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是胆小鬼
  • 茅山逆子
  • 康忙北鼻
  • 2171字
  • 2021-05-24 09:34:09

第3章 我是胆小鬼

听到棺材里传来的咔咔声,我脖子有些僵硬地扭过去。

嗖的一声,就见有个人影从棺材里站起来,我还没看清楚脸,直接趴到我身上。

我打了个寒颤,有些慌了神。

虽然养过尸,但还没跟尸体这么“亲密”接触过。

急忙把死尸推开,后退两步靠着墙。

透过幽暗灯光,终于看清死尸的脸,那是一具很年轻的女尸。

没错,之前胡思豪跟我说的殇折,就是这种夭折的尸体。

而且我擦咧,这女尸看起来好脸熟啊。

这不是周朝山给我看的照片里的人周紫云吗?

“我靠,未来媳妇,你怎么变成红眼罗刹了?”

嘴唇上的红色口红不知道谁给她画上去的,跟那惨白得像化浓妆的脸非常不匹配。

也是身穿红衣,但它的的眼珠眼白部分呈现的是血红色。

这是红眼罗刹的特征!

“哈……”

周紫云张嘴对我哈出一口恶臭的尸气,我下意识地举起降魔杵。

她看到降魔杵,突然掉头往门口跑了出去。

“诶,媳妇大人,你别跑啊!”

我赶紧追了出去,结果追到门口,已经看不到她的身影。

第一天上班就碰到红衣厉鬼和红眼罗刹,这谁受得了。

还好现场不是很狼狈,周紫云跑出去后,棺材铺就安静了下来。

为了保持现场,我把棺材盖和门板还原。

还原柜台的时候,柜台上有摔过的痕迹,看来女鬼也跟人一样喜欢掀桌子。

可是媳妇跑了怎么办,协议书上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一具死尸按照质量、种类收费,我媳妇是红眼罗刹,价格不菲。

红眼罗刹的形成是尸体内憋着极大的怨气、仇恨,炼尸时灌入极阴之血,若是再入先天炁气,这种尸会更加恐怖。

先天真炁,乃是混沌初开时残留的炁气,不过对大部分人的体质不起作用。

保守估计,价值最低在五十万以上,因为红眼罗刹很难找,要么是自己制作。

自己制作则是要少则三个月多则半年的时间,从活人被折磨到含恨致死。

这么说,周紫云的死不简单,她的尸体怎么会在胡思豪的棺材铺里?

才上班就闯了大祸,我心里实在憋屈。

正打算要不要追出去找周紫云的时候,棺材铺又有客户进门了,还好这次是人。

那人留着一字胡,进来看了看货架的冥用品。

他挑了点香烛纸钱,结账的时候抬眼盯着我看。

我给他找了钱,心里有些慌,刚才他该不会看到红眼罗刹跑出去了吧?

“小兄弟,我看你印堂发黑,似乎闯祸了!”

我把降魔杵抓在手里,果然被他看到了吗?

我问他闯什么祸了。

“不知道,但我看你死气沉沉的,挺趁棺材铺的气氛。”

他带上钱转身走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回身又说“祸从何起,锁从何开,解铃还须系铃人。”

“记住我说的话,说不定会救你一命!”

丢下一句话,他匆匆离开。

我没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那中年人走后,再也没客人,我也毫无睡意。

第二天,我没等胡思豪过来就离开了棺材铺,原本我还想亲自找他问清楚。

但是红眼罗刹不便宜,万一周紫云的死跟他没关系,他又要我赔钱呢?

师傅说过,不能在外人面前透露我的真实身份,所以只能自己慢慢调查了。

早晨,我赶回学校的路上,在经过一个便利店的时候,便利店门口围着一堆人。

我凑过去看了下,发现了凄惨的一幕。

一个穿着工作服的人躺在血泊中,他的脖子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抓烂。

脸上从左上额到右边脸颊有三道深血槽。

我的脑海中闪过了某个画面。

周紫云的爪子从他的左上额一刷而过,抓着肩膀,大口大口的咬着……

我被自己脑补的一幕吓了一跳。

虽然只是想象,但很真实。

如果真是周紫云,那这人岂不是我间接杀死的?毕竟尸体是我放出来的。

回到宿舍已经是日上三竿。

“庞解,你怎么才回来?昨晚上发生的事你知道不?”

梁有问我,他是全宿舍中跟我关系最好的同学。

我有些心慌,假装镇定地问他什么事。

他说“昨晚十二点后,女生寝室二楼左侧的厕所里有婴儿啼哭声。刚开始老师们不敢去,以为厕所闹鬼了,所以选择了报警。但哭声维持了一分钟,再也没有声音,等警察进去的时候……“

“你猜警察进去发现了什么?”

梁有故意吊我胃口。

我问他是不是见鬼了。

“见鬼才怪,这世界上哪来的鬼?是洗手盆里淹死了一个婴儿。”

我有些惊讶,问他学校女寝室哪来的婴儿?

“肯定是哪个女同学太浪,跟某个野男人产生的副作用呗。”

梁有嘿嘿笑道。

洗手盆里淹死了一个婴儿,这也太惊悚了吧?好歹是一个生命。

另外一个舍友徐星说“我看不一定,那可能是鬼婴呢?”

“你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没鬼,我相信,我爸就是学茅山的,我也跟着学了几手。”

他爸是茅山弟子这个事,徐星跟舍友们聊过,我也一直记得。

“徐神棍,别老危言耸听,明知庞解最怕的就是那些玩意。”

因为是舍友,大家都喜欢叫他徐神棍,他也不生气。

师傅说过,不得在任何人面前展现自己的道术,尤其是同门面前。

所以我是宿舍里出了名的胆小鬼,或许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掩饰我的身份。

我假装害怕,缩了缩脖子,蜷着身子坐在床角。

徐神棍指着我哈哈大笑“看吧,我就知道这胆小鬼害怕;庞解,还想听不?”

“大新闻,大新闻!”

这时,舍长包小宝回来了,跑回宿舍就开始对徐神棍说便利店发生的事。

我们宿舍就喜欢说一些鬼鬼怪怪的事。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更了解谁是同行。

徐神棍皱着眉头摸着下巴,好一会儿才说“可能是有死尸。”

但大家总把他说的话当笑话,毕竟他叫徐神棍,所有事到他那儿就成灵异事件了。

包小宝过来拍着我的肩膀,安慰说