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恐怖来袭

“鬼无法被杀死”

在今晚临时通知的特别讲课中,名为张铭的古怪风衣男人在黑板上写下了这句古怪的话。

这也是个古怪的人,在高温如此的夏天,他包裹的很严实,里三层外三层不留缝隙,沙哑的声音犹如声带损坏之后的发言,但却把沈林惊住了。

除了三年前的初次穿越,沈林以为经历了穿越的自己已经可以对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做到处变不惊,但他还是愣住了,望向黑板时与张铭的对视让他感觉如坠冰窟。

黑板上构成那句话的白色粉笔字迹反复刺激着他的神经,眼前发生的一切竟然冥冥中与记忆中一个名为《神秘复苏》的小说开始重合。

“安静!”

张铭那沙哑的声音并不大,但却压下了整个礼堂的人群,平常浑不吝的街访们破天惊的乖乖听话,整个礼堂落针可闻。

“我的时间不多,那东西已经盯上了这里,我只有十分钟的时间简单说明,我希望你们牢记我接下来的话,这可能会增加你们的生存几率。”

“林子,你怎么了?”李孟敏锐的察觉到了死党的不对劲,并悄悄地问了一声。

“没事!”沈林被这一声呼喊拉回了思绪,却没有解释什么,这荒诞离奇的一切他很难在短时间内说清楚,庞大的信息量开始冲击他的大脑,他需要理清思绪。

这个张铭应该是驭鬼者总部的人,按照他刚刚所披露的内容,小区内应该已经发生某起事件,这里有至少有一个或多个人已经触发了厉鬼的规律。

冷静,冷静,沈林不断的这么告诉自己,可恐惧还是让他的呼吸不由自主的急促起来,他有些仓惶的四周环顾,可什么都发现不了。

他了解厉鬼的存在也仅限于小说,这样的信息根本不足以让他在现实世界有什么有效针对厉鬼的办法。

“这个世界遭到了你们想象不到的异变,你们怎么理解都可以,但我要说的是,你们即将遭遇传说中的东西:鬼!”

张铭的讲述还在继续,他甚至不考虑下面熙熙攘攘的吵闹声,事件已经发生,讲述这一切只是总部的要求,让更多的人知道有关于厉鬼的一切可能会让部分出色的人增加逃生几率甚至成为驭鬼者。

这里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触发了厉鬼的规律,不能随意疏散,否则可能会波及更多的地方。

能在这个时间段腾出功夫为这些人解释着一切,张铭已经算是尽职尽责,放在其他驭鬼者身上,纵然有总部命令,这些人的死活又与他们何干。

看着下面仿佛看笑话一样的人群,张铭毫不在意,这些人今晚过后可能一个都活不下来,他没必要跟一群死人计较。

张明的话让原本还算安静的礼堂直接炸开了锅,看着台上的张铭感觉像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他们本来就是被小区区委会生拉硬拽来参加所谓的大会,结果会议没有,出现这么一个精神病,满口胡言乱语。

这货知道自己在说啥么?玄幻小说心理测试?还是邪教传播?小区居委会怎么让这种人进来的,还因为这个展开了特别讲座。

“灵异传说自古就有,道士僵尸电影你们也看过不少,但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不要用你记忆中的理论去判断即将出现的古怪,他们如何出现、怎么出现、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通通不清楚。”

“我能告诉你们的是,经过我们很多人付出了惨重代价的试探与研究,这东西无法被杀死,也不存在泯灭的可能性。”

已经彻底没人听他讲话了,甚至大部分人开始打算离去,组织这一切的居委会主任张嘴好几次,没敢打断张铭,这人是上面特意打过招呼的,让他务必小心对待,他摸不准心思,也不知道这时候该怎么办。

张铭沙哑的声音还在继续

“再次重申,不要用你们已知的理论去考虑鬼怪,现有的任何科技无法对它们起到任何作用,为了对付他们,我们试过除核弹以外的所有武器,但无一例外不起作用,能对付鬼的只有鬼!”

这是张铭着重强调的第二点,也是他动手在黑板上写下的第二句话。

能对付鬼的只有鬼!

“靠,神乎其神的,这家伙怎么讲的那么真,听的我都有点瘆人。”李孟抱怨了一声,虽然身宽体胖,但他生性胆儿小,翻了个白眼李孟打算拖着沈林离开,在留在这里已经没什么意义。

“林子,走了。”李孟随手一拍,却感觉到死党的身体一颤,这情况有些不对劲。

反手抓住准备离去的李孟,以蛮横而强硬的姿态把对方摁在座位上。

“先别离开,我们听完。”

沈林认真的考虑了现在出逃小区大门逃亡的可能性,张铭的出现意味着事件即将爆发或者已经爆发,沈林不认为这样的自己有能力或机会在恐怖环伺的小区内存活,鬼怪不是人,他们捉摸不透,更无法理喻,杨间尚且有羊皮纸的暗示与鬼眼的鬼蜮都尚且在鬼怪之下九死一生,他又何德何能认为自己能安然无恙。

沈林还是放弃了逃亡的决定,在恐怖复苏尚且处于保密状态下,总部的驭鬼者前来宣导已经说明他们这里估计已经成为死地,出门遇到鬼的可能性高于百分之九十,他现在的唯一希望就是前来宣导的张铭有些本事,可以解决这次事件。

跟着张铭是他们生存几率最大的选择。

“找到鬼怪的规律!”张铭开始强调并在黑板上书写第三句话。

“万物有因必有果,有连环结便有解决的办法,这是我要告诉你们的第三点,在我们大量的调研中,鬼怪本身存在着一定限制,区别于传统神话中的规划模型,它们本身具备着极强的规律性与执行性,就好比一部机器,只有触发指令才能获得结果。”

