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确实是帮了忙

  • 上门狂婿
  • 米呈
  • 2414字
  • 2022-01-21 17:33:04

“还愣着干嘛?客厅收拾完之后,顺带着把厨房打扫干净。哦对了,烧点洗漱水给我跟你妈端过来,这一天天的累死了。”

李国志也靠在沙发上,抬了抬眼皮命令起顾宇。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也已经开始跟陈舒婷一样,默认自己家女儿不是嫁了人,而是娶了个上门女婿。

道理就是,既然来了自己家,我供你吃住,让你干点活怎么了?

对于今天这一切,顾宇全得忍受的心安理得。

原因只有一个,天御真决中海量增长的负面情绪……

他要快速的提升实力,这便是最快的捷径。至于忍受岳父岳母的无理取闹,他只当这是一条修炼的途径!

顾宇的逆来顺受,在李国志看来更像是懦弱,于是更加的不屑起自己这个废物女婿。

“你看他这个怂包样,实在是让我为咱们女儿感到不值,在外面混的风生水起,怎么一到家里就成了软蛋?”

李国志望着顾宇的背影冷哼。

陈舒婷白了他一眼,显然李国志并不清楚,在旁人眼里,他在面对自己老婆陈舒婷时,其实也是这样一副样子。

强者发怒,向更强者,而弱者持刀只会向更弱者,显然顾宇,符合李国志所认为‘弱者’的一切特征……

入夜。

李修月把顾宇拉到房间里,要给她上一场思想品德课。这一年来她从未像今晚这么愤怒过。

明明顾宇可以拒绝,可以爆发,却偏偏要受母亲陈舒婷的要挟,去给那傲慢的一家子帮忙!

李修月几欲爆发。

“顾宇,你到底还有没有底线,那一家人哪里是来求人办事的?尤其是那个陈雪妮的态度更是让人难忍,我妈纵容她们也就罢了,你竟然还……”

“知不知道这样不是帮她而是害她?建筑行业不是谁都能进的,她那么低的学历的即便是去了秦家集团没多久也得被炒鱿鱼,到时候你知道她会怨恨谁?不是自己,而是你!”

“这种人我见的太多了,自私自利,毫无廉耻之心。”

李修月仿佛要将心头的愤怒全都一股脑的宣泄出来,只是顾宇面对她的指责,丝毫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只是似笑非笑的从身后揽住李修月的娇躯。

“明天,你就知道了。”

……

次日。

顾宇昨晚故作玄虚的样子勾起了李修月极大的兴趣,她甚至特意回来的早些专门等着事情发生。

果然不出顾宇所料。

还不到午饭时间,刘梅就如同泼妇一样来到李修月撒泼。

“顾宇呢?顾宇在哪儿?我要杀了他!一定要杀了这个小王八蛋!”

“小梅你消消气,到底发生了什么,何必一上来就这么大的火?难道顾宇昨天的那几通电话没解决你们家的问题?这简单,大不了我让他回头再打几个电话……”

陈舒婷一个劲的解释,反而惹得刘梅以为她其实早就跟顾宇串通好了这一切。

“你少在这儿给我装!我拉下面子来求你们家顾宇,那是给足了你脸面,陈舒婷,是不是以为你们家发达了现在就看不起我们这些老同学?”

“不愿意帮忙昨天直说就是,我也不会腆着脸非要逼你们,这么戏弄我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刘梅?侮辱我?”

刘梅越说越气愤,而陈舒婷却是满头雾水。

“到底怎么了?”

“雪妮今天去秦家集团报道,你知道秦昊做了什么?他把我女儿直接分到了非洲设计部,说是让她去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开发业务!”

刘梅这话一出,躲在楼梯上听着这一切的李修月都有些忍俊不禁,虽然她也知道这样难免有些幸灾乐祸的嫌疑,但却还是忍不住心里一阵爽快。

这都是顾宇偷偷干的?

“消消气消消气,可能是秦昊搞错了,就算是进不了秦家集团,你们家林岩的饭店不是要搬进西区商厦了么?那以后来钱还不是哗哗的?何必发愁……”

陈舒婷一瞬间有些惊呆,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劝说。

“你不说还好,一提这事我更生气!你们家顾宇到底跟秦天霸唱的一手好双簧,明面上说帮忙,背地里却搞小动作!”

“现在别说西区商厦,整个烟云市所有在建的商厦跟娱乐场所全都拒绝我们家入驻其中,搞什么?全行业黑名单?”

“既然你们断我的活路,我也不让你们好过!我今天就在这里守着,顾宇只要敢回来,我打断他的腿,否则都难消我心头之恨……”

刘梅毫无顾忌的撒泼,陈舒婷也只能一个劲的朝她解释。

暗暗却对顾宇恨到了极点,这点小事都给他办成这样?明摆着让自己难堪……

简直该死!

李修月蹑手蹑脚的推开自己房间的门,回到屋子里这才放声大笑起来,怪不得顾宇昨晚故作深沉,原来背地里做了这么多小动作?

虽说有些阴险,但对付刘梅这一家人,就该如此!

李修月已不是以前那个心怀怜悯的小姑娘,这个社会就这么现实,没有不付钱的午餐,求人办事更得有求人的态度……

如果做完她们的态度能再正常一些,兴许这几件事真的是顾宇一句话的事情。

可现在,咎由自取!

大快人心。

“也不知这家伙现在在什么地方?不行,我得给顾宇打个电话,千万别让他这时候回来触霉头……”

李修月一通电话打给顾宇的时候,殊不知自己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

此刻的顾宇正躺在星河苑别墅的卧室,躺在给他跟李修月准备的双人床尚,满脸惬意。

身边,那副无面美人图就挂在墙壁上……

顾宇猜的不错。

负面情绪的增长的确需要反复积压,至少从今天天御真决之中多出的这些负面情绪来看,刘梅此刻一定非常愤怒!

他才不会跑回去触这个眉头,此刻天御真决中滋生出的负面情绪,化作养分让他的身体素质更强横,就连之前勉强施展的撼山拳……

如今也能轻而易举的打出一十八拳。

拳拳如龙,拳出如秋风扫落叶,颇为强横。

挂掉李修月的电话,顾宇的嘴角涌动起一丝微笑,看来如今自己跟李修月之间的关系已经走上正轨。

她至少能主动关心自己,再好不过。

顾宇起身,望着墙壁上的无面美人图,看不出年代,甚至这画里面衣袂飘飘的女人,身上的衣服也无法分辨出是哪朝哪代的服饰特点。

只是眼神一旦挪移到那女人留白的面庞上,顾宇就只感觉自己脑海之中涌现出无数负面情绪,那些曾经给自己留下过伤害的,那些让自己绝对愤怒的,那些曾让自己无能为力的人……

一张张脸全都浮现在面前,清晰无比。

顾宇的拳头下意识的紧攥,淡淡的黑红色雾气,在天御真决中升起,直到他艰难的移开眼神,这才彻底消散于无。

他这才明白,这一刻所见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心里负面情绪的来源!

“这张古画,能调动人心的恶念!”

顾宇只感觉自己仿佛触及到了一个从未想象过的领域,这一刻他就像是站在了巨人脚下,看到了自己的渺小。

心头惊骇,后背都被打湿一大片。

找来黑布盖上这幅画卷,顾宇这才放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