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又是幻觉
  • 盗墓之牛气冲天
  • 迷途香猪
  • 2043字
  • 2021-05-22 11:01:26

陈金水看着小弟们身上的伤口,警惕的看着四周!随之使用了失传已久的菊花阵。

让小弟们将自己紧紧的围在中间,慢慢的前进,

“卧槽!”苏莽看着陈金水的操作不由的爆出一句粗口:“这可真是个人才!不去踢足球可惜了!”

三人小心翼翼的在通道里行走着,忽然看见陈金水他们又停了下来,:“金爷!这里不太对劲!我们明明是往佛像的方向走的,怎么会越走越远呢?

这些铁丝网也有问题!明明看着距离很远,可怎么都会被划伤。”

听完小弟的话,,陈金水抽出刀,用力的砍在铁丝网上,蹦出几个火星,铁丝网毫发无损。

而张日山听完刚刚他们的话,好像发现了什么:“这里有机关!”

罗雀将手里的鱼竿瞬间甩开,警惕的看着四周。

之后张日山将手指放在铁丝网上。结果手指居然毫无阻碍的穿了过去,

将手收回来,眯着眼睛:“有时候眼见不一定为实!”

说完从罗雀手中拿过鱼竿,往前方的铁丝网轻轻的挥动了几下,不出意外都没有任何阻碍。

随即三人相互看了一眼,苏莽一马当先的向铁丝网走了过去,没有受到任何划伤就穿过了,

和张日山点点头示意没有问题。随即转身看着前方不远的巨佛。

难以形容的宏伟,谁也想不到这么巨大的佛像会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空间里。

佛像脚下还有十数具干尸躺在地上。

陈金水这时也穿过了铁丝网来到张日山身旁,

看着巨佛:“会长!这尊像,就是佛爷进古潼京之前让人打造的吧?”

张日山脸色复杂的看着巨佛缓缓的点点头。

得到张日山的确定,陈金水感慨的看着巨佛:“没想到!这尊像就在我的脚下,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随后拱手看着张日山:“会长啊!我还得谢谢您!没有你我哪有这机会啊!”

“哈哈哈~”说完就疯狂的大笑起来,看着眼前的巨佛,陈金水举起手竖起手指,往前一弯:“开工!”

看着急不可耐的陈金水,苏莽低声的向张日山问道:“就这种货色!也可以做九门里的当家的?”

张日山被苏莽这么一问,面色一僵,脸色难看的看着陈金水:“当家的?他还不配!”

突然,陈金水他们刚走到蜡烛附近,所有人都停了下来,抱着脑袋,十分痛苦的样子,然后就像当初王萌一般,目光呆滞向前挪动着脚步,

陈金水可能要厉害些,暂时还在原地挣扎,没有完全中招,

可这样他就遭罪了,他身后的小弟,一个一个从他身边走过,他们手里的鹤嘴镐、铁锹、刀将陈金水的腿划的是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起初还能听见他发出几声痛呼,可最后还是变得目光呆滞的。缓缓的往前走动着。

张日山转头看向苏莽:“搭把手救一下吧!毕竟他们都是九门的人,我这个会长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在这里。

不要去看那些烛光!那些烛光会像之前一样,让你陷入幻觉当中!”

说完张日山一个空中侧旋转720度,飞到两个小弟面前,将他们死死的抵住,不让他们前进。

“哎!”苏莽叹了一口气:“为什么每次都这样,明明想弄死对方,结果对方遇到危险自己还不得不去救,这tm算哪门子道理。”

说完,眼睛看着地上,直接冲了过去,冲到最前面,转身看着抓住一个小弟的脖子,一用力,直接给他丢飞了出去,

随后如法炮制,将人一个一个的都丢了过去,最后看着陈金水,苏莽用手拦住了上前的张日山。

自己走上前去,一个大耳光呼了过去,看着陈金水两面的脸颊都肿的很对称了,满意的点点头:“这下看着舒服多了。”

随后看着张日山:“这是吴邪教我的,对称图形。”然后掐着陈金水的脖子,用力的丢了出去,

罗雀看着苏莽有些心虚的往后退了两步,打定主意,打死都不能得罪他,

“哎哟!”陈金水捂着自己的双脸站来起来,看着张日山:“我这是怎么了?还有这是怎么回事啊?”

张日山咬了一下牙齿,平淡的看着他:“脸是你自己抽的,至于怎么回事?”

转身看着巨佛的张日山解释道:“这尊佛像当初摆在这里!必然有它的原因,

我想应该是…想镇压下面的什么东西!”

陈金水捂着脸颊龇牙咧嘴看着张日山:“什么东西?”

张日山平淡的看着他缓缓吐出:“不知道!”

陈金水眼珠子转了几圈,突然献媚的看着张日山:“会长!你看啊!反正今天我们也看不清这下面到底有什么!

不如咱们回去,小酌几杯!就当为你接风洗尘了,也让我尽尽地主之谊!怎么样?”

张日山戏谑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而陈金水向着小弟们一挥手:“赶紧带路!准备好酒!给会长接风。”

说完就往来时的路走了回去。可没有两步,整个地下空间剧烈摇晃起来,天上开始掉下巨石,

等晃动结束,抬眼望去。掉下的巨石将回去的路全部封死,

晃动来的太突然,陈金水的小弟又走的太靠前,基本都被埋在了巨石下面,只剩下两人了,

陈金水狼狈的来到三人身边:“怎么一出去就塌啊!”

“你出去就塌!”张日山转头看着巨佛:“就证明这的主人。不想让我们出去。”

“不行!不能在这待了。”陈金水看着他剩下的两个小弟:“来你们俩,过来给我挖!”

听到他的话,苏莽像看傻逼似的的眼神看着他:“你脑袋里装的都是粑粑吗?这刚刚才塌了,你还叫人在底下挖!

咋滴!你是嫌刚刚没把你砸死,想再来一次?”

“你……”听着苏莽骂自己,陈金水转身准备准备骂回去,结果看到苏莽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自己本来就打不过,现在还带着伤,更打不过了,还凶神恶煞的看着自己。

非常从心的把剩下的脏话给咽了回去,憋屈的吐出两个字“真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