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屋里藏人
  • 桃村小仙医
  • 跳跃的墨瓶
  • 2316字
  • 2021-07-01 13:16:57

山桃村。

四面环山,交通闭塞。

正值中午,烈日炎炎。

桃山的半山腰上有三间青瓦房,房门口五六米处,有一棵枝叶茂盛,两人合抱粗的大桃树,但树上无桃。

桃树下,一个头发凌乱,身穿绿色军大衣的男子,正蹲在那里用尿和泥巴玩。

他叫沈勇,是个傻子,智商还不如三岁小孩。

以前,沈勇并不傻!

还是村里第一个走出来的名校大学生。

但是,大一的时候,沈勇没有给家人打招呼,一人擅自应征入伍,消失了五年,音信全无。

被部队的人再送回村子的时候,却已经傻得连一加一等于几都不知道了。

“沈勇!你快过来,来嫂子家里玩!”

青瓦房的门打开,一个年轻貌美的妇人,悄悄探出头来,朝四周扫了一眼,见没有别人,鼓起勇气,轻轻地唤了一声。

“哦。”

沈勇应了一声,站起身,朝妇人走了过去。

刚一进屋,妇人张春桃连忙把门从里面插上了,生怕有人看到。

“你要和我玩什么啊?”

沈勇傻憨憨地问道。

“你身上这么脏,嫂子帮你洗澡澡,好不好?”

张春桃红唇微起,柔声道。

“好吧。”

沈勇傻乎乎地道。

张春桃是两年前嫁到山桃村的。

可是,在结婚当天,丈夫因喝醉酒摔倒,一头磕在石桌上,死了!

可怜的张春桃还没有圆房,就成了寡妇。

这两年里,可让她糟了罪。

经常有村里的老光棍,半夜三更来敲她的门。

但是,张春桃死守贞操,从来不让任何男人进她屋门。

她心里不是不想做那事,而是她不敢随便做那事。

她怕事情万一被某个嘴松的男人传出去,会被村里人说三道四,戳脊梁骨。

前些天,当她看到被人送回来的沈勇时,她心里突然就有了目标,下了决心,一定要拿下沈勇。

因为,沈勇不但身板结实,长得帅气。

最重要的,沈勇是个傻子,连他爸妈都不认识的大傻子。

这让张春桃彻底芳心大开。

整日里,她都有些心不在焉,心里老像猫爪子挠似的,痒酥酥的不行。

今天,她看到沈勇刚好来她家门口玩,如此绝佳的机会,一旦错过,后悔终生。

房间里。

张春桃早已经准备好了一水缸的洗澡水。

“大热天的,咋还穿着军大衣啊!脱了吧!”

“噢。”

沈勇把军大衣脱下,眼前的一幕,让张春桃大吃一惊。

虽然沈勇里面还穿着军绿色的背心,但却遮不住他全身棱角分明的腱子肉。

张春桃心中惊叹:“世界上竟有如此完美的傻男子!能让自己捡到,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份!”

张春桃忍不住咽了下口水,脸色通红,体温升高,荷尔蒙狂飙。

“砰砰砰!”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吓得张春桃身体一颤,双手抱胸,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谁啊?”

张春桃强装镇定,轻声问道。

“是我啊!春桃大妹子!”

张春桃听出了来人的声音,正是村里的一霸,赵大彪!

“你先等一下!”

这时,张春桃的肺都要被气炸了。

她梦寐以求的好事马上就要办成了,竟然被赵大彪这个恶霸搅黄了。

扫视屋子四周,连一个能藏人的地都没有。

这一开门,要是让赵大彪把他俩给逮着了,把事情宣扬出去,她可没法活了!

“开门!快开门呀!”

赵大彪发狠地敲门,大声地叫着。

“大彪哥!你等一下哈!马上就来!”

张春桃再次拖延道。

突然,张春桃看到那口洗澡用的大水缸,连忙拉着沈勇,让他跳进缸里躲起来。

“先在这里呆着,不叫你不许出来啊!”

张春桃做一个嘘声的手势,轻声道。

沈勇傻傻地点了点头,蹲在了水缸里,只有鼻子以上露出水面。

张春桃把水缸盖上,平复了一下受惊的小心肝,才过去抽出门栓,稍微把门打开了一条缝。

“春桃妹子,你怎么这么久才开门啊?屋里藏人了?!”

赵大彪满身酒气,一张嘴,差一点把张春桃呛吐了。

“大彪哥!你喝多了!赶快回家歇着吧!”

张春桃有意把话题岔开。

“今个高兴,多喝了两杯,口渴了,路过你家,讨碗水喝!”

赵大彪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张春桃那曼妙的身姿,口干舌燥。

“行!那你在门外等着!我给你舀水去!”

说着,张春桃就想要把门关上。

可是,赵大彪已经急不可耐了,抬手朝门上一推,将门推了个大开。

赵大彪力气很大,张春桃根本挡不住,向后倒退了两步,靠在屋里的灶台上,险些摔倒。

“夜里敲门你不开也就算了!这大白天的,喝口水也不让进!瞧不起我啊?!”

赵大彪说着,已经抬脚进了屋,踉跄着朝水缸走过去。

“没、没有!谁敢瞧不起你呀!”

张春桃嘴上答话,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心想如果赵大彪揭开水缸盖,自己就全完了。

张春桃下意识抓起灶台边上的擀面杖,这一下让她心里稍微有点底气了。

如果赵大彪胆敢揭开水缸盖,她就用擀面杖把他打晕!

“春桃大妹子,你家水瓢呢?”

赵大彪扶着缸沿问道。

“额!有!在这呢!”

张春桃回过神,连忙把擀面杖先放下,拿起一旁的水瓢,递给赵大彪道,“水瓢里有水,你直接喝吧!”

“不!我就要喝缸里的!缸里的凉!”

赵大彪接过水瓢,把里面的水泼掉,伸手便将水缸盖揭开了。

“哇!找到了!”

沈勇突然大叫一声,从水缸里站了起来,把赵大彪吓了一哆嗦。

紧接着,张春桃举起擀面杖,朝着张大彪的头上,狠狠地砸了一下。

张春桃本想一擀面杖把赵大彪打晕就完事了。

不过她怕出人命,没敢太用力,又没打中要害。

这一擀面杖没把赵大彪打晕,反而让他酒醒了。

赵大彪扭头瞪了张春桃一眼,顿时把她吓得够呛,手一哆嗦,擀面杖掉到地上,双腿一软,瘫坐到了地上。

见状,赵大彪不再理会张春桃,回头怒视着沈勇。

“沈勇!?屋里藏的人,竟然是你这个大傻子!”

看着沈勇,赵大彪气不打一处来。

没想到,他垂涎已久,夜夜惦记的春桃大妹子,竟然被一个傻子捷足先登了。

“给我滚出来吧你!”

赵大彪一把将沈勇拽了出来,扔到地上,朝他的身上猛踢一脚。

“哎呦!疼死了!”

沈勇是个傻子,被踢了一脚,不知道还手,但他知道疼,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往门外跑去。

“你还敢跑!我要打死你这个大傻子!”

赵大彪追了出去,快跑几步,朝着沈勇的后心处,飞踹了一脚。

“噗通!”

沈勇向前踉跄了两步,一头撞在门口的那棵大桃树上,顿时额头冒血,两眼一闭,倒了下去。

“出人命了!赵大彪!你杀人了!”张春桃急忙大叫。

此刻,她也顾不得自己的名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