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直男的苏莽
  • 盗墓之牛气冲天
  • 迷途香猪
  • 2035字
  • 2021-06-02 19:25:41

等众人走出沙漠,来到内蒙机场。

“我们就在这分开吧!”

苏莽拿着吴家小弟递过来的机票看着伊南风说道。

“你不和我们一起回新月饭店?”

已经重新恢复到衣着华丽的伊南风冷着眼的看着苏莽:“你反悔了?”

“你想哪去了!”苏莽从兜里掏出刚在机场超市买的香烟,准备趁着还没上飞机在抽一支。

拿着点燃的烟美美的吸一口,对伊南风说道:“出来这些天了,回去看看二叔和吴奶奶,有些怪想他们的。

而且前不久我得了一件好东西,也放在吴山居了,拿来做信物应该可以入你的眼!”

“老板!机票买好了!”声声慢拿着几张机票走了过来。

“好!我知道了。”伊南风对声声慢微微点头示意自己知道。

随后看着苏莽:“随你吧!

不过我对你说的好东西倒是有些好奇!居然可以让你大言不惭的说可以入我的眼。

你要知道,我掌管新月饭店这么多年,经我手的好东西可谓是数不胜数,但能入我眼的还真没几件。

你就这么确定你拿出的东西可以入我的眼?”

“哈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说完,苏莽丢掉手里的烟,对声声慢说道:“等我来新月饭店的时候,我可以请你吃顿饭吗?”

声声慢就这样用清冷的目光看着苏莽,没说话。

正当苏莽以为会被拒绝的时候,声声慢开口了

“好!不过我们新月饭店的菜可不便宜。”

“呵呵~”

听到声声慢居然同意了,苏莽笑着说道:“那就可以说定了。”

说完就抬腿走进了机场,背对着伊南风两人挥了挥手,慢慢的消失在两人的视线里。

看着苏莽走进机场的背影,声声慢嘴角也微微翘起,脸上也出现一抹异样的神采,不过很快就又恢复到之前冷若冰霜的样子。

………………

下了飞机,打了个计程车回到吴山居。

进去后就看见二叔正坐在大厅拿着盖碗茶悠闲的喝着。

“哟!二叔!”

“你老还是这么悠闲啊!不过这天马上都要黑了,你喝茶不怕晚上睡不着觉啊?”

二叔本来看到苏莽回来还挺高兴的,还准备起身和他打个招呼,结果就听见苏莽的打趣,瞬间就不想理会他了。

自顾自的拿起茶杯准备再喝一口,刚放到嘴边,就停了下来。

想起自己最近晚上总是睡不着,不会真是喝茶喝多了吧?

想到这里,瞬间觉得嘴边的茶不香了,将茶杯往桌上一丢。

没好气的对苏莽说道:“我说你小子,别人看见我,就像老鼠看见猫一样,怎么你就一点不怕我呢?”

“为什么要怕你?难道二叔你还能吃了我不成!”刚坐到椅子上的苏莽随意的回了一句。

“我…”二叔一时被堵的有些语塞,随后嘴里嘟囔了一句:“我还真不会吃了你,怕塞牙啊!”

“诶!二叔!吴奶奶呢?”苏莽没听到二叔的嘟囔,往大厅后面瞅了几眼,一直没看到吴奶奶的身影,有些疑惑向二叔问道。

“嫌这吴山居太冷清了,回自己的小院子了!”

“哦”苏莽点点头。

“古潼京的事情怎么样了!”二叔正了正身体,严肃的向苏莽问道。

“呵!”苏莽想到古潼京的塌陷,冷笑一声说道:“一共出来不到十个人,你说怎么样了!”

“嘶”

听到这个消息,二叔倒吸了一口冷气,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这么狠!我可听说他们一共去了一两百人,就一个都没出来?”

“九门里好像就一个叫霍道夫的出来了,其他的都死在了古潼京里。”

“哎~”二叔叹了一口气,有些感慨的说道:“这下,九门可能真的不存在咯!”

随后苏莽就和二叔在大厅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等吃过晚饭,苏莽就回到了之前住的房间里。

屋里基本没怎么变动,应该是吴奶奶特意吩咐过,只是简单的打扫了一下。

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苏莽就躺在床上慢慢进入了梦乡,似乎是做了什么美梦,嘴角还带着一丝笑容。

之后的几天里,苏莽每天不是出门钓鱼就是出门逛逛,偶尔还和二叔拌拌嘴。

中途吴奶奶也回来了一趟,给苏莽做了他最爱吃的红烧肉,可把他给乐坏了,也算好好的休息了一次。

过了大概一个礼拜,伊南风打来电话,说张日山回来,让他带着东西来新月饭店。

第二天,苏莽就收拾好东西,和二叔说了一声,就搭车前往机场,坐上了飞往新月饭店的飞机。

下了飞机,苏莽见到了一个他怎么也没想到的人。

本来今天伊南风是准备吩咐罗雀去机场接苏莽的,结果声声慢主动接下了这个差事。

“怎么是你啊!”苏莽有些意外的看着现在他眼前的声声慢。

钢铁大直男的苏莽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这句话有多得罪人。

声声慢本来有些温度的脸一下就冷了下去,平淡的说道:“怎么?我来接你,你还不乐意?”

看到声声慢的表情变化,苏莽终于意识到自己刚刚说错话了,赶紧带着歉意的说道:“哪能啊!我这不是没想到,居然会劳烦你老人家亲自来接我。”

说完苏莽愣了一下,恨不得扇自己两嘴巴,这两天和二叔皮习惯了,嘴一瓢就把‘老人家’给说出口了。

果然,苏莽就看见声声慢的表情更冷了。

我很老吗?

声声慢冷声问了一句,没等苏莽回答就转身走了。

只是刚转过身,声声慢想到之前苏莽看到自己不高兴就紧张的样子,她的嘴角就慢慢扬了起来,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就像一朵绽开的白兰花。

苏莽看着声声慢的背影张张嘴想说什么,想了想还是算了,等请她吃饭的时候在赔罪吧!

谁叫自己活该呢!居然对一个女人说她是老人家!作死啊。

就这样跟着声声慢坐上了停在机场外边的车。

之后声声慢开车载着苏莽来到了新月饭店,带着他走进了一个包厢。

包厢里,伊南风和张日山早就已经等候多时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