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去女寝室探险
  • 茅山逆子
  • 康忙北鼻
  • 2131字
  • 2021-05-24 09:34:09

第5章 去女寝室探险

我有些发愣的看着手里的土地神像,瞬间发现不对劲。

要知道土地一般不可能供奉在屋内,古代寺庙院庭倒是有,私人住宅就少了。

住宅供奉的是门神,但门神也不在屋内。

店铺里常见供奉财神,招财进宝。

屋内供奉土地神位或者神像,我还是头一回见。

我小心翼翼地看着四周,确定没什么事才把神像放回原位。

只是当我松开手的刹那,神像忽然从中间分成两半,露出了神像中的本来面目。

神像中间包裹着一个龇牙咧嘴的凶像,仔细一瞧,那竟然是不动明王。

这不就是前些时间西域遗失的不动明王神像?

刹那,我感觉这不动明王神像好像在散发某种气息,怪不得四只厉鬼都望风而逃。

什么遗失,根本就是有人偷了神像,被藏在了棺材铺,这下我又闯祸了。

如果附近有喇嘛,胡思豪大难临头,我也吃不了兜着走。

我赶紧把神像还原成先前的样子。

但我才回到柜台,立即有几个人从门口迅速经过,最后两个还停下来看我。

是察觉到不动明王身上的气息了吗?不过他们看了我一眼,又迅速离开。

到了凌晨三点,几个人又跑回来,直接进来找我。

走前面的是个五十岁的光头,他进来在货架上拿了一沓纸钱走过来结账。

“小兄弟,今晚有没有人从你店铺门口经过?”

我心里有鬼,虽然不是我偷的,但被抓现行的话,肯定就是我的责任,胡思豪必定不会承认。

我说今晚从门口经过的人多了去。

他也没说什么,另外那几个人则是在货架上翻,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神像果然不一般,才打开就被人察觉。

其实要感知很简单,只要带着某种相克的法器,一旦神像出现,相克的法器就会马上有反应。

就像同性相斥的磁石一样。

还好我还原的时候检查过,包裹在不动明王神像外的那一层木是降龙木。

降龙木可以阻隔神像散发出来的气息,加上土地神像上过色,巧妙地用颜色遮掩了缝隙。

几个人发现了角落的神像,纷纷凑过去看。

我心中一紧,心想这下完了。

不过还好,他们只是看了打量了一会,没看出神像有问题随后就离开了。

我大松了口气,这东西差点害死人。

不动明王神像价值连城,我听说那玩意是个祸害,拿到手的人可能会背一辈子的黑锅。

所以这东西没人敢出手。

该不会便宜我吧?

我得想办法,如果得到不动明王神像,对我有很大的帮助。

天亮后,我又看到出意外了,附近润发超市的巷子里发生命案,死者与之前便利店门口的伤口几乎一样。

我不敢靠近,匆匆离开。

回到学校,女寝室的事情已经传开了。

那个寝室正好是我们班的,其中一个还是我们班的班花欧兰雪。

她就坐在我前面。

因为被昨晚惊吓过,所以她精神不是很好。

今天已经连续两次被叫出去录口供了。

她忽然回头问我“今天晚上怎么办?我住哪里?”

我被她问得一愣,我真想说,不如到我寝室来呗。

住哪学校自然有安排,我关心的不是她住的问题,反倒是女寝室那几个女孩。

“被勒死的女同学是不是把小孩生在……”

“兰雪,这种话你问胆小鬼?”

刘若区忽然嘲笑地看我。

“我听说昨天他被吓得缩在角落,问他还不如问坨屎。”

如果我不是师命难违,刘若区绝对会被我揍得他妈都认不出来。

不过这样的讽刺我已经听过很多很多。

李青运切了声,说“别说胆小如鼠,打架也不行,咱们班袁亮都能把他摁在地上摩擦。”

袁亮是全班最矮最瘦小的男同学。

“是啊兰雪,你这样问,等下把他吓尿怎么办?帮他洗尿裤啊?”

欧兰雪的同桌叶嘉欣跟着嘲讽。

别说是她,连欧兰雪的眼神也变了。

我可以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不屑。

“胆小如鼠,连个女生都不如,庞解,你不应该是横着走的吗?”

叶嘉欣摇头晃脑。

我暗暗攥紧了拳头,有些人你不招惹他,他反过来找事情。

“喂,你们这么说话太过分了吧?虽然庞解平时比较胆小,但他有没有做过对不起你们的事?”

我同桌黄云倒是比较了解我,毕竟我平时对他也不错。

“黄云,你就别替他擦屁股了,没人说他对不起我们,我们只是说他没胆子而已。”

叶嘉欣哼声说。

我拍了下要反驳的黄云,感觉我赔笑的样子有点狼狈。

不管他们怎么嘲笑我没胆子,晚上的行动怕是躲不掉了。

夜晚,我的舍友们早已经准备好。

按照学校里传的,女生寝室里应该就是灵异事件。

但我不能明目张胆的带法器,所以提前准备了一些比较容易隐藏的。

五帝钱、朱砂、狗血、红绳、符、还有一面只有巴掌大小的八卦镜子。

这些东西只能藏在裤脚和衣服里,虽不能当着大家的面用,防身还是可以的。

男生进女生寝室要走“暗门”,杨京的女朋友就住在二楼。

他平时去找女朋友的时候,就是走暗门进去的。

“你们几个可要跟紧了,不然被鬼缠身可别怨我。”

徐星回头对我们几个人说道。

到左边厕所第二个寝室,徐星停蹲在门口,样子有些紧张。

“我已经感觉到宿舍的阴气和怨气,咱们先不要去厕所。”

徐星对我们轻声说。

“徐神棍,你的意思是那只鬼还在寝室里吗?”

包小宝问。

我实在懒得听他瞎掰,趁他们都没注意,我慢慢退向厕所这边。

宿舍的阴气不是很重,反倒是厕所让我有些头皮发麻。

那是我第一次跑女厕所,里面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样,最起码没有尿兜。

厕所还在封锁中,现场仍然保持婴儿被发现后的模样。

婴儿是死在洗手盆里的,里面有三四个洗手盆,尸体的位置被做了标记。

如果昨晚上死的是婴儿的生母,不应该还有这么凝重的怨恨气息才对。

刚进来不久,门口吹进一阵阴风,现在还没到午夜,该不会有意外吧?

但那阴风并不是很强烈,明显不是奔着厕所来的。

不是奔着厕所,那岂不是寝室?

我连忙趴到厕所门边,正好看到一个飘着的身影从我舍友们身边飘进了宿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