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惊现青铜门
  • 盗墓之牛气冲天
  • 迷途香猪
  • 2048字
  • 2021-06-17 20:56:29

灯光缓缓移动到最后一副壁画,突然剧烈抖动了一下,随后密室响起了黑瞎子的惊呼声。

“怎么可…能?”

语气里充满了不可置信,还有一丝丝恐惧,连声音都有些微微颤抖,最后一个字甚至都破音了。

苏莽连忙转头向黑瞎子看去,借着矿灯的灯光,看到他脸上早已冷汗密布,鼻尖都已经凝聚了一滴汗水,身体也已经紧紧绷住,还在微微颤抖。

这不是恐惧,而是惊吓,就好像看到了不该出现的东西,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让他难以接受。

苏莽用手电晃了他一下,关心道:“瞎子!没事吧,是发现了什么吗?”

黑瞎子滚动喉咙咽了咽口水,将灯光照射向壁画的一个角落,声音有些颤抖的对苏莽回答道:

“这里居然有一扇青铜门!”

“什么?”听到黑瞎子说这里有青铜门,苏莽惊呼一声,被震惊的跳了起来。

连忙顺着灯光向壁画上看去,但因为苏莽没有黑瞎子那么好的视力,所有看不太清楚,只好小跑到壁画下方,抬头看去。

果然,在灯光的照射下,壁画的一个角落赫然画着一扇铜门。

只是看到之后,苏莽有些疑惑,他记得原著里长白山青铜门的高度至少是几十上百米吧,怎么这个青铜门就这么大点?

即使这是壁画,而不是实物,但古人对壁画内容的描述一般都是有一定现实基础的。

就像之前壁画上描述的巨鬼雕像,都是按照一定比例缩小绘画的,壁画上的山体和雕刻的人会有一种很清晰的对比度,让人一看就明白画的是什么。

而这个青铜门按照壁画的大小来看,在现实中应该只有八九米高,有一种小家子气的感觉。

既然想不明白,苏莽直接转过头对黑瞎子,说道:

“你是不是猜错了,这可能就是一扇普通的铜门,跟长白山的青铜门压根就没有关系!”

黑瞎子轻轻摇摇头,看着壁画凝重的说道:“不会错的,这就是青铜门,和长白山的一样!”

说完,黑瞎子走到苏莽旁边,指着壁画上的青铜门对苏莽说道:“这上面的纹路和我在长白山青铜门看到的一样!”

“可青铜门不是只有长白山才有吗?”苏莽疑惑的看着他。

黑瞎子又是摇摇头,苏莽解释道:

“在此之前,我知道有两个地方有青铜门,一是长白山,二是XZ喜马拉雅!但现在又多了一个,就是这里,酆都鬼雾山!”

苏莽没说话,正在消化刚刚黑瞎子所说的信息,过了几分钟,苏莽突然抬头对黑瞎子问道:

“你进过长白山青铜门没有?”

黑瞎子突然沉默了,就这样直勾勾盯着苏莽,似乎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

苏莽也毫不畏惧的看着黑瞎子,他不怕被黑瞎子误会,他单纯只是好奇,好奇青铜门里有什么。

密室里突然安静下来,寂静的只有两人的呼吸声,甚至就连“咚咚”的心跳声都能隐约听见。

“哎~”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十分钟,黑瞎子突然叹了一口气,随后抬起手将脸上的墨镜摘掉,抬起头闭着眼睛面对苏莽,缓缓将眼睛睁开。

“卧槽!”看到黑瞎子的眼睛,苏莽震惊的爆了一句粗口,身体微微后仰,嘴巴张的都能放进一个鹅蛋了。

“呵!”看到苏莽的反应,黑瞎子摇头苦笑一声,说道:

“我的确进过长白山青铜门,也看到了万物的终极!”

然后指着自己的眼睛,激动的说道:“而这,就是代价!”

眼眶里什么都没有,没有瞳孔,没有眼白,甚至里面连一丝光亮都没有。

只有黑,漆黑、幽暗、空洞,就是他眼睛里的一切。

盯着他的眼睛看久了,苏莽仿佛整个人都迷失在黑暗里,。

“哈哈哈哈~”黑瞎子突然癫狂的大笑起来。

看着癫狂大笑的黑瞎子,苏莽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沉默的看着他发泄心中深埋已久的情绪。

“老牛!”黑瞎子突然抓住苏莽的肩膀,对他厉声说道:

“我知道你很好奇青铜门里的一切,但我奉劝你,永远不要进去,永远不要想着去了解所谓的终极。

那里面的一切会打破你现在所有的认知,当初我只是看到了一点点,可能连一秒钟都没有,我的眼睛就变成了这个鬼样子!”

苏莽却突然对黑瞎子反驳道:“你说谎,当初陈文锦也进去过长白山青铜门,为什么她出来什么事都没有!”

不怪苏莽这时候还要反驳黑瞎子,而是他突然想起他穿越前播出的《终极笔记》里,陈文锦明明进了青铜门,却能安然无恙的在外面待了那么久。

而黑瞎子却说他在青铜门看到一秒万物的终极,就付出了眼睛异变的代价,所有才会反驳他。

“呵!”听到陈文锦这个名字,黑瞎子不屑的冷笑一声,开口道:“她应该只是在青铜门最外围停留了一下,而且那时候她的身体可不会允许她往深处走,不然她连走出来的机会都没有!”

说完这些,黑瞎子用手狠狠的搓了几下脸,将墨镜重新戴上,看着苏莽语重心长的说道:

“老牛!我知道你体质特殊,和哑巴张一样拥有上古血脉,但请你相信我,你扛不住青铜门里面的侵蚀的。

我不想有一天你会变成一个怪物出现在我面前。”

苏莽沉默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没有回答黑瞎子,而是抬头重新看向墙上的壁画。

壁画中,羌族大祭司拿着一支权杖站在血池的棺材里,看着远处的青铜门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头顶上方就是无数的小孩尸体,血池周围跪很多人,都虔诚的望着大祭司。

“我靠!”苏莽突然惊叫一声,然后使劲揉了揉眼睛,再重新看向壁画上的大祭司,结果就和刚刚一样,根本没有什么变化。

黑瞎子听到苏莽的惊叫声,也抬头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什么也没发现,不仅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苏莽看着壁画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我好像看到那个大祭司对我笑了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