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大道寂寞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479字
  • 2021-04-21 20:22:58

翌日一早,两夫妻就出发了,身后冯宝宝亦步亦趋的跟着,心中似乎有些话想说,却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随着越发接近,那黑乎乎的山头,让两夫妻一惊一乍。“好一场大火,真人还在不在?”

徐母却蹲下来,拨开地面一层薄灰,发现黄土地面,浑然没有火焰灼烧过的痕迹。

“你瞧,这火真奇怪,树木都烧尽了,但地上没有一点起过火的痕迹。”徐母啧啧称奇。

按照他们的理解,既然出了山火,那么地表也必然被灼烧成焦土,可现在这地面,依然如故,只是没了草木。

两人絮絮叨叨说着,将这一切归咎于李观云身上,想来也是,除了他,没有第二种可能。

随着登山,太阳出来了,温暖的阳光照耀万物,两夫妻回头一望,冯宝宝跟在身后,面上却在思索。

徐父正要说两句,徐母却拉住他,徐父叹了口气,三人越发接近山顶。

届时,一股祥和欢喜,倏地从心中生发,如同心田流出一缕清泉,心灵包裹着淡而深沉的喜悦。

刹那间,那些犹豫、那些愧疚、那些茫然,皆在这欢喜之中,烟消云散,两人顿立在地,面目安然。

一颗颗野草钻出地表,一颗颗小树舒展枝叶,黑黑的山头,迅速被嫩绿覆盖,包围了三人。

冯宝宝心中一动,她依然面无表情,似乎没有受到影响,但心中想说的话,却变得清晰。

“徐叔赵姨,我想和你们在一起。”冯宝宝双手放在胸前,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

安然的两人相视而笑,欢喜潜于心田,仍是不知不觉间影响着他们,面目无比柔和,徐母笑着。“傻孩子。”

冯宝宝低下头,徐父柔声道:“我们说的,或许你不懂,但是阿无,遇上你,是我们一家人的幸运。”

谈话之间,绿草已在脚下,树木也有腰高,山顶上传来声音,渺远浩瀚,如天外之音,草木随之摆动。

“来了,上来。”

徐父心中感叹,若是之前白虎真人,以如此面貌示人,不会有一个人惧怕他,不管他多么强大。

很快,三人就到了山顶,李观云随意而坐,发生华光,以手支颐,似笑非笑,人畜无害,静如处子,温良如玉。

身侧白虎,也毫无凶厉之气,趴伏在地,似乎酣睡,尽显神兽华美之姿。

“见过真人。”两夫妇躬身一拜。

李观云微微而笑,两夫妇受宠若惊,但心中欢喜微一流转,便将这一抹不安驱散,只觉万象如花,美不可言。

而眼前坐着的李观云,便是那花中之花,凝结了人间一切美好,汇聚了世间所有温柔。

“我以知之。”

一言既出,两夫妻心中的惴惴泯然于无形,甚至不需要提出自己此来的目的,以心传心,心生安焉。

“那便劳烦真人挂念,阿无这孩子,来历神秘,是我夫妻路边捡来,四年相处,未能教会她为人之道,愿她聆听真人教诲,早日成人。”两夫妇面目慈和,复又深深一拜。

李观云笑而不语,徐母转向冯宝宝。“阿无,你以后就跟着真人,好好听真人的话,知道吗?”

“哦。”冯宝宝点点头。

“下去吧。”

两夫妇再行一礼,方走下山去,甫一离开小山,祥和喜悦消散一空,杂念丛生,两人不由患得患失。

“这真人,会不会是菩萨转世?怎么一靠近他,我心里就那么欢喜呢?”徐父挠挠头。

“阿无能伴随在真人左右,也许是她前世修来的福气。”徐母也比较放心。

两人回到家里,发现徐翔不在,登时面面相觑,知子莫若父,徐父一拍脑门。“八成是去山上了。”

