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爷有钱
  • 上门狂婿
  • 米呈
  • 2076字
  • 2022-01-21 17:33:04

所以常用来做镇宅法器,大师开过光的奈何铃,也可以摘取用来当护身符。

此刻,之前那些没有参与竞拍的人自然一个个心情热切……

毕竟相比于之前造型巨大的金刚杵,这对奈何铃更适合佩戴在身上,或者做镇宅之用。

哪怕是一些对此丝毫不懂的富商,心头也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这一对造型漂亮的铃铛拿回去做收藏也定然不错。

于是纷纷等着顾宇叫价。

“顾施主,还请您掌眼,速速宣布底价……”

苦禅和尚此刻念一声佛号,这才让顾宇从之前的惊讶之中恢复过来,台下几百双眼睛看着,都等着顾宇给这场拍卖定价。

他这一犹豫,自然有人不爽。

“这对奈何铃,单只底价500万,一对,1500万起!”

顾宇懒得做过多解释,因为他此刻能清晰看见,从这对所谓的法器上面漂浮起数不清的黑色雾气,缓缓凝聚出一张张陌生的脸。

怨气滔天!

这种东西别说佩戴在身上,即便拿回去镇宅也只能招致灾祸,老和尚既然是精通佛法的人物,不可能看不出这些……

顾宇一瞥这位苦禅住持,笑容满面,似乎并不知道他售出的这几件法器,都是大凶之物!

“底价一千五百万,田炎先生,您看这小子……”

“这个价格,倒也中肯。”

田炎短短的一句评语,让那些等着看好戏的人瞬间蔫了,本想着借此挑起顾宇跟田炎之间的矛盾,却没想到这位天海市来的田先生,似乎不愿意跟顾宇交恶?

是不愿,还是不敢?

“田先生若再不出面,今晚可就再没跟这废物交手的机会了,你真能沉得住气。”

秦诺摇头。

“时机不到,等便是了。”

林诗语倒是一点不着急,没人对顾宇叫出的价格进行反驳,自然台下的拍卖者只能持续竞价。

相比于上一场,这一回似乎更多人生了兴趣。

“一千八百万!”

“这对奈何铃出自董新庙,又被苦禅住持开过光,一千八百万怕是少了,我出二千五百万!”

“二千五百万,权当是为重塑董新庙众神像出一份力,我季家不缺这点钱。”

“季四方,你已经拍到了第一件金刚杵,别太贪心,台下这数百位同仁可不能白来……”

对于季四方下场搅局,不少人都敢怒不敢言。

但其中也有些势力不俗者,此刻见他大肆抬价,只能怒急出言,却也不敢硬碰硬,只能把台下的拍卖者跟自己绑上同一条船……

可见季四方的地位如何。

“哦?既然你这么说……那季某便再加五百万,我出三千万!拍卖本就价高者得,没钱闭嘴,少跟老子在这里谈道义。”

“姓季的,你……”

“聒噪!”

拍卖继续进行,却眼见着台下的众人已经擦出了火花,即便是秦天霸也不由皱眉。

“总说咱们烟海市商界被天海市那帮压一头,这个季四方真够王八蛋的,林诗语还在这儿,也不怕人耻笑!这孙子真是暴发户行径……”

“今晚过后,看老子怎么收拾他!”

妻子温柔白了一眼秦天霸,却也没多说什么。

她虽然是个女人,但却也懂得强敌在侧,不该窝里横的道理。如今季四方做的这么过,最后岂不还要丢烟海市商界的面子?

秦天霸作为会首面子上自然也挂不住,而秦天霸作为会首,拥有的可不仅是不逊色于季四方的财力……

烟海市这片地界,要强权,得有手腕!

“天海市那边今晚貌似静的可怕,你看顾神医,自上台起他的脸色怎么变得那么白,还有,也不知道那丫头哪去了……”

温柔的几句嘟囔,让秦天霸眉头皱的更紧。

“放心吧,秦寒那丫头性子野,丢不了。倒是顾老弟今晚脸色的确有些奇怪,难不成也在担忧林诗语找茬?天海市那群人,沉寂的越久,爆发的越疯狂啊……”

“至少那位田炎先生,今晚可不会一直一言不发,也不知顾宇能不成撑住接下来的狂风骤雨。”

秦天霸心里的担忧全都转嫁到了顾宇身上,然而他并不知道的是,纵然连顾宇自己,此刻也是在强撑。

心里不详的预兆愈发强烈。

台下。

“早说过烟海市不过是烟海市边陲的一座小城而已,你还说这里卧虎藏龙,压轴的东西还没出现,他们自己就先炸了窝,这群人能成什么事?”

“什么狗屁云图商会,在我看来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秦诺的语气愈发不屑。

“还有台上那个废物,我就不信田炎先生的脾气,对他没半点意见,看样子,这最后一件法器……再不出手,可真就等于彻底放过他了。”

“用不着你提醒。”

林诗语微微抬眸,给了身边的田炎一个眼神,旋即,后者马上会意……

“三千三百万,成交!”

最后落锤时,这一对奈何铃最后也被季四方收入囊中。

只是他满心欢喜,毫不在意周围不少对他敢怒不敢言的人所投射过来的嫉妒目光时……

完全不知道自己拍得的哪里是法器?

而是煞器!

“诸位稍安勿躁,如果前面的几件法器未能收入囊中,让你们感觉有所遗憾的话,那么这第三件则不同……”

“甚至在拍卖之前,老衲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将它留在寺内。”

苦禅和尚这么一说,马上便调动了台下所有人的兴趣,任谁都知道这老和尚的眼光独到,他若都不舍得拿出来拍卖……

那定然是了不得的法器。

“林诗语也不会远从天海市来,却空手而归,而且这台下藏龙卧虎,真正财不外露者也大有人在,他们前两句如此平心静气,恐怕也是为了最后一件宝贝来的……”

“没错,这件法器压轴,定然不会简单,那个暴发户季四方恐怕还为自己前两局拍到了几件普通法器而沾沾自喜,却不知真正厉害的在后面!”

“纵然他在烟海市也算富商,但放在烟海市可就不够看了,而且还有林诗语虎视眈眈,他前两局跟人怄气大出血,这第三局没他搅局,我们也能公平竞争……”

“没他抬价,也省的咱们烟海市商界内斗,让旁人看了笑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