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壁画
  • 盗墓之牛气冲天
  • 迷途香猪
  • 2021字
  • 2021-06-14 11:20:51

黑瞎子艰难的稳定自己的视线,看到苏莽递过来的杂草,上面那一点点熟悉的绿色液体,屈辱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哆哆嗦嗦的接过杂草,疼的龇牙咧嘴的将身体侧躺着把皮带松开,缓缓的把杂草伸到自己的菊花处。

过了一会,黑瞎子的脸色从苍白开始慢慢变得红润起来,脸上也没有痛苦的表情,嘴里大大的出了一口气。

看到黑瞎子没事了,苏莽也擦掉了额头上的冷汗,要是真把黑瞎子给弄出点好歹来,在这荒山野岭中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黑瞎子站起身子,将皮带扣好,原地蹦了几下,还特意劈了个叉,发现真的一点疼痛的感觉也没有,然后脸色平静的看着苏莽说道:

“这事就这样过去了,你也不能让我删照片,我也不追究你刚刚的事,有问题没?”

听到黑瞎子的话,苏莽心中的大石终于落地了,连忙点头说道:

“可以!完全可以!你想怎么用就怎么用,都没问题!”

说完还对他竖了一个大拇指:“黑爷就是敞亮!”

黑瞎子低头笑笑没说话,眼神里危险的光芒正在疯狂闪动,可惜被墨镜挡住了,苏莽一点没看到。

随后苏莽对黑瞎子做了一个你请的手势,他是真的不敢走黑瞎子前面。

黑瞎子则完全不在意,直接走回了两人的临时营地,并且将苏莽刚刚丢掉的杂草全部收集起来,嘴里低声喃喃自语道:

“这可是好东西啊!得收好,后面还得用啊!”

也就是黑瞎子说的声音太小,不然要是让苏莽听见这段话,估计得连忙抱着黑瞎子的大腿求放过。

随后两人也稍微收拾了一下,继续朝着深处出发。

随着两人不断深入鬼雾山,周围的树木也又开始变得稀少起来,而且那些树也重新变的病殃殃的,就像所有的营养都被那奠柏树林给抢走了。

走了大概十分钟,最终两人走到一面石壁处,苏莽看着眼前高耸入云而且光滑无比的石壁,对黑瞎子问道:

“这怎么没路了,难道我们走错了?”

黑瞎子走上去拍了拍石壁,若有所思的回答道:

“不,我们应该没走错,而且已经快要到了,入口应该就在这附近。”

两人沿着石壁又走了几分钟,终于找到一个山体的裂缝,大概有一米宽。

两人对视一眼,苏莽率先开口道:“我先进,你注意后面!”

黑瞎子点头同意。

苏莽提了一口气,抬腿走进了裂缝中,借着矿灯的灯光仔细观察。

发现这裂缝不像是天然形成的,反倒是有点像人为开凿的通道,因为走到里面,空间变宽了不止一点,本来只有一米的样子,现在至少有三米,而且两边石壁非常的平整,跟用刀切的一样。

黑瞎子在后面也发现了这一点,稍微想了一下对苏莽解释道:“这本来应该是天然形成的,但后来又被人为的加工了一下。”

突然,苏莽在前面似乎发现了,指着一处石壁惊呼道:“瞎子!你来看这里!”

黑瞎子快步来到苏莽身边,看向他矿灯照射的地方,在一块凸出的巨石后面有一个洞口。

两人走上前去,发现矿灯的灯光因为太散了,根本照不了多远,苏莽随即从背包拿出两支强光手电,递给黑瞎子一支。

这次两人看清楚了,这个洞口往里应该有五米,然后里面还有一个空间,不小。

苏莽又从背包里拿出一根冷焰火,拉开往洞口里丢了进入,两人在洞口外屏息听着里面有没有什么动静。

像这种黑暗的空间里,不管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冷焰火的强光刺激下,都会或多或少的闹出一点动静。

足足听了五分钟,里面还是一点动静没有,两人整齐的出了一口长气。

苏莽将登山包取下丢给黑瞎子,说道:“我先进去!”

说完,就爬进了洞口里,洞口不大,苏莽在里面连胳膊都要收着点才可以通过,艰难的爬出通道。

苏莽落地之后立马将身体靠在石壁上,用脑袋上的矿灯和手里的手电不停的查看四周的情况。

将整个密室都观察一遍,发现这是一间大概有八十平米的不规则密室,密室石壁上画满了壁画,最里面的角落里还有几具干尸,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随即朝洞口喊了一声:“进来吧!”

苗条的人是不一样,苏莽只听见悉悉索索的爬动声,然后黑瞎子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黑瞎子落地后同样用手电观察了一番,随后将手电的光芒停留在石壁的壁画上,对苏莽说道:“这里的壁画。我之前见过!”

苏莽看向壁画,发现有几幅壁画上的内容黑瞎子之前确实和自己说过,就在酆都机场的小花园,

黑瞎子将手电缓缓移动到他没看到的壁画上,开始一副一副的解释上面的内容。

“巴族和蜀族的人在一座山体上雕刻一副巨大的鬼像!羌族的大祭司正在一旁观看着,山体两边还有两条瀑布。”

“大祭司不知道在哪里找到一种怪物,将它的血放干,把它的尸体放到一处黑色的水潭里,那些怪物又都复活了,只是变得比之前更小了一点。”

“大祭司将两族的所有男人当着他们家人的面,赶进了一片长有黑色枝条的树林当中,让他们的家人看着他们死在树林里。”

“大祭司又将两族所有的女人当着她们孩子的面全部砍头杀掉,埋进了一片开满花的树林里。”

“亲眼看见双亲的死亡,两族的孩子面目变得非常扭曲狰狞,大祭司十分满意,而后将所有孩子倒吊起来,在他们头顶开了一个小孔。

小孩的下面有一个池子,池子里放着一个棺材。

最后鲜血将池子灌满,小孩也已经全部死亡,他们的死状很诡异,脑袋硕大无比,跟整个身体差不多大,全身布满黑色的纹路,眼睛里是诡异的漆黑色,咧着一张大嘴,一直延续到耳根处,嘴里还有密集尖锐的牙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