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巨型神像

  • 上门狂婿
  • 米呈
  • 2019字
  • 2022-01-21 17:33:04

秦天霸的面色稍稍有些尴尬,旋即望了一眼顾宇道:“原来许小姐和顾老弟认识,瞧我这……”

“泛泛之交而已,不熟。”

如果说之前打的那句招呼,惊奇大于惊喜的话,那么此刻林诗语上下打量着顾宇说出的这话,便已经将拒人于千里之外这句话,体现的淋漓尽致。

直到林诗语扭头离开,坐在顾宇左手边的一个席位上时,秦天霸还一脸疑惑的望着顾宇,望着林诗语,这明明透着熟悉却非要表现的陌生无比的两个人……

着实让他摸不着头脑。

“这个女人倒是够高傲的,一点不给顾老弟你面子。”

仿佛是为了给自己跟顾宇一个台阶下,秦天霸坐下后,凑到顾宇耳边吐槽道。

只是这话落在顾宇耳朵里,却只能让他一阵苦笑。

面子?

林家老爷子戎马一生,最得意的不是他那多的数不清的军功章,而是他这个才武双绝的孙女林诗语!

十九岁初创产业,二十二岁拿到第一笔投资,二十三岁的时候便已经坐拥十亿资产,如今二十五岁更是登上烟海商界巅峰,成为年青一代崇拜的偶像。

论武力,顾宇瞥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女人,纵然是轻易可以撂倒两三个普通保镖的他,恐怕也不是这个穿白裙女子的对手……

这也是纵然林诗语在烟海市艳名无双,却没人敢采摘这朵带刺玫瑰的真正原因。

“她现在,恐怕也不屑于再跟我相交。”

顾宇摇头,收回目光,心里却在暗自苦笑喃喃。

台上,这场声势浩大的慈善拍卖正拉开帷幕……

台下,林诗语身边的议论却逐渐停歇,一个英俊瘦削的帅气身影,此刻就坐在林诗语身边。

两人看起来关系不错。

“今晚竟然是孤残老和尚亲自主持拍卖,这个秦天霸倒是有几分手段。”

翘起二郎腿,秦诺随手拿起面前小桌上的蜜饯,捻起一颗放在嘴里,旋即望着披一袭紫金袈裟,缓缓上台的白须老和尚……

缓缓朝林诗语说道。

作为烟海市秦家的天骄,素来跟林家交好,虽然对外声称这一回是专门作为保镖保护林诗语,可他心里再清楚不过……

论武力值,他跟林诗语还差十万八千里,无非是来凑个热闹,看看那传说中的出土法器。

“爷爷曾说过,烟海市藏龙卧虎,不可小觑。”

林诗语的话说的漫不经心,于是也便进了秦诺的耳朵,没被他放在心上。

“得了吧,一个边陲小城罢了,和烟海市压根没得比,你未免太瞧得起这破地方的人了。哎,对了,刚才跟你打招呼那个……”

秦诺的动作微微停了一下,因为他敏锐的发现,林诗语蹙了蹙眉头。

“是顾宇。”

“谁?苏……顾宇?那个之前被世人贻笑的人?,因为娶了一个家世一般的女人,所以被撵到烟海市的废物?怎么这小子也来了?”

秦诺瞪大眼睛,显然对顾宇的这一年来的‘履历’再清楚不过,只可惜他的这些话却让林诗语露出了更为不屑的神情。

“巧遇而已,还有,在我面前,别提以前的那些事,最好连他的名字也不要提起。”

“嘿嘿,我明白,明白。”

秦诺露出古怪的笑容,把一枚干果扔进嘴里,旋即一边答应着,一边偏头望向顾宇的方向……

露出莫名深意的表情。

暗暗嘀咕着,顾宇能坐在秦天霸身边,恐怕现在尚且有些道行,但他连秦天霸都不放在眼中,更何谈如今的顾宇……

不过如果这小子没被赶出商界的话,现在恐怕连林诗语的商界成就都不如他!

只可惜这世事难料,输就是输。

“前段时间烟海这边有场小地震,把董新庙附近的一处废弃瓦砾窑给震塌了,后来僧人们整修的时候在下面挖到四件法器。”

“今晚慈善拍卖的主角就是它们,这些烟海市的富商们平常一个比一个气势足,今天在这地方你看这一个个全都温驯的跟猫一样。这可不是看我的面子,而是这位孤残住持……”

秦天霸说着,顾宇正好将视线挪过去,因为天御真决的关系,他能看到人体之外的很多东西……

比如浮在人身上的黑白两色雾气,白的是正面情绪,有喜乐,有希冀,而黑色的则是负面,例如怒哀忧恐。

寻常人身上正面情绪多些,人便会显得阳光外向,洒脱自然。而身上负面情绪多于正面的人,要么眼神阴戾,心理阴暗,乃至相貌不堪。

这便是相由心生的体现……

只是顾宇此刻观瞧这台上的白须大和尚,心里头除了惊骇之外,别无第二种感觉。

这位孤残住持不仅身上没有这黑白二气,更是远远有道刺目的金光在体外闪烁……

难道自己遇到了一个彻底摒弃七情六欲,真正的得道高僧?

顾宇不禁骇然。

“这四件法器按理说是寺里的僧人给挖出来的,应该归董新庙所有,可这大和尚竟然大公无私的说要搞一场慈善拍卖大会……”

“拍得的钱财一部分布施给山下的穷苦居民,还有一部分则用来给这寺里的佛像重塑金身。”

秦天霸的话让顾宇不由微微点头,按照这董新庙的规模,里面的佛像数量定不会少,光是偏殿的十八罗汉跟佛门金刚,光修缮起来都何止数百万。

重塑金身,估计整个弄下来,今晚拍卖会上赚的钱也会所剩无几。

顾宇不由苦笑:“这大和尚真够大公无私的,难不成是这寺里的香油钱收的够多,所以看不上这三瓜两枣?”

秦天霸微微摇头:“不瞒你说,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可刚才有知情的人告诉我说,这寺里这些年的香油钱,全都拿去铸造了后院的那尊神像……”

“就是一直盖着红布的那尊巨型神像?”

顾宇哑然,之前绕路进入塔林的时候,他老远便看到了那在红布下遮掩着的巨大塑像,看样子得有个五米多高,这种玩意就算是顾宇也是第一次在烟海看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