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我叫柱子
  • 盗墓之牛气冲天
  • 迷途香猪
  • 2149字
  • 2021-05-23 11:22:15

“张会长!”苏莽有些戏谑的看着张日山:“这下你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张日山无奈的看着苏莽:“之前是我不对,不该利用你,不过我也没办法。

陈金水好歹也是九门当家的,我这个会长不可能直接干掉他,只能让你出手了。”

“那你怎么又反悔了?”苏莽不解的看着他。

“呼~”看到苏莽没在意被利用的事,张日山长出一口气,随后解释道:“我在你们打斗的时候发现我伤口上的血液在被佛像吸走,推断这里和古潼京有关,

所以阻止你杀他,想让他从这里带点东西出去,引诱他带人前往古潼京!”

“我姑且相信你说的!”苏莽平静的看着张日山:“不过!这手套的人情,我还完了!我们互不相欠。”

张日山点点头:“应该的!”

随后将佛像指关节上的绳索取下来,整理好斜挂在脖子上,利用寒铁手套的倒钩往佛顶攀爬了上去,

刚爬到一半,佛像顶部开始塌陷了起来,很多巨石落下,苏莽没办法,只能找一个山洞躲了起来。

等到塌陷过去,苏莽从洞里出去,抬头往上看,傻眼了,

从苏莽现在的地方到巨佛顶端还有大概八米的距离,可这段距离没有一处可以借力的点,

苏莽就算有寒铁手套也没办法上去,他只有一只手可以抓住墙壁,另一只手根本抓不住。

没办法,他只能将绳索丢下去,将下面的几人给拉了上来,

几人上来后,张日山看着光滑的墙壁也知道了苏莽没办法上去,随即看向几人:“只能想其他办法了!”

几人退后之前苏莽躲避落石的地方,

被陈金水抛弃的小弟看着苏莽:“我该怎么称呼您?”

苏莽转头看着他:“我叫苏莽,别人都叫我老牛!怎么叫?随你。”

柱子站起身子,九十度鞠躬:“牛爷!谢谢你之前救了我!我叫柱子。”

苏莽随意的挥挥手:“小事!我是看你人不错,挺忠心的!只是跟错了人,不想你就怎么死了,所以顺手救了你一把!”

柱子突然朝苏莽跪下:“牛爷,求你收下我,我这样就算出去了,陈金水也会杀死我的!求求你。”说完重重的给苏莽磕了一个。

苏莽有些犹豫的看着柱子,他挺喜欢这个小弟的,忠心!就是不知道信不信得过。

看着有些犹豫的苏莽,柱子将自己的身份证拿出来递给苏莽:“牛爷!这是我身份证!我家人的信息我出去后会全部告诉你,

陈金水不知道我家人的情况的。”

“收下吧!”张日山也欣赏看着跪着的柱子:“你身边也该有个人打杂,这孩子挺不错的!

如果事后陈家问起,我会给你挡回去的,就当我为之前的事道歉了。”

“起来吧!”苏莽看着柱子:“我这差一个开车的,你要愿意你就来!”

柱子欣喜看着苏莽:“愿意!愿意!”

就这样,苏莽收获了人生的第一个小弟。

时间过的很快,三天就过去了!

几人尝试了各种办法,都没能上去。

罗雀检查了一下背包,看着三人:“我们的食物和水只够吃一顿了!”

张日山也看了看手表有些焦急的说道:“已经三天了,古潼京的地下暗河马上就要出现了,我跟吴邪约好,我们得抓紧时间出去。”

这么长时间了,苏莽也有些担心吴邪,戴着手套的手用力的朝墙壁捶去。

“哒~哒!”

突然,一个黑红色的小石头掉落在地上,

张日山捡起地上的石头,仔细端详了一番开口道:“这种石头就是吸血机关的关键所在!只要靠近,就会让伤口流血!这东西叫血玉树!”

随后看向柱子:“你去外面捡一根藤蔓进来!”

似乎是察觉有出去的希望,柱子连忙跑到洞外面捡起一根藤蔓回来。

接过藤蔓,张日山将血玉树缓缓靠近藤蔓,只见藤蔓居然慢慢的干枯了。

看到这种现象,张日山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我知道怎么出去了。

我们用这块石头将洞口的树枝全部腐蚀掉,”

苏莽疑惑的看着张日山:“可现在我们的问题是,怎么上去?”

“要上去的不是我们!”张日山看着手里的血玉树:“而是它!”

罗雀也明白了张日山的意思,扯着面瘫脸笑了一下:“用鱼线!”

张日山看着将视线全部挡住的墙壁:“只不过我们从这里看不到上面,所以只能盲扔!看运气咯!”

看着张日山递过来的血玉树,苏莽摇摇头:“这次还是让罗雀来,这鱼竿他玩的溜些!”

罗雀也没拒绝,将血玉树绑在鱼线上,开始了慢慢尝试。

一次,两次,三次。

罗雀有些心急了,不由的回头看向张日山和苏莽,

“没事!你大胆的扔,我们都相信你。”苏莽朝着罗雀鼓励道,

张日山也郑重的点点头,示意他放心的扔。

有试了几次后,鱼线终于缠在了树枝上,几人的心也终于放下了。

这时候柱子背着绳子跑到鱼线前看着苏莽:“牛爷我先上,要是没什么问题!你们在上来。”

苏莽有些犹豫,不过苏莽还是准备相信他:“好!”

柱子抓住鱼线慢慢的往上面爬了上去,过了一会上面丢下来一根绳索,在上面出声道:“牛爷!没问题,你们上来吧!”

听到没事!罗雀准备上去,苏莽一把将他拦住:“他现在是我的人!要是出了事,算我的。”

张日山也对罗雀点点头,

随后苏莽也迅速的爬了上去,上去之后发现,柱子怕绳索没套牢固,还在上面用手紧紧的抓着绳索,

看到这里,苏莽觉得自己有些太过于小人了,随即向下面吼了一句:“上来吧!”

吼完之后,走到柱子边上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柱子这时候说话了:“牛爷!你救了我的命,还愿意庇护我收留我,我柱子没什么大本事,但我这条命给你了!”

苏莽轻轻抱了他一下:“说什么命不命的!以后牛爷罩着你!腰杆给我挺直咯,别给我丢脸,知道吗?”

柱子十分郑重的点点头:“不会的。”

很快张日山两人也上来了。四人顺着血玉树腐蚀的入口爬了出去,在走过一段通道,

终于从一个土灶里爬了出来,狼狈的站在屋外面。

看着外面绿意盎然的大森林,苏莽大吼一声:“我牛爷!又回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