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坍塌的地面
  • 盗墓之牛气冲天
  • 迷途香猪
  • 2084字
  • 2021-06-08 19:46:55

“嗨!”苏莽语气不爽的看着跪着的几人向二叔解释道:“他们吓跑了我刚钓上来的大鱼,我气不过就让他们钓来还我!

至于他们身上的绳子,这不是怕他们跑了吗?我这又没有多余的凳子,就只有让他们跪着钓咯!”

听完苏莽的解释,绕是见惯大风大浪的二叔和张日山,脸上也不由的抽动两下,

同情的看着他们‘碰上这么个不讲理的玩意,也算他们倒霉’。

“对了!”苏莽有些意外的看着张日山:“张会长今天怎么有兴致来找我啊?”

张日山看着地上的那堆人:“我今天来呢!一是通知你,明天早上出发,我让人来接你。

二呢!就是听说你今天在钓鱼,我来看看钓得怎么样了!”

苏莽有些郁闷的看着他:“本来今天应该可以多钓点的,结果不知道怎么了?那开车的人看见我一溜烟的就掉头跑了,搞的今天就只有你看见的这点!”

“差不多行了啊!”二叔在一旁没好气的看着苏莽:“你还想来多少?再这样被你搞下去!九门都快没人了。

现在他们也差不多反应过来了,知道你就是吴邪放出来的一个烟雾弹。

打又打不过,抓又抓不到,还来干嘛?送人头吗!”

“行了!跟我回去吧!这里有坎肩处理,没你什么事!”说完二叔就回到了车上,

苏莽无奈的看着二叔,自觉的走到驾驶室,启动汽车往吴山居出发。

回到吴山居,晚餐吃的全鱼宴,苏莽心里想着这些可都是自己今天的劳动成果,饭都多吃了两碗。

第二天早晨,苏莽刚和二叔他们吃完早饭,张日山的人就来接他了,

和吴奶奶解释了一下,随后就坐上车去和张日山汇合了。

车很快开进了茂密的森林里,下车后看见张日山正在和一个中年人说着什么,

看到下车的苏莽,他笑着点点头,

随后那个中年人指着前面:“我带你们去看看吧!”

苏莽点燃一根烟,快步追上张日山他们问道:“什么情况?”

老铁看了一眼张日山,朝苏莽解释道:“早年间!九门曾在这活动过,

我们红家还有陈家!一直在这做生意,几十年了,都把这当成家了。

可是前一阵子,解老板来过我们村后,就发生了一些怪事情,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所以呢!就请张会长来看一看!”

听着老铁的解释,众人来到了一座悬崖边上,

看着下面坑坑洼洼的地面,苏莽疑惑的看着老铁:“这怎么弄的!”

“这里的村民啊!以开采树化玉为生,昨天在开采的时候突然发现一座奇怪的铜门!”

听到铜门,张日山严肃的转头看着老铁,

老铁继续开口:“他们想砸开铜门!突然引发了地震,就塌陷出你们所看到的这些大坑。”

“这些坑洞不像是地震造成的!”张日山看着下面的大坑,随即转头看着老铁:“你们下去探过吗?”

老铁没说话,只是把众人带到了一个坑洞前,

坑洞里边都跪趴着几具尸体,脸埋进土里,看样子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了。

“嚯!”看着这些人的姿势,苏莽新奇说道:“这就是穷的吃土吗?”

随即直接跳了下去,将一具尸体给拽了出来,仔细观察着。

结果发现一个很神奇的事情,这人的鼻子、嘴巴,塞满了泥土,是被活活憋死的。

将干尸丢给上面的张日山,随后又检查了其他的干尸,结果都是一样的!都是被泥土活活憋死的。

坎肩这时候也提着几具干尸走了过来:“会长、牛爷!这些洞底下全是尸体,连死状都一样!”

“呵!”苏莽一副来了兴致的样子:“有意思!”

随后坎肩将这些干尸身上的包倒了出来,叮啉咣当掉出一些生锈的铲子、绳索之内的东西。

看到这些东西,苏莽诧异的看着张日山:“感情这些人还是同行啊!”

张日山仔细检查一番几具干尸,看着眼前的坑洞:“既然他们的目的相同,死因相同,那么!问题应该就出现在打洞的位置上!”

站起身子环视了一下四周沉声道:“下地!”

“会长!”旁边的一个小弟站了出来,看着张日山:“这里可是陈家人的地盘!咱们要是下去了,估计要背上一个撕毁协议的罪名啊!”

“那就去打声招呼好了!”

“切!”苏莽有些不屑的看着张日山:“你好歹也是九门协会的会长!怎么走趟活还要给别人打招呼啊!”

张日山停住脚步,转身看着苏莽:“协会有协会的规矩,谁也不能破坏,包括我这个会长!”

说完就朝着前方走了,

苏莽摇摇头看着张日山的背影:“这就是束缚啊!为了所谓的规矩将自己也困在了条条框框的条约之下!可怜啊!”

众人跟着张日山来到了几间木屋,抬腿走进去发现里面还挺热闹,

小小屋子里或站或坐的有十几个人,中间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有瓶酒,有些瓜子花生,一个尖嘴猴腮的人正剥着花生坐在那,

看见走进来的张日山,皮笑肉不笑的开口道:“哟!这不是张会长吗!今儿什么风把你给吹来这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山窝窝里来了?”

张日山面无表情的环视一圈对面:“你们要下地是吗?”

“怎么?”猴腮脸戏谑的看着他:“张会长也有兴趣?”

“能不能让我先拿个东西!之后的,我不管。”张日山平淡的看着他,

“凭什么呀!”猴腮脸将花生往桌子上一扔,完全不把张日山当回事。

一旁的苏莽突然走上前去,一把将他的脑袋按在桌子上,拿起酒瓶子对着脑袋就敲了下去,

“嘭!”的一声,瓶子碎了,苏莽拿起一块掉在桌上的碎片,放在他的脖子上:“凭这个!你看可以吗?”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等众人反应过来,人已经被苏莽用碎片顶着脖子了,

“放了我们老大!要不然我们弄死你?”陈家的小弟看着趴在桌上的老大,大声的朝苏莽威胁着,

苏莽看都不看一眼那些叫嚣的小弟,看着张日山:“你得先武后文,你看!像我这样多好,一步到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