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好的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514字
  • 2021-04-21 13:43:54

三日过后,整座小山的林木,皆化为灰烬,李观云,也从修炼中醒来。

修为有所长进,最后即便以七情之喜中和收尾,损失也小了许多,缘由不必多言。

原本需要十年方能练就的七情之怒,在这四年光阴中趋于大成,节省了大半时间,为何呢?

目光望去,成灰的土匪,依稀有着人形的痕迹,见此,心中微叹。

这仿佛神话中的潘多拉魔盒,打开了一次,发觉效果立竿见影,便一次又一次,传出个白虎真人除恶之名。

但他真是为了除恶吗?此情此景,甚至不需要解释。他只是为了修炼,用恶人来修炼,仅此而已。

七情之怒不同于七情之喜,修之,心中盈满大愤怒,灼烧人心,扭曲心智,稍有不慎,走火入魔。

李观云以七情之喜中和,修成七情之怒需十年光阴,此为下策。

可现在不过四年,七情之怒便将大成,关键在于,他甫以中策修行,曰:祸水东引。

怒火生发,引之出体,如此便无需损耗七情之喜的修为。

血火燃烧,草木成灰,是怒火离体的一种外在显化。

但无情之物,草木金石,又如何能理解有情众生的怒火?是以得火不得怒,燃烧再多,也无甚用处。

怒之一字,唯有情众生可以承载。

人,乃万物之灵,天地灵长,一生皆受七情六欲之苦乐,所能承受之怒,远在走兽飞禽之上。

李观云喟然一叹。“此法有伤天和,因果缠身,不可久持。”

不论是善是恶,人就是人,夺其命者,必受其因果,他即便有大道法身,积少成多,也有祸患。

身旁小白察觉到他心中的感怀,大脑袋蹭了蹭他的身体,这个亲昵的动作,随着小白长大,世间无人受得住。

李观云差点被它一脑袋拱倒,一侧头,看到小白一脸委屈和不知所措的样子,不禁莞尔。

轻抚小白虎额,感受到它躯体中爆炸性的力量,三丈虎躯,绝非绣花枕头,每一条肌肉,每一块骨骼,都蕴藏着山崩地裂般的神力,而最让李观云感叹的,还是小白得了几分怒之真蕴。

数年来朝夕相处,小白也受他影响,踏入修行之道,白虎血脉,本就是虎中至尊,溯本归源,谓之灵兽。

如今得七情之怒,于血脉之外,再添神奇,放眼天下,也寻不出第二头。

收回手,望向那二十余土匪化成的黑灰,倏地黑灰轻动,抖落下来,王放睁开双眼。

环顾四周,那眼中又惊又怒,连忙摸索自身,微露疑惑,闭上双眼,眨眼间,那一头黑发化作赤色。

王放双目圆睁,呼呼喘气,脑海不断浮现记忆,他们明明被血焰焚烧,他人皆化飞灰,为何他却无事?

依稀之间,那时的自己怒不可遏,大怒火中生出大破灭,竟有毁灭一切之念。

但他生性易怒,人心受过锤炼,即便怒火冲脑,也留有一线清明,守住本心不失,未成想逃得一命。

他眉头紧锁,隐约觉得,自己得了一场造化,但是否是好的方向,又不敢确定。

于是梗直脖子,盯着那始作俑者。“你说的话,还算数吗?”

“自然。”

数年之间,成灰之辈,数以千计,今日竟然有人能受之不死,李观云心中,亦有几分惊奇。

虽说那只是他一次修炼所生怒火,更分成二十余份,微乎其微,然而王放此人,亦不过是个凡人而已。

王放一骨碌爬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正要离开,一声微弱的呼唤响起。

“弟弟,带我,带我走…”王放低头一望,悚然一惊,他哥哥王霸,竟也未死。

但相较于他,王霸凄惨无比,全身上下,皆是烧伤,已不成人形,只剩下一口气吊着。

“你死了还轻松一点。”王放呵呵冷笑。

“我不想,看在我是你哥哥的份上,救,救救我。”一只干枯焦黑的手,颤巍巍的拉住王放的裤腿。

王放本不想搭理,但不知为何,幼时一幕幕划过脑海,哥哥也曾拼命保护于他,若非战乱分离,当兄友弟恭。

……

山下小村,已然入夜,土匪被带走,过了三日,村民们渐渐平复,又是日复一日的生活。

徐翔家里,这晚他心中有一种感觉,仿佛宝贵的东西,即将离自己而去,临睡之前,望着徐母。

“娘,答应我,不要把阿无送走好不好?”徐翔目露哀求,可毕竟是不能自主的孩子,拗不过父母成人意见。

“睡吧,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好了。”徐母不答,轻抚徐翔短发,目光温和而慈祥。

“你不答应我,我就不睡觉。”徐翔咬着牙,用出孩子独属的孩子气方法去抗争。

“你这孩子,真是不听话,乖乖睡觉。”徐母气得在他头上瞧了两个暴栗。

“好好,我这就睡觉。”徐翔吃痛,捂着脑袋,转过身子,似乎是听了妈妈的话。

等了一会儿,徐母轻手轻脚离开卧房,徐父等待着他,老夫老妻目光交汇,俱都看到各自眼中的所想。

“赶明儿去城里,我哥在城里谋生,狗娃子也长大了,算是半个劳动力,咱一家人不至于饿死。”

徐父沉默片刻。“依你。”

昏暗油灯下,两人相对而坐,心中各有所思,片刻,徐父开口。“阿无她?”

“我算是明白了,她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徐母叹了口气。

“那送给谁,别人我不放心。”徐父闷声闷气。

“阿无这孩子,生得俊,但也傻的可以,被人利用都不知道,我看啊,不能送给普通人家。”徐母也觉头疼。

不知过了多久,油灯灯火越发黯淡,徐父小声开口。“听说真人还在山里,没有离开。”

“这?不太好吧,我看那真人不好不坏,邪性得很。”徐母皱着眉头。

“不然还有别的选择吗?三天前他说了那么多的话,明显是为了阿无,交给他,总比别人好。”

“那明天,我们带着阿无去山上看看。”徐母也同意了徐父的看法。

“不行,不能把阿无送给别人,阿无要住在我们家里。”徐翔穿着短褂,气冲冲的闯进来。

徐翔硬着头皮,已经做好被大骂一顿的准备,然而想象中的斥责没有来,有的只是徐父一声,“没睡啊?”

徐翔呆若木鸡,看着自己的父母,恨不得他们能打自己,因为那样的话,说不定还有转机。

但父母十分的平静,这种表情,让他想起自己以前生病却不想去打针,父母即不打他,也不骂他,只是抱着他,任他怎么挣扎,都被抱到村里医生的家里,挨了一针。忽然明白,他们已经做出决定。

“徐叔赵姨,你们要撵我走吗?”冯宝宝从屋外钻进来,一双纯澈的眼睛望着徐父徐母。

徐父徐母微有些尴尬,徐父犹豫片刻。

“阿无,不是我们撵你走,你不适合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对我们不好,对你也不好。”

“有什么不好,阿无这么好的人。”徐翔大叫。

“小兔崽子,你懂什么?闭嘴。”徐母眼一瞪,徐翔不甘示弱,然后被拉过来,捂住嘴巴。

“为什么?我可以种地,我还能挑水,我也能抱柴。”冯宝宝歪着脑袋,伸出手指,一板一眼的数起来。

“和这没有关系。”徐父苦笑一声。“总之,明天跟我们上山。”

冯宝宝目光望去,徐父徐母俱都避开,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感觉非常的沮丧,但流不出眼泪,终究只得说。

“好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