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中招
  • 盗墓之牛气冲天
  • 迷途香猪
  • 2101字
  • 2021-06-16 11:09:14

“你眼花了吧?”

黑瞎子仔细瞅着壁画上的大祭司,没发现一点和之前不一样的地方。

苏莽还是不信邪,伸出手向壁画上摸去,想看看有没有异常。

看到苏莽的动作,黑瞎子眉头一挑,语气玩味的说道:“我要是你,就不会这么做!”

苏莽伸向壁画的手一下停住了,转头看着他,等他的解释。

黑瞎子用刀轻轻的刮了一下壁画,然后用手电照着刀刃的位置。

苏莽将手缩了回来,定眼朝刀刃上望去,看到上面有一层白色透明的油状物。

黑瞎子解释道:“这间密室处于山体之中,有一定的湿气,外面还有浓厚的迷雾。

而这些壁画在这种环境下经过了几千年的时间,还是那么栩栩如生,靠得就是这一层薄薄的肝油!”

“咦!”苏莽表情十分嫌弃的退后几步,连忙摆手对黑瞎子说道:“拿走拿走!真tm恶心。”

说完就往洞口的方向走去,直接爬了出去。

看到苏莽已经爬出密室,黑瞎子走到角落,在干尸的衣服上把刀上的肝油蹭掉,也爬了出去。

至于为什么苏莽这么急急忙忙的爬出密室,是因为他已经知道整个密室的壁画上都涂满了肝油--人肝油,他嫌恶心。

肝油具有很好的防腐效果,最好的属传说中的人鱼肝油,但那毕竟太稀少,都是皇室用品,一般人根本接触不到。

所以在古时候,一些有权有势的人就会选择用人肝来炼油,来供他们使用。

两人爬出密室后,背上登山包开始继续前进。

两人都显得十分安静,没有像之前那样打趣,各怀心事的在通道里蒙头前行。

“你的眼睛还能治好吗?”

苏莽走在前面用手电四处观察,随意的说道。

黑瞎子脚步微微顿了一下,不过很快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前进,望着苏莽的后背随意的回答道:“可以呀!”

“苏莽有些意外,停下脚步转头看着他:“既然可以,那你怎么不把眼睛治好,你这样可不好讨老婆!”

黑瞎子没停下脚步,径直的和苏莽擦肩而过,声音低沉的说道:

“用不着什么东西,也没什么药可以治好我的眼睛!

我只需要再去青铜门一趟,在里面换一副身体就好。”

苏莽停在原地,皱着眉头仔细思考着黑瞎子刚刚透露的信息,他不明白黑瞎子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青铜门里看到的东西,而是选择用这样委婉的方式透露给他。

走在前面的黑瞎子回头看到苏莽还在原地沉思,用手电直接照着他的眼睛,大声说道:

“先别想了,赶紧把眼前的事做完吧!我们再不加快速度,你的声声慢可能就没了!”

“卧槽!”苏莽的脑子一下子死机了,从进了这鬼雾山,连续的危险让他都忘记了声声慢还在祭司墓里生死不知。

现在陡然听到黑瞎子提起,苏莽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连忙焦急的挪动脚步开始小跑起来,“嗖”的一下超过黑瞎子,反倒对黑瞎子催促起来:“跑起来撒!”

黑瞎子看着苏莽的背影,无奈的笑了笑,低声自语道:“这苏蛮牛还真好忽悠,这稍微一打岔注意力就跑偏了。”

说完就追着苏莽小跑起来。

苏莽真有这么好忽悠吗?没错!他还真有真么好忽悠。

对于什么青铜门啊,长白山啊,他只是好奇而已,可声声慢不一样啊,这说不定以后是他老婆,他能不着急吗!

随着两人的小跑前进,空气中的水分开始变得越来越浓,甚至连矿灯表面都蒙上了一层水雾,照射出的灯光都开始朦胧起来。

而且空气中不知何时开始出现淡淡的花香味,围绕在两人的鼻尖,味道很淡,但闻着非常舒服,让人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感受它的美好。

两人的脚步虽然没停,但已经由最开始的小跑前进,变成现在的缓慢行走,眼睛也慢慢的开始闭上,脸上露出一副陶醉的神情,表情逐渐变得呆滞,犹如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这一切都发生地无声无息,苏莽和黑瞎子完全没有感觉到一丝异样就已经中招了。

如果只是苏莽中招还能说得通,毕竟他一共就下了两次墓而已,算是新手。

但就连身经百战的黑瞎子都毫无反应的中招了,可见这地方到底有多邪门。

两人就这样随着这股花香的引导摇摇晃晃的前进着,如同即将迈入深渊的羔羊。

走了大概十分钟,两人已经走出了山体通道,可他们谁也不知道,依旧目光呆滞的往前挪动着脚步。

“啪叽~啪叽~”

脚下原本干燥的地面已经变成湿润的草地,踩在地上发出啪叽啪叽声。

“呃啊!”

苏莽的表情突然开始狰狞起来,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咛,停下脚步,双拳握紧,像是极力的在反抗什么。

“牟~”

苏莽嘴里忽然发出一声不知名的兽吼,威严又充满煞气,吼声整整持续了十数秒才停下。

山中的山魈群全部都跪倒在地上,对苏莽的方向行跪拜之礼,身体还在不停的颤抖,这是来自血脉深处的压制。

而山下村落里原本已经熟睡的居民,听到这声仿佛在耳边炸响的兽吼,纷纷起床开灯,跑到窗户处惊恐的凝望着远处的鬼雾山,嘴里不停念叨着一种不知名的方言。

唯独有一人例外,他站在窗边,神色癫狂的看着鬼雾山,嘴里不停的说着:“快了!快了!我马上就要成功了。”

鬼雾山中,吼声刚一落下,苏莽和黑瞎子就立马跪坐在湿润的草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头上大汗淋漓,就像刚从水里被捞出来一样。

两人就这样在地上跪坐了几分钟才缓过神来,顿时感觉口干舌燥,就像好几天都没喝水了,嗓子都已经在冒烟了。

顾不得现在是什么情况,两人赶紧将登山包取下来拿出里面的水壶,仰头疯狂的往嘴里倒水。

一直到水壶里的水被两人喝空,再怎么倒也倒不出一滴水来,两人才肯罢休。

等喝饱了水,苏莽和黑瞎子才开始观察起周围的环境。

可眼前的场景,让两人大吃一惊,并不是太过于恐怖和惊悚,而是太漂亮了,漂亮得让两人差点又沉沦进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