“鬼怪本身存在杀人规律,不触发他的杀人规律就不会有问题。大胆建设、谨慎尝试、洞悉规律,你才能活下去。记住,这是普通人遇到鬼时,你能存活的唯一办法。”

礼堂剩下的人已经不多,剩下的也基本是在玩手机或者聊天,没有人把张明的话当回事。因为在正常人听起来,它就像是神经病的胡言乱语或精神状态紊乱下的行动。

没有人会拿神经病的话当回事。

悠闲自得的当下,紧张而恐惧的沈林成为了整个礼堂唯一的另类。

他就像是一只被猎物顶上的兔子,敏感而惊惧的环顾着一切,这古怪的状态让李孟不由自主的发问。

“林子,你今儿....”

“砰!”

古怪的撞击声打断了李孟将要说的话,当所有人将目光放到声源处的礼堂门口时,那紧闭的礼堂大门之上唯一的窗口突然闪过一丝诡异的阴影,而后赤红色的液体犹如泼墨一般将玻璃浸染,刺鼻的腥臭味弥漫了整个礼堂。

这动静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当部分人准备起身查看的时候,场中忽然发生了什么事。

微微的愣神过后,场中的几人突然犹如气球漏气一般干瘪,在肉眼可见的环境中,他们就像一朵花一样快速枯萎,成为干尸。

惊!愣!呆!数不清的情绪,在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切时,他们连恐慌都忘记。

直到有人喊出了第一声尖叫!

“啊~~~~”

撕喊,吼叫,求救生不绝于耳,原本还算安分的小区会议礼堂彻底凌乱。

有靠近大门的街访慌乱之下想要出去。

“别开门!”张铭急忙吼叫,但却没有一点用,凌乱的街坊们根本不会听从他的命令,蜂窝一样的涌出。

原本亮堂堂的礼堂内部不知何时布满了迷雾,自身所处五米左右的距离尚且可见,五米之外却宛若禁区,幽诡而深静。

开始了!沈林在第一时间有了动作,他颤抖着抓住李孟的胳膊,拖拽着对方来到张铭的身旁,并恐惧着这一切。

无奈,恐慌,如今似乎除了赌运气没有任何办法,这样的无助感让沈林的内心被恐惧溢满,他看着那死状诡异的干尸,闻着那腥臭到让人作呕的味道,恐惧到连呕吐都开始忘记,只是尽可能的靠近张铭。

事件爆发,厉鬼来袭,所有人都危在旦夕,或许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

整个小区,如今还算安全的地带只有张铭这里,一旦被厉鬼袭击,还有可能活下来!

“林子,我,我们快跑吧,真的有鬼!”

恐慌的情绪就像是会传染,李孟那将近两百多斤的身体在缓过神来之后,止不住的颤抖,虽然说着逃跑,可他的腿已经颤抖到几乎站不起来。

“待着,别动。”沈林同样颤抖着回应,他没法解释更多,恐慌也让他没时间跟能力去跟李孟权衡利弊,想要活着,他必须待在这里,待在这里是唯一的选择。

“林子,咱们一起跑吧,赶紧跑!”李孟鼻涕混杂着眼泪不住地嘟囔,明明嚷嚷着要跑,可是颤抖的双腿却始终迈不动一步。

啪!

清晰的巴掌声,火辣辣的脸颊让李孟回过了神,撞上沈林那有些恐怖的眼神。

沈林直接攥着李孟的衣领吼道“胖子,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停止你的废话,我也没有时间跟你多解释,闭嘴,然后跟着我。”

李孟被打懵了,竟然真的没有再说话,他有些呆滞的看着这一切,竟然不知道该用什么情绪去面对。

恐慌还在弥漫,但诡异的是嘈杂声却并不多,除了五米之内的可见物,五米之外对他们而言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张铭瞥了一眼沈林,流露出赞赏的眼神,处理灵异事件当中很少会遇到这样的年轻人,也正是这样的人,在如今这个灵异四起的时代更好生存。

伸手入怀拿出一个古怪模样的特制电话,张铭迅速摁向了拨号键,不足一秒的拨打过程,甚至连通话音都没响起,对面便有了回应。

“这里是总部,我是吴秋。”

清脆的女子音,干净利落,没有夹杂任何废话。

“你们给我的消息出了问题,安河小区内部出现了紧急事件,这只鬼的初步表现形式是疑似鬼域的浓雾,杀人规律我尚且不清楚,表现形式与情报中描述的鬼铃存在质的偏差。”

“已经进行记录并转保,可以评估危险等级么?”女声询问。

“预估是B,情报太少,但这里给我的感觉很不对劲。”张铭回答的同时还不忘打量四周。

“明白,我会原样记录并联系最近的驭鬼者前往救援。”女声应到。

“ok,计划执行开始,通话不要切断,非必要情况不要出声打扰我,我会实时报告我探查的情况。”

“好的,祝您好运,张铭警官。”

效率极高的通话,灵异事件中,时间宝贵万分,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通话没有避讳,电话似乎经过处理,电话那头的声音没有丝毫流露。沈林还是从张铭的言语中听出不少东西。

就目前而言,他记忆当中神秘复苏剧情中所出现的鬼与已有情况没有丝毫重叠。

全新的鬼么?神秘复苏的世界巨大,以杨间展现的风云人生也仅仅是冰山一角,出现不在剧情中的鬼也不足为奇。

双眼转动间,沈林偶然瞥到礼堂边沿的女生,准确的说,是那女生身边的什么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