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奠柏
  • 盗墓之牛气冲天
  • 迷途香猪
  • 2025字
  • 2021-06-13 20:33:57

迷雾之中,逐渐显露出了植物的大致全貌。

粗壮的树干,有两人合抱那么粗,长着许多大拇指粗细的黑色枝条。

枝条上布满尖刺,长着细小修长翠绿的树叶,垂贴在地面上,就像快断了的电线。

树干下,无数的白骨残骸散落着,铺满了整个地面,在手电光芒的照射下,散发着微微白光。

整个场景诡异但又充满异样的美感,树上翠绿的树叶代表生,地面上惨白的白骨代表死。

苏莽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无数的白骨让他腿肚子微微有些发软,哆哆嗦嗦的从口袋里摸出一支雪茄点燃,猛吸两口压压惊。

而黑瞎子的脸色则十分难看,而且不知道想起了什么,额头冒出许些汗珠,连拿刀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苏莽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黑瞎子,轻轻的拍了拍他肩膀,安慰道:“没事吧?”

“呼~”

黑瞎子吐出一口长气,转过头勉强的对苏莽露出一个笑容,说道:“我没事!就是想起一些难忘的回忆而已。”

随后眯着眼睛看着前方不远的植物,脸色凝重的说道:“这东西!跟九头蛇柏一样,属于本该灭绝的凶物。

上古食人树——奠柏!”

苏莽看着前方奠柏树只有大拇指粗细的枝条,诧异的说道:“就这大拇指粗细的枝条能跟九头蛇柏电线杆粗的触手比?”

“呵呵!”

黑瞎子摇头苦笑一声,看着奠柏树解释道:

“九头蛇柏是直接用触手将人缠绕勒死,在吸收尸体作为自己生长的养分!

而奠柏树,则是让人在它树下自己饿死,让尸体自然腐烂分解,然后从土壤里吸收养分生长。”

听见黑瞎子对奠柏树的描述,苏莽更想不通了,疑惑的问道:“人好端端的怎么会去树下自己饿死?”

“看到那些长满尖刺的枝条了吗?”黑瞎子用刀指着奠柏树的黑色枝条。

“看到了!”苏莽点点头,又问道:“怎么,和那些枝条有关?”

“没错!”黑瞎子点头肯定,随后继续解释道:

“那些枝条是空心的,里面全是烈性麻醉液体,就连枝条上的尖刺也是一样。

当有活物靠近奠柏树的时候,它的枝条就会挥动抽打。

如果是皮肤防御不好的生物靠近,尖刺就会刺入生物身体里,释放大量的麻醉液体,让生物立马全身麻醉,躺在地面上动弹不得。

如果是皮肤坚硬的生物靠近它,尖刺刺不进去,但空心的枝条会因为抽打而破裂,大量的麻醉液体会流在生物的身体表面。

从皮肤渗透进身体里,同样会立马全身麻醉,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不止是这样,就算扛过了麻醉时间没有死,一旦身体稍微动一下,无数的枝条会再次抽打在你身上,就这样周而复始,直到你死亡为止。”

苏莽没想到黑瞎子对这个奠柏树了解地如此清楚,就仿佛亲身经历过一样,不由开口问道:“你怎么对这奠柏树,了解的这么清楚?”

听到苏莽的问话,黑瞎子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怔了一下,过了几秒钟,才幽幽开口道:

“因为在十几年前,我差点死在这奠柏树下!”

“怎么可能!”

苏莽震惊的看着他惊呼道,一脸的不可置信。

“呵!”看到苏莽不相信自己的话,黑瞎子摇头苦笑一声,随即也没有隐瞒,向苏莽述说起十几年前的经历。

“在十五年前,我接到邀请,前往秦岭的原始森林深处去淘一趟沙子。

我们一行共有三十二人,都是道上的老手,装备精良且物资充足。

领头的叫黄老道,道上有名的高手,精通奇门遁甲,周天八卦。

当时还有人开玩笑说‘就我们现在这群人,那真是高手云集,就算是国公大墓,我们也能安然无恙给它走个来回!’

我也是第一次跟这么多好手一起淘沙子,所以当时也放松了警惕。

就这样在原始森林的不断前行了三天,为了赶路,我们吃的都是压缩饼干,嘴里早就淡出鸟来了。

最开始还有人提议打点野味改善一下,但被黄老道给呵斥了一顿,之后也就没人再提这茬了。

但就在快要接近目的地的时候,我们在路上看见了一只野猪躺在一颗奠柏树下,奄奄一息。

这时就有人提议去树下将那只野猪给烤了,也顺便休整一下,好养足精神,为之后下地做准备。

也许是看众人也确实累了,想好好休息一下,黄老道也没拒绝,挥手招呼一声,我们就跑到了奠柏树底下。

可就在这时,无数的枝条向我们抽打过来,我们的反应也算迅速,立马拿出各自的武器开始反击

可因为枝条确实太多,还是有人受伤,摔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地。

一开始我们也没注意到他的异样,但随着倒下的人越来许多,我们也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随即我们准备拉起地上的人,逃出奠柏树的抽打范围,可已经太迟了。

我们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早已沾满了奠柏树的麻醉液体,刚一蹲下,就感觉全身无力。

我硬撑着软弱无力的身体,跌跌撞撞的逃出了奠柏树的抽打范围,最后倒在一个草丛里。

而其他的三十一人都没能逃出来,就这样躺在奠柏树下,全身麻醉。

就这样在草丛里躺了一天,我身上的麻药劲开始很缓慢的减弱,就只能让脑袋可以轻微的转动,身体的其他地方还是没知觉。

因为太饿、太渴,我开始啃食嘴边的杂草充饥。

我艰难的转头看向奠柏树的方向,有些人已经有了一点知觉,但身体刚动了一下,奠柏树的枝条就会毫不犹豫的抽打他,让他又恢复到全身麻醉的状态。

就这样又躺了一天,我的身体已经开始慢慢恢复知觉,但还是感觉软弱无力,草丛里的杂草也被我啃食了一大片。

奠柏树下的三十一人,还是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因为长时间没有进食和喝水,他们的脸色变得暗淡无光,嘴唇干燥,神情萎靡不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