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自杀的苏日格
  • 盗墓之牛气冲天
  • 迷途香猪
  • 2180字
  • 2021-05-28 20:18:32

看着众人都各自沉默着,没有注意到这边,吴邪轻轻的将茶杯端起来,往黎簇的裤裆倒了一点水。

看到这里,苏莽知道,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到还在吴邪的掌控之中,吴邪做的一切都有他的深意,这估计是他对黎簇暗示着什么。

说真的,相对于在这里跟人勾心斗角,苏莽还是觉得直接干一架来的痛快,动脑子的事情就不适合他这种人,就今天所动的脑子,估计都快赶上他28年的总和了。

要不是怕扰乱吴邪的布局,就苏难那些小弟的挑衅,苏莽早就一拳头抡过去了,哎!不想了,脑袋疼。

“苏老板!”吴邪伸手示意了一下:“尿急!”

“憋着!”苏难端着水杯头也不回的淡淡回应道。

“不是我?是他!”吴邪用手指了指黎簇:“是他,小孩吓尿了!”

黎簇一脸无语的表情看着吴邪站了起来。

苏难看着裤裆湿了一块的黎簇,嫌弃的点了点头。

吴邪则对着黎簇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真脏!”

黎簇对着吴邪翻了知道白眼,随即转身向外面走去。

随着黎簇的离开,大厅里再度陷入了安静当中,每个人都想着自己的事,

苏日拉一手提着煮好的奶茶一手抱着碗,来到大厅里,开始给众人倒着奶茶。

“这小屁孩撒个尿也太长时间吧?”马老板不耐烦的说道。

“我去看看吧!”吴邪起身准备离开座位,

苏难突然说道:“不会是你们两个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要去商量吧!”说完一脸微笑的看着吴邪。

听到苏难的话,吴邪微笑的摊摊手,然后重新坐了回去。

忽然,黎簇肩上扛着什么东西,手里也提着什么走了进来。

看到黎簇进来的样子,吴邪的嘴角微微的扬起。

听到动静的众人纷纷看了过去,马老板对着边上的老麦说道:“老麦!去看看怎么回事?”

王萌看着进来的黎簇,赶紧起身向前帮他把肩上的东西卸了下来。

“是马日拉!”黎簇看着众人说道。

“怎么会是他呢?”苏难疑惑的看向吴邪。

“已经死了。”黎簇看着苏难说了一句,随后将手里的东西丢在桌子上,一根登山杖,一捆绳索。

抬起头看向众人:“这些是我在他们家地窖里发现的。”

“这些什么玩意?”马老板疑惑的看着苏难。

看着眼前的东西,苏难缓缓说道:“这些应该都是上个旅行团的。”

这时,黎簇突然从身后拿出一把手枪:“还有这个!”

黎簇拿着手上慢慢的走到苏莽边上,导演组的人看到拿着手枪的黎簇,吓得纷纷后退,

接过黎簇拿来的手枪,放在手里把玩着,一脸笑意的看着站在马老板身边的苏日格。

“我知道了!”马老板一把抓住苏日格的手:“这一切都是你干的,对不对?”

苏日格连忙解释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这一定是个误会!”

“误会?”黎簇双手抱着胸对苏日格询问道:“马日拉的尸体就在你们家的地窖里,你怎么解释?”

“这…”苏日格咬了下嘴唇,颤抖着解释道:“这和我没有关系,真的没有关系。”

“没关系?”苏莽把玩着手里的手枪,对她示意了一下:“那这个东西也是在你家地窖里发现的,你总不能说这个也跟你没关系吧?”

听到苏莽的话语,苏日拉有些语塞,顿了一下说道:“你们这些人都可以随意出入我这儿,谁进到我的地窖里放把枪也不是什么难事啊!

凭什么说这把枪,就是我的那把啊!”

说完这句话,似乎是感觉到自己说漏嘴了,惊慌的看了众人一眼,随后慌乱的捏着自己的双手。

“哦?”苏莽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看着苏日格说道:“照你这么说,那你应该还有一把属于自己的枪咯?”

“啧啧~”苏莽不由的啧啧称奇,随后看向众人道:“还真让我说对了,这啊!还真是一家黑店,”

听完苏莽的话,苏难慢慢站了起来,一脸玩味的朝着苏日格走去,

看着走过来的苏难,苏日拉吓得连连后退,刚刚退到老麦身前,老麦一把将她双手压在后背。

苏难直接从苏日格的后腰处拿出一把手枪,挑了挑眉对苏日格说道:“老板,这么好的东西,应该拿出来跟大家一起分享啊!”

被老麦控制住的苏日格强装镇定的说道:“这个是…是我防身用的。”

“呵~”听到苏日格解释,苏莽嗤笑一声,看着她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防身?防谁?难道防你儿子吗?”

苏莽的话音刚落,就看见苏日格的瞳孔猛然一缩,似乎是受到什么惊吓一般!突然挣脱老麦的控制,疯狂的朝着苏难手中的枪抢了过去。

苏难一个转身躲过扑过来的苏日格,随后一脚踹在苏日格的腹部,将他踹飞出去,

躺着地上的苏日拉,看着围过来的几人,随即站起身子,朝着身后的柱子撞去,

导演组的几人和黎簇看见苏日格的动作,都被吓得惊慌失色,

“诶诶诶~”

“啊~”

“咚!”的一声,只见他仰面朝天倒了下去,她的额头上和柱子上,都有一团鲜血,慢慢的往下流淌着。

随后凯凯走过去探苏日格的鼻息,回头对着苏难说道:“难姐!死了!”

苏莽看见吴邪有点出乎意料的样子,在桌子下轻轻的踢了他一下,对他微微点头。

随即吴邪脸色恢复正常,重新看向地上的苏日格。

“额吉!”突然,嘎鲁从内屋冲了出来,看见地上的苏日格,嚎叫的冲了过去,一把推开凯凯,抱着苏日格的尸体放生大哭起来。

“苏难!”马老板突然出声道:“这个店也许有点问题?但是没想到这女主人性情这么刚烈!”

话里话外的意思昭然若揭,就是苏日格的死亡,只是自杀,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哎~”吴邪叹了一口气说道:“人也死了,连一个审问的机会都没给啊!”

“谁说的?”苏难一脸冷漠的反驳道,随后看向地上大哭的嘎鲁:“还有那小子呢!”

“哦?”苏莽脸色莫名的看着苏难:“一个傻子!你能审出什么?”

“先把他给我绑起来!”苏难看着嘎鲁对老麦吩咐道,随后看向吴邪等人:“另外!这把枪,我先防身用了!”

苏莽把手里的手枪丢给吴邪,吴邪拿着它对众人说道:“Me too”秀了一句英文,吴邪将手枪放到腰后别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