之喜中和,如此白白折损修为,而引之出体,又大伤天和。

七情经并非魔道,以人之性命堆叠而出的修为,不论所沾之血,是善是恶,皆是不美。

“双修?怎么做?”

冯宝宝十分单纯,她和徐家结缘,听徐家夫妇二人的话,现在二人将她交给李观云,自是听李观云的话。

话音一落,小白嗷呜一声,一双虎爪捂住双眼,但它眼大如盆,哪里能捂住?正一眨不眨的盯着二人。

“孽畜。”

小白受到斥责,无比冤枉,连忙屁股对人,时不时还偷偷回头,让李观云哭笑不得。

“坐下即可。”

冯宝宝依言,李观云也盘膝而坐,两人咫尺相对,冯宝宝身上飘来一缕缕淡而无味的气息,李观云心中一悦。

这种气息,纯澈而清净,由心而发,若是修炼之人,有冯宝宝的心境,再行修行,必然事半功倍。

心无外物,可通玄佛。

李观云合上双眼,刹那间,面容狰狞如恶,大愤怒满溢心湖,冯宝宝观他面容,心中也没来由一抽。

小白不知何时,靠近过来,伏在他身边,吸纳血火。

小白也在修行,它天生白虎血脉,体魄强大至极,又得七情之怒,每日渐长,假日时日,说不得能修成怒脉。

同时小白的存在,也能为李观云分担一部分怒火,不过其量微末,乃李观云有意控制,因为若是加重,小白恐会失去灵性,沉溺于愤怒,化为凶兽恶兽,为祸人间。

眨眼七日过去,冯宝宝和七日前,没有半分变化,李观云让她坐在这里,她便一坐七日,毫无不耐。

怒火飙升到极限,亟待七情之喜中和,亦或是引出体外。

他双目圆睁,赤红如血,冯宝宝浑身一震。

空灵宁静的心湖,转瞬间染上赤色,怒火无休止的灼烧,冯宝宝满脸通红,目含杀机。

李观云面目微沉,随时准备灌入七情之喜。

然而出乎他的预料,冯宝宝面色变化,忽红忽白,如此转换九次,恢复白皙,体内怒火,消散一空。

冯宝宝大叫一声,往后倾倒,李观云将她抱住。

“感觉如何?”

“很难受,像是要裂开一样。”冯宝宝气息不复强盛,但她皱着眉头,有些无措的看着心湖中生出的种种情绪。

那是往日不会存在的心情,一腔怒火消散之时,留下了一些东西,令空灵心境,无所适从。

观她面上迷茫之色,李观云微微一笑,作为修炼的副作用,无垢白纸,添了色彩。

“休息一天,明日继续。”

冯宝宝的存在,代表他尽可以将怒火倾泻,不必损七情之喜。

如此收获,大出所料,大喜过望。

……

小村又来了一伙凶徒,三十余人,不同于王霸那一次,这些人,不仅带着刀,还背着枪。

村民被赶到空地上,虬髯汉子望着这群战战兢兢的村人,面色不善。“我七弟,就是死在你们村?”

“好汉,什么七弟,我们着实不知。”村长老头头皮发麻。

“六当家,七当家最后的消息,就是在这个村子里,然后失踪不见。”有山贼贴耳。

六当家一挥手,拉出一个村汉,“我七弟人呢?”

村汉哪里知道七弟不七弟的,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六当家极不耐烦,一刀劈下,额头至下颌,皮肉翻卷。

一时不死,大声惨嚎,一众村民怛然失色,哭叫连天。

“在那座山里,被真人带走了,你们有种就去啊。”村民中,一个小孩叉着腰,恨恨的盯着这伙山贼。

‘嘭’小孩应声而倒,有妇人冲出来,很快也被一刀毙命。六当家冷笑,“什么狗屁真人?”

“王二,你带八个兄弟,看着这群牲口,其他人跟我来,为七弟报仇。”六当家发下命令。

一行人便往山上赶去,届时万里无云,曜日当空,光芒四射,众人汗水涔涔。

“六当家,我听说,是白虎真人干的,他可能是异人,我们要不要从长计议?”有山贼擦汗道。

“异人?老子又不是没见过,从长计议个屁,我们这二十多条枪,还怕什么异人?”六当家颇为不屑。

众山贼见头领坚持,也没有再说,一路跟在身后,不时紧握刀枪,找到几分安全感。

确实如六当家所说,异人也就那样,有些异人,一枪就倒,算不得什么。

一行人来到山脚下,举目一望,山不算高,林中飘来一缕缕清凉的气息,驱散头顶烈阳灼热,令人通体凉爽。

众人也不觉有异,毕竟树下好乘凉,这是谁都明白的道理。

甫一踏入林中,众人皆观察周围环境,心中惊疑不定,这小山草木,怎么全都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六当家蹲下身子,发现脚下的青草,俱都低下了头颅,几乎是近半折弯,左右树木,也萎靡不振。

众人倍感诧异,林子本该是生机焕发,草木青翠,怎么这座山里,却感受不到多少生气?

“天色好暗,我们刚刚进来的时候,明明还是中午。”有山贼指天,众人凝神望去,昏暗的天空,似夕阳落寞。

而四周左右的阴凉,无孔不入,让他们不仅打了个冷战,心中也不觉间,蒙上一层阴霾,了无生趣。

“果然有古怪,不愧是盛名已久的白虎真人,速速退去,从长计议。”六当家犹豫片刻,发号施令。

一行人连忙往回走,他们进山的时间不长,走的路也不长,不用两分钟,就可以离开小山。

可刚一折返,有人便感觉头顶微微湿润,透出一股水意,带来丝丝寒凉。

一摸头,六当家大骂。“见鬼了,竟然下雨!”

无云不成雨,雨自云中生,方才他们进来之时,天空万里无云,怎么可能会下雨?

而下一幕,让六当家亡魂俱冒,在这细若牛毛的雨中,一众山贼纷纷倒地,双目之中,无不透出深沉的忧郁。

“六当家,报仇好没意思,不如我们躺一会。”有人喃喃自语。

“这里不是睡觉的地方,快给我起来。”六当家两股剧震,这必然是白虎真人的手段,好生邪门!

话音刚落,他也身子一软,成为了躺倒中的一个,牛毛细雨飘飘洒洒,他的心情,也一点一滴落入谷底。

人生有何意义?到头来只是一场空幻。雄心壮志又有何用?终究不过一具白骨。

眼睛半睁半闭,只觉以前所在乎的一切,女人、钱财、权力、欲望,皆了无生趣。

到得最后,连呼吸都觉得惫怠,一山草木,也软趴趴贴在地上,无论人与树,皆在细雨中长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