“这混小子。”两夫妇不敢怠慢,又马不停蹄的往小山赶去。

……

徐翔在山林中游走,只见周围草木,每一个呼吸,都拔高几许,稍一不注意,便长了一截。

他心中也生发出源源不断的欢喜,冲散了冯宝宝离开的伤心难过,不禁回忆起那些欢乐的时光,为之驻足。

“不行,我要找到阿无。”他小小的心灵,很快就挣脱了喜悦,生出一股执着。

此非徐翔能抵抗七情之喜,这一山林木,不过是修喜之时,一缕气息涤荡,于无形之中,潜移默化,微不足道。

徐翔继续登山,林间暖风阵阵,吹断几片绿叶,一片嫩绿飘然而来,落在徐翔肩头。

心中欢喜,登时如同火山爆发,不受色身桎梏,冲冠天灵,九窍皆开,徐翔不知身在何方,手舞足蹈。

叶片招摇,也像是随着他起舞,他心湖盈满大欢喜,人间一切离他而去,只愿起舞。

纵然海枯石烂,天崩地裂,也不能让他有任何的动摇。

不过片刻,叶片落下,徐翔累倒在地,呼呼喘气,全身的精气神,都在舞蹈中流逝,在欢喜中泯然。

这时,又有一片绿叶,落在额头,徐翔双目圆睁,猛地从地上弹起,面目扭曲狰狞,只觉怒火滔天。

他拔起一颗小树,如疯如魔,将一腔怒火,尽皆倾泻到眼中所见之物,不论是人是木,皆欲杀之而后快。

不知过去多久,徐翔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仰望蓝天,太阳没有任何偏移,告诉着他,才过去几分钟罢了。

徐翔咬紧牙关,“阿无!”声波扩散,传出很远。

“不去看看他?”

山林一切,尽在掌控,李观云生发徐翔之喜,又激发其怒,将这孩子,玩弄于掌中,却并未令其喜怒而死。

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但狂喜狂怒锤炼人心,徐翔又已练气,他朝进入异人界,当知今日炼心之缘。

“不用了,看到狗娃子,我一定会心里不舒服。”冯宝宝摇摇头。

方才李观云运转七情喜怒,令徐翔身不由己,也施在冯宝宝身上,结果如那夜,难以勾动其心。

徐父徐母这时也匆匆而来,受到指引一般,径直找到徐翔躺倒的所在。

看到徐翔虚弱,两人大惊失色,又摸又看,原来没有大碍,只是力竭而已,抱起徐翔,匆忙离去。

小白苏醒过来,狐疑的瞄了眼冯宝宝,张开血盆大口,发出一声怒吼,声震层云。

“大老虎好像不喜欢我。”冯宝宝莫名其妙,直勾勾盯着小白。

“安静些。”

小白委屈的趴在地上,一双虎瞳仍是瞪着冯宝宝,身上的黑纹都有燃烧的迹象。

“你会做什么?”

冯宝宝认真的想了想。“我会洗衣服,还会劈柴,赵姨夸我力气大,好生养,种地也懂一点点。”

“入我座下,不必做这些俗事,那日听你会唱歌,唱来听听。”

“哦,是赵姨教我的。”冯宝宝说罢,便轻轻哼唱民谣,她的声音十分清脆,比黄鹂还要动听,歌声宛转悠扬,有一股空灵之气,令人耳目一新,不过有些遗憾在于,唯有空灵,没有灵气。

身侧小白听着听着,惊奇的望着冯宝宝,喵呜声起,竟融于歌声之中,多了几分灵气。

“不错。”

“还要我做什么?”

看着不谙世事的冯宝宝,确实是个奇怪的女子。

“我让你做什么,你都会听吗?”

“徐叔赵姨把我交给你,我听他们的话,那也要听你的话。”冯宝宝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李观云莞尔一笑,走到冯宝宝面前,看着这个表情认真的女子,亭亭玉立,肌肤胜雪,长发如墨,便吐出四字。

“与我双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