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香草味的,有点甜!

  • 盗墓之牛气冲天
  • 迷途香猪
  • 2054字
  • 2021-06-13 20:33:45

说道这里,黑瞎子拿过苏莽手里的雪茄深深的吸了一口。

虽然黑瞎子戴着墨镜,但苏莽还是从他脸上看出了恐惧的神色。

又抽了几口,黑瞎子平复了一下,继续开始说道:

“当时他们已经不吃不喝的躺在地上两天了,有几个已经昏迷了过去。

我试着抬起手臂,想把身后的背包取下来,取出里面的绳索。

可我连抬起手指都艰难无比,更别说抬起手臂了。

我心里一直在祈祷,祈祷他们能在坚持下去,坚持到自己身体恢复,可以用绳索将他们拉过来。

但我高估了他们的意志力,也低估了这奠柏树麻醉液体的毒性。

就这样,又过了两天,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饿死、渴死在我眼前!”

黑瞎子面色恐惧的看着苏莽,激动的抓着他的手臂低声怒吼道:

“你知道吗?他们身后的背包里,装满了水和食物,可就算这样,他们还是死了,渴死的!饿死的!

就在我眼前!”

说道这里,黑瞎子猛吸了一口雪茄。

“咳咳!”

他试着学苏莽那样,将烟雾吸进肺里,但剧烈咳嗽了起来,咳的脸色涨红,用手不停的捶自己的胸口。

苏莽大致知道他的感受,按道理说,死在他黑瞎子手里的人,不知有多少,怎么会为了这三十一个人的死,恐惧成这样。

因为那些人是在黑瞎子眼前活活被折磨死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当时的黑瞎子差点和他们一样,在那个鬼地方活活饿死、渴死。

与其说是在恐惧他们的死亡,不如说是在恐惧自己的死亡。

那三十一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时候,黑瞎子也在不远的地方一动不动,他们在不吃不喝的时候,黑瞎子也只能啃食嘴边的杂草。

如果苏莽没猜错的话,那些人在死之前,一定在凝望着黑瞎子,他们的表情神色如何苏莽不得而知,但从黑瞎子现在的情况来看,一定不怎么样友好,不然不会这么刻苦铭心。

等顺过了气,黑瞎子将雪茄还给苏莽。

苏莽也没嫌弃,接过来继续叼在嘴里,然后从背包里拿出水壶递给他。

黑瞎子接过水壶,仰头往嘴里灌了几大口,用手臂擦掉因为喝的太急从嘴里流出的水,继续开口:

“我一共在草丛里躺了七天,才勉强可以坐起身子,连忙取下背包拿出水和食物开始进食,那时候,就连以往只能充饥的压缩饼干,都觉得美味无比。

吃完东西,我看着前方地面上的尸体,我取出绳索,丢过去套在他背后的背包上,可刚一拖动尸体,无数的枝条挥打在尸体上。

尸体上到处都是麻醉液体,绳索也被枝条从尸体的背包上抽打开,我后面又试了几次后,还是不行。

我本想一把火烧了那颗奠柏树,但当时处于森林深处,根本不敢这样做,最后心一狠,直接离开了!

等我回到都市,我四处查找那棵奠柏树的信息,终于在一本《上古异物志》里找到它的信息,知道它就是本该早已灭绝的上古凶物——奠柏!”

说完这些,黑瞎子看着眼前的奠柏树,苦笑的说道:“我没想到,自己还有再见到这鬼东西的一天,还比之前的更大,而且不止一颗!”

“哎!瞎子!”苏莽好像想起了什么,对黑瞎子叫了一声。

看到黑瞎子转头看过来,苏莽对他问道:“你说这奠柏树的麻醉液体算不算毒?”

“废话!”黑瞎子无语的看了苏莽一眼,说道:“麻醉本来就是一种神经毒素,当然算毒!”

“这样啊!”苏莽将登山包脱下丢给黑瞎子,解释道:“我想我知道怎么过去了!

我对毒完全免疫,皮又厚,应该可以直接抗着奠柏树的抽打走过去!

不过我不太确定这样行不行,我先去试一下。”

“不行!”黑瞎子直接反驳。

本来他还准备再说什么,不过被苏莽直接挥手打断了,苏莽开口道:

“现在也只能这样试一试,没有其他办法,你要是不放心,我可以将绳子系在腰上,到时候你看我不对劲的话,直接将我拉回来就行!”

听到苏莽考虑的这么周到,黑瞎子也没在反对,从包里拿出绳子丢给苏莽。

苏莽将绳子一头系在腰上,另一头递给黑瞎子,随后直接朝奠柏树走了过去。

脚下踩着白骨残骸,发出清脆的骨裂声,说实话,苏莽心里有些毛毛的,毕竟从之前的山魈身上可以看出,这里的东西都有些异样。

“嗖~嗖~嗖”

还没等苏莽靠近树干,奠柏树黑色枝条挥动的破风声就已经响起,狠狠的抽打在苏莽身上,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苏莽的衣服顿时变成布条状,吓得他赶紧往自己身上看去,发现只是浅浅的几道白印,顿时心中松了一口气。

也不怎么疼,只是有点痒痒,但黑瞎子说的枝条会破碎的情况并没有出现。

转头疑惑的看向黑瞎子,只见他也疑惑的摇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苏莽准备在往前走几步,看看情况会不会发生变化。

随着苏莽不断接近奠柏树干,黑色枝条如群魔乱舞一般向他抽来,一时间,苏莽整个人都被黑色枝条包裹起来。

看得外面的黑瞎子心惊不已,双手紧紧的抓住绳索,只要苏莽有一点要倒下的征兆,他立马发力将他拖拽出来。

“啪!”

突然一根比其他枝条更粗壮一点枝条抽打在苏莽胸前,顿时破裂开来,绿色的麻醉液体溅了苏莽一脸,嘴里都是。

苏莽一时不查给吞了下去,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麻醉液体早就进了肚子里。

细细感受一会,也没发现身体有什么异样,顿时心中大定。

随即开始动手,将挡在眼前的黑色枝条给抓住用力扯掉,留出一个空档,赶紧跑回来黑瞎子身边。

黑瞎子看着苏莽一身布条装,身上还到处都有绿色的麻醉液体,担心的向他问道:“怎么样,有没有感觉不舒服?”

苏莽回味了一下,对黑瞎子回答道:

“这麻醉液体有点甜,感觉像香草味的!还可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