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进山

  • 盗墓之牛气冲天
  • 迷途香猪
  • 2109字
  • 2021-06-10 20:52:28

看到苏莽无所谓的样子,司机摇头笑了笑,没在说什么,开始专心驾驶三轮车。

天空已经彻底暗了下来,三轮车也驶出了酆都城,开进了一条山间小路。

司机打开了昏黄的车灯,面不改色的继续行驶在蜿蜒曲折的山路里。

这山路可不比城里的柏油路,凹凸不平的,坑坑洼洼的,搞的黑瞎子都抓紧了车顶的扶手,后背紧紧的贴着座椅,双脚都快把车底给蹬穿了。

又是一个急转弯,黑瞎子都感觉车子横起来了,心惊胆颤的对司机说道:“大哥!我们不赶时间,你可以开慢点!”

司机双手掌握着方向盘,目光直视前方,满不在乎的回答道:“放心嘛!这条路我每天都要开两回,开了二十几年了,熟悉的很!”

说着熟练的向右猛打方向,车速不减的开过一个急弯,看得黑瞎子冷汗都下来了。

就是后座的苏莽可就受罪了,这猛地一下向左,又猛地一下向右,时不时还在空中飞一会。

这三轮车减震还不好,抖的苏莽内脏都快移位了。

他也终于明白了司机说的稳不住是什么意思了,这tm真的稳不住啊!人都飞起来了,怎么稳,比坐过山车还刺激。

行驶了大概半个小时,终于看见了前方出现点点灯光。

司机将车开进一个小院子里,探出脑袋朝房子大吼了一句:“幺妹!来业务咯!”

然后就听见一阵拖鞋拖在地上走路的声音,一个大概四十岁的中年胖妇女摇着蒲扇从房子里走了出来。

这时候,苏莽打开车门,从三轮车里爬了出来,扶着车屁股艰难的站了起来,脸色苍白的对车里的司机比了个大拇指说道:“秋名山车神也不过如此,叼!”

司机谦虚的摸了一把稀疏的头发,说道:“都是经验,都是经验!”

黑瞎子也给司机付了钱,面色如常的下了车,只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腿在很轻微的颤抖。

毕竟苏莽在后座,承受的是身体上的折磨,而黑瞎子在副驾驶,承受的是心理上的折磨。

都是这样,开车的不觉得有什么,坐车的随时感觉有生命危险。

这时候,胖大婶摇着蒲扇歉意的看着两人说道:

“两位大兄弟,真的不好意思啊,我这已经住满了,前几天来了好几个人,一次性付了我一个月的房钱,把我的房间都给包了下来。

虽然他们现在已经出门好几天了,但我这个人吧,是很讲信用的,既然他们已经付了钱,我就不会在给别人住。

真的不好意思啊!”

说完,也没等两人说什么,就自个又摇着蒲扇走进了房里,还顺带把门给关上了。

苏莽和黑瞎子对视了一眼,有点抓瞎,两人还准备先找个地方简单休整一下,再连夜进山。

可现在看这情形,估计得直接进山了。

司机在车里听到幺妹说没房了,眼珠子一转,想着自己还有间老房子,随即探出脑袋对两人说道:

“我这倒有个地方能住人,只是环境有点差,你们要是不介意的话,就跟我走吧!”

两人本来也只是想找个地方休整一下,也没准备在这睡觉,就直接答应了。

在路上和司机谈好了价钱,三百一晚,苏莽直接付了一千五。

走到了一间小平房,司机将钥匙交给苏莽,说道:“里面睡觉的被褥那些都有,水、电也有,其他的生活用品就没有了!”

苏莽看着眼前的小平房很满意,和司机说道:“没事,其他的我们都有!”

说着还拍了拍身后的登山包。

司机看两人也都没嫌弃,拿着一千五块钱高高兴兴的哼着小曲就走了。

两人将房门打开,眼前是大厅,左右各有一间房。

走进右边的房间,苏莽和黑瞎子将登山包里的东西全部拿了出来,摆放在了床上,清点一下。

六只强光手电,两个矿灯,两个军用水壶,两大包压缩饼干,四包牛肉干,四捆登山绳,十个冷焰火,两个睡袋,最后在登山包最下面两人还一人翻出一桶泡面。

当然还有苏莽的几盒雪茄和寒铁手套。

苏莽将泡面拿在手里抛了抛,打趣的说道:“你说这胖子,长的身宽体胖的,心咋这么细了!”

“呵呵”

黑瞎子查看着床上的各种物资,轻笑两声说道:“对于他们三个,我有没有跟你说过这么一句话。”

苏莽来了兴趣,盘腿坐在床上等着黑瞎子的下文。

“分则各自为王,合则哑巴张很忙!”

“哈哈哈~”

苏莽哈哈大笑起来,点头说道:“老铁,没毛病!”

随后两人按自己的习惯,将东西又放进了登山包里,简单吃了点牛肉干和压缩饼干,将水壶灌满水,两人开始向鬼雾山出发了。

刚开始距离村子太近,两人没有打开头上的矿灯,直到走了有一段距离,村子的灯光都已经模糊,两人才把矿灯打开。

行走在漆黑的田野土地上,耳边除了自己的脚步声,还有一些昆虫的鸣叫声,倒也不算寂寞。

很快,两人借着矿灯的灯光,已经可以看见微微反光的铁丝网,连绵不绝,视线可见的地方都被围上了。

黑瞎子抽出自己黑金刀,几刀砍去,铁丝应声而断。(瞎子的黑金刀是古董,直接上的飞机托运。)

苏莽带着手套把断掉的铁丝拽走,刚好空出一个够两人通过的洞口。

钻过铁丝网,两人正式踏进鬼雾山。

往里面走了一会,两人都发现了里面不同寻常的地方。

借着矿灯可以看见,就如那司机说的一样,山里的树都病殃殃的,树上只有少许的几片叶子,还都是发黄的。

树干干枯无比,完全没有水份的样子,地上铺满了焦黄的落叶,散发出腐烂的气味。

而且整个山里没有一点声音,就连昆虫的鸣叫声都没有,寂静无比。

“咔嚓!咔嚓!”

两人踩在落叶上,发出落叶碎裂的声音,在这山里,格外清晰。

苏莽小心翼翼的在前方探路,感受着这些异样,对黑瞎子提醒道:“瞎子!这山里有点邪性,小心点!”

“唰~唰~唰~”

远处突然传来一阵物体移动的声音。

两人立马转头向声音来源望去,凭借着矿灯的灯光,两人看见一个模糊的黑影一闪而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