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心动
  • 盗墓之牛气冲天
  • 迷途香猪
  • 2294字
  • 2021-05-30 20:24:16

看到声声慢的动作,苏莽也明白了她的意思,

随即没有犹豫,右手抓住她的手用轻轻往下一拉,左手感受一下骨头的位置,在猛的一下将她的胳膊推了回去。

“咔嚓”

“哼!”声声慢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脸色刷一下变白,额头开始冒出冷汗,腮帮也因为用力咬紧牙关而微微鼓起。

过了会,声声慢脸上的表情开始松缓下来,试着稍微动了动胳膊,虽然还是有些刺痛,但已经比之前好多了,

苍白的脸上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对苏莽说了声:“谢谢!”

一直都是钢铁大直男的苏莽,看着眼前因为疼痛皱着眉头、脸色苍白、鼻头还有几滴香汗、样子我见犹怜的声声慢,心脏仿佛被一柄几十斤重的大铁锤狠狠的击中。

目光呆呆的看着她,

手不由自主的伸向了声声慢的脸颊,心中顿起旖旎,生出了想把她揽进自己怀里,好好的安慰一番的想法。

“咳!”旁边的伊南风眼神怪异的看着两人,假意的咳嗽一声。

看着自己放在声声慢脸上的手,脸色迅速变红,“嗖”的一下就把手缩了回来,手忙脚乱的连连摆手,嘴里结结巴巴、语无伦次的说道:“你…没…没事就好!我……我……”

看着苏莽脸红窘迫的样子,伊南风低着头轻笑了起来。

声声慢嗔怒的看了苏莽一眼,随后有些害羞的低下头,苍白的脸上也有许些潮红,就像一个刚刚成熟的水蜜桃一样。

就在这时候,地上没死的九门众人也慢慢的清醒过来,相互扶持着站了起来,面色惊恐的看着地下空间的一切。

地下空间里顿时变得嘈杂起来,怒骂声、惨叫声,连绵不绝。

“杨好!杨好!”霍家的霍道夫起身还没站稳就焦急的大声呼喊着杨好的名字,好像很紧张这个人。

“呃啊!”就在苏莽旁边,一双手费力的推开压在身上的尸体,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苏莽听到旁边的动静,连忙转过身去,掩饰自己刚刚的窘迫。

只见一个最多只有十八岁的小孩映入眼前。

看他好像受伤不轻的样子,苏莽弯下腰将他提了起来,就这样提着他,强装镇定转过头疑惑的看着伊南风:“九门现在这么堕落的吗?”

伊南风白了苏莽一眼,扶着声声慢解释道:“这小孩是跟黎簇一起进沙漠的,不小心落入陈金水手里,不是九门中人。”

听到这小子和黎簇认识,苏莽吧唧吧唧嘴,将他放了下来。

不过看着神情还有些恍惚的杨好,苏莽抓着他的肩膀使劲摇了两下,

“喂!回神了!听说你认识黎簇?”

“啊!”被剧烈摇晃惊的回过神来的杨好,看着眼前的苏莽,被吓得一激灵,嘴里大叫一声,惊慌的退后两步,不小心没站稳还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恐惧的看着苏莽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哈哈哈~”伊南风和声声慢也被杨好的反应给逗笑了,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看着苏莽一脸黑线的脸,两人假装咳嗽了一声,随后转过身去。

看着背对着自己,肩膀还时不时耸动一下的两人,苏莽真想一拳打死伊南风算了。

“啊!”

突然,一个小弟尖叫一声,身体被蛇柏触须缠住腰拉到了半空中,他双手不停的捶打着腰间的触须,双脚还是不停的乱动,试图挣脱。

但他腰间的触须没有任何反应,直接将他拉到顶部吊了起来,任他如何挣扎,都没用。

九头蛇柏似乎是被刚才嘈杂的声音惊醒,越来越多的触须开始出现,不断的袭击众人。

苏莽捡起一把地上的刀,将三人护在身后,挡住不时袭击来的触须。

“快拿天心石粉!”张日山突然出现在地下空间里,向慌乱的众人大声提醒道。

挥砍着袭来的触须,苏莽回头看着没动静的伊南风怒吼道:“还愣着干什么?快拿出来啊!”

伊南风急的都快哭了,声音带着哭腔的朝苏莽说道:“我没带啊!”

“苏莽!接着。”

抬手接住张日山丢过来的布袋子,直接对着身后的三人洒去。

毫无准备的三人,被苏莽突然洒来的天心石粉糊了一脸,

“咳咳!”三人顿时揉着眼睛咳了起来。

在自己身上也洒上天心石粉,蛇柏触须刚靠近几人,就仿佛遇到了什么天敌一般,退了回去。

“大家跟我走!”张日山看着众人大喊一声,率先朝着一个隐蔽的洞口跑了过去。

苏莽见状,赶紧转过身扶着受伤的声声慢,招呼另外两人跟上。

跟着张日山走进了一个黑暗的甬道里。

伊南风拿出包里的手电,递给苏莽一只,随后向甬道周围照去,

借着灯光,苏莽发现这条甬道似乎是天然形成的,完全没有人为开凿的痕迹,甬道石壁上突出各种各样的石块,有些地方甚至需要侧着身体才能过去。

“会长!刚刚那是什么啊!”被小弟搀扶着的齐当家,心有余悸的向张日山问道。

张日山手里拿着灯光,走在最前面头也不回的解释道:“那是九头蛇柏!

我们之前扎营的位置下面,一定有卡车群,所以一开始蛇柏并没有攻击我们,应该是爆炸改变了卡车群的位置。”

听完张日山的解释,苏莽也想起了吴邪之前在白色沙漠里对卡车群的猜想,基本差别不大。

众人跟随张日山在昏暗的甬道里不断前行着。

走了大概有半个小时,众人走出了甬道,到了一个平台之上。

张日山拿出一个冷焰火拉开,向平台下方丢了下去,

顿时,刺眼的红光将平台下方的全貌清晰的照亮在众人眼前。

苏莽松开扶着声声慢的手,抬腿走到平台的边缘处,向下看去,看见一座城池的大致轮廓!有些惊讶的转头看着张日山:“这就是那座名为古潼京的城池?”

张日山看着下面的古潼京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神色有悲伤,喃喃自语道:“这就是古潼京的全貌!”

“诶!不对呀!”

苏莽突然想起刚刚张日山突然出现在蛇柏那里,还有准确的找到通往这里的天然甬道,也知道这下面就是古潼京。

“你以前来过这里!”虽然苏莽的话是在询问,但语气却非常的驽定。

张日山的脸上突然变得沧桑起来,神情有些低落的回答道:“那是很久以前了!久到你们这些人都还没出生!”

最后一句话张日山说的很小声,要不是苏莽离得近,估计都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会长!”后面的陈金水听到张日山居然来过这,表情激动的对张日山说道:“你既然来过这!那你跟我说说,这有宝贝吗?”

“呵!”听到陈金水的话,苏莽冷笑一声,慢慢向他靠近,双眼充满煞气的看着他:“你觉得你走的出去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