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红布之下
  • 上门狂婿
  • 米呈
  • 2052字
  • 2022-01-21 17:33:04

显然他也不傻,自己拿走了金刚杵跟一对奈何铃,如今要是再对这一枚佛骨紧咬着不放,怕是会惹了众怒。

哪怕是不惧烟海的这些富商,林诗语总是得给点面子。

田炎上台开价,若说没有她的点头,任谁都不会相信。

顾宇一阵苦笑……

“老和尚,我不管你想做什么,但最好不要把我逼急,否则我拼得鱼死网破,也毁了你这破庙。”

顾宇微眯双眸,向苦禅住持神识传音。

旋即,便大踏步的下了台,脸上没有黯然,没有挫败,只有对这数百人的怜悯……

这狗屁慈善拍卖大会,压根就是个大的阴谋!

“顾兄弟。”

“不用多说了,今晚让他们去抢,秦寒呢?回来了没有?”

“刚想跟你说,秦寒给我妻子来了电话,说在下午你们去的地方等你,让你一个人去找她……”

秦天霸说着,顾宇的脸色不由微微变得古怪起来。

“这丫头性子野,此刻正好这地方也容不下我们,我送柔儿去休息,顾兄弟还是去找找我那妹妹,也免得让这帮人坏了心情。”

秦天霸话语间已经没了刚来时的锋芒毕露,甚至有些说不出的沮丧。

顾宇自然理解,跟这帮真正的肉眼凡胎讲道理硬碰硬只能是自己输,等他们到时候知道自己错了的时候,自然明白今天自己急流勇退的意义所在……

“放心吧,咱们没输。”

顾宇离开之前,扔给秦天霸这一句让他摸不着头脑的话。

身后,那些拍卖者已经争抢到红了眼,甚至价格也给炒到了两个亿!

“早说过此子虚有其表,看,还不是灰溜溜的逃了?”

“算他跑得快,要不然咱们的唾沫星子都能把这小王八蛋给淹死,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枚舍利是煞器!”

“他当所有人是傻子么?幸好田炎先生及时上台戳穿。”

“姜还是老的辣,成名已久的人物,跟这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不知道胜过多少!”

每个人都发表着自己的意见,但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对顾宇嗤之以鼻。

“原来真是个不堪一击的纸老虎,还以为他能跟田炎先生多过几招,看来我的愿望算是落空了。”

肖诺冷笑道。

“少爷何必遗憾,这小子就是一废物,碰到田炎先生这样真正的高手,注定败的丢盔弃甲。”

身边的保镖一开口,肖诺更不屑的摇起头来,往后稍稍躺了躺,端起桌上的蜜饯,往嘴里送去……

“顾宇,看不了他的笑话,今晚的拍卖,当真无聊至极。”

也正是在这一刻,林诗语也亲自下场参与到了拍卖之中……

她缓缓举牌,扫过全场,语气冷冽,势在必得。

“3个亿,这枚佛骨,林家要了!”

……

顾宇穿过董新寺后院。

秦寒既然说在下午的老地方等自己,那毫无疑问,只有那片诡异至极的往生林。

“难不成秦寒一直没离开那地方?自那之后一直一个人呆在往生林之中?”

顾宇一阵头大,之前在塔下看到阴森恐怖的一幕尚在脑海之中不能散去,秦寒若是还留在那诡异的地方……

恐怕凶多吉少。

他不由加快了速度。

穿林过廊,借着夜晚的月光看到的塔林,就像是一株株冲天而起的竹笋,让人无端生出一股恐惧。

四周听不见虫鸣鸟叫,甚至顾宇的每一步声音都显得无端突兀。

借着朦胧的月光,顾宇终于在塔林之中发现了一道身影,背对自己,长发如瀑的女人……

看背影不是秦寒又是谁?

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只是这大晚上的她一个人站在这地方,还把束起来的头发全都放下,难不成是特意想给自己来个恶作剧?

“秦寒,不要闹了……”

顾宇上前几句,按在她的肩膀上将她转过头来,下一刻,不由浑身剧颤!

一双如水的眸子此刻竟然彻底变成了漆黑如墨的颜色,整个人的情形跟顾宇曾经救治过的很多人再相像不过……

她,失魂了!

还不等顾宇反应,秦寒嗓子里发出的声音不似人声,此刻已经张牙舞爪的朝顾宇扑了过来。

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

次日清晨。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董新寺的时候,禅院内已经聚集了早早起床的无数信徒,以及烟海和远从洛水赶来的富商们。

秦天霸在门口坐了整整一夜。

顾宇去找秦寒彻底未回。

“小浩,昨晚的拍卖结果如何?”

“最后一枚舍利被林诗语拿下,5个亿。最后一轮跟她竞价的人是季四方。”

秦昊惜字如金,这一句话落地,秦天霸不由微微点头。

在他预料之中。

只是没想到季四方这个二愣子之前放弃竞价,竟然只是个幌子,先前林诗语出价3亿的时候便已经表明了自己势在必得的决心……

最后一轮他竟然还敢竞价?

看来这佛骨对他来说还真是稀罕的紧,不过因此让整个烟海吃罪林家,实在是有些不智。

“让林家多花两个亿,这个季四方,这回怕是没法活着下山。”

秦天霸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眼神逐渐变得冷冽起来。他了解季四方这个人,更知道林诗语不会善罢甘休,即便她不出手……

肖诺也会替她出这口恶气。

“大哥,那我们……”

“季四方咎由自取,精虫上脑的家伙,以为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马上拟函跟这个二愣子撇清关系,云图商会可不想因为他而被拖下水。”

“是!”

秦昊迅速离开,而秦天霸,转身朝顾宇昨晚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旋即便没有犹豫的朝禅院方向走去。

今天,那尊红布下的神像当众揭幕,还得他去主持大局!

董新禅院。

偌大的佛像被红布遮掩的严严实实,根本看不清下面的是哪尊神佛。

苦禅住持此刻就站在揭幕台上,而台下围绕神像顶礼膜拜的信徒,以及昨晚兴奋了整完的江北富商们……

此刻全都屏息等着那一刻的到来。

如果说昨晚的拍卖大会只是个开胃菜的话,那么今天的揭幕仪式便是香火大会气氛的巅峰。

红布之下,是信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