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一针更比一针狠
  • 上门狂婿
  • 米呈
  • 2031字
  • 2022-01-21 17:33:04

瞬间,她只感觉身体上的热量仿佛增加了数倍,而那根细如发丝的银针一接触如同凝脂般的肌肤,竟然瞬间发出滋滋~的声响!

这声音虽说细微,疼痛也可以忽略不计,但仍旧让秦寒感觉有些难以忍受。

她看不到,所以自然会想象自己的身体正在遭受怎样的一番场面……

而想象往往是恐惧的源头,此刻还不等顾宇施第二针,她便已经发出一声刺痛般的叫喊……

这声音,让屋外的秦天霸瞬间攥紧了拳头。

此情此景,单凭脑补,让他难以不往歪处想!

“忍住。”

他的指甲扣进肉里,手放在门上,又收了回来。

屋内,顾宇第二针已下!

“害怕疼的话咬住这个。”

把毛巾扔给秦寒,顾宇出手快如摘星,第二针向下三寸。

显然这一针比刚才的更疼,好在秦寒及时咬住了毛巾,发出的只是痛苦的轻哼……

“最后一针,我会把你体内的东西逼出来,忍不住则前功尽弃。”

顾宇开口说这话的时候,额头上已经见了汗珠,而这话无疑是给秦寒打了一针强心剂,让她顽强的忍了下来。

虽然痛的娇躯微微摇晃……

“最后一针!”

顾宇口中念念有词,这一针明显比之前的两根都要更修长一些,最后扎入穴位时更是引得秦寒发出一声哀嚎……

美眸瞪得溜圆,眼中满是血丝。

痛,难以言说的痛楚!

而顾宇说的不错,此刻她只感觉自己的腹中翻江倒海,顾宇抬手收针的时候,黑色的些许污血便从那细小的针眼之中渗出~

而同一时刻,顾宇也拿掉了她口中咬着的毛巾!

秦寒扭头,忽然发出一声歇斯底里不似人声般的嚎叫,吐出大量污血!

而这一刻守在外面的秦天霸也终于到了忍耐的极限,他从未听闻过这种治病法,身在已经在心头断定顾宇在亵渎自己的女儿……

猛地推门进来!

还未红着眼睛的他对顾宇发难,便只看见从女儿口中竟然吐出一只拳头大小,尚在动还未死绝的黑色虫子!

正正好好,吐在他的脸上~

待反应过来的时候,纵然秦天霸见多识广,也在这一刻被吓得连连后退,头皮发麻。

如同疯魔一般上前用力将其踩死,直至那东西化成一坨黑色的浆液,彻底不动。

这一刻才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顾宇会跟自己说这东西邪门,让自己不要害怕。

现在看来何止是邪门,简直是恶心,诡异!

吐出这只虫子之后,秦寒只感觉自己翻江倒海的肚子里仿佛舒服了一些,然而下一刻再看到那一团污浊,又干呕了起来。

足足在厕所里呆了半个小时……

客厅里,秦天霸也一杯接一杯的喝水,这才将胃里的恶心感给冲淡。

当秦寒重新走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鼓起的肚子重新变得平坦光洁,仿佛生完孩子恢复身材的产妇……

而且连气色都好了不知多少。

此刻站在镜子前,眼中满是抑制不住的兴奋感,这半年来让她最苦恼的问题如今迎刃而解,她不知该说些什么来形容自己内心的激动……

秦天霸此时手都在发抖。

他终于在女儿的脸上重新看到了久违的笑容,曾几何时他甚至以为自己再也没法看到她的笑颜……

一瞬间激动的恨不得给顾宇跪下道谢。

想到之前自己竟然怀疑顾宇对女儿行不轨之事,现在看来完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谢谢顾大哥。”

秦寒不由分说的一个拥抱,让顾宇有些不知所措,下一刻秦天霸也满脸笑意的望过来……

“顾兄弟,之前种种一笔带过,从今往后只要有用得上我秦天霸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秦天霸此刻的承诺完全是发自内心。

而顾宇,则完全沉浸在天御真决中多出的两道感激之情里,他发现当事人越是对一件事的执念深沉,那么相应的情绪也会更强烈。

无论是正面或负面情绪。

正如秦家父女俩,心里迫切的希望秦寒的怪病能治好,经历了一次次的绝望之后,念力便已经深厚到了一定程度。

而治愈之后,对顾宇的感激也会更强。

之前的田平,一次次的在顾宇身上吃瘪,所以负面情绪才会一次次的累计,那次在紫荆花酒店对他造成‘身心伤害’之后,天御真决里面出现的负面情绪也会产生爆棚式的增长。

发现了这个特点,顾宇不由心头苦笑,看来以后要想对天御真决再进行下一步的进化,恐怕就得……

遇事一直忍,一直催化情绪的滋生和强大!

“吴妈,把小姐房间里的东西都安排人扔掉,床,桌,椅都扔了,尤其是这张美人图,看着怪渗人的。”

“爸,你明知道我最喜欢这幅画~”

“别说了,你大病初愈,这些东西留着干什么?到时候全都给你换掉,冲冲晦气。”

秦天霸丝毫不理会女儿此刻的撒娇,斩钉截铁道。

只是顾宇在看到这幅从秦寒房间的墙壁上取下的美女图时,体内的天御真决,忽然起了反应!

这种反应,即便是之前吞噬掉一大团正面情绪的时候,也从没有像现在这么强烈过。

感觉就像是一个嗜酒如命的酒鬼看到了一坛好酒……

更像是嗜赌如命的赌徒进了赌场一般!

顾宇可以断定这种感觉的源头,就是这幅秦天霸执意要扔掉的美女图!

“等等,拿给我看看。”

顾宇忽然伸手拦住吴妈,接过她手里的画卷仔细观瞧,下一刻,脸上马上露出了骇然的情绪。

他没想到手一接触画卷,便有铺天盖地的负面情绪往天御真决之中钻!

这感觉就像是站在国志中央小岛上的人,被声势浩大的海浪所冲击!

顾宇惊呆了,赶忙放在桌上仔细揣摩。

“顾兄弟也看出这副画的诡异了?之前我就嘱咐过小寒,这张画卷不是什么好东西,也不知是从哪朝哪代传下来的,这美女的身姿气质倒是画的惟妙惟肖,只是却偏偏没有五官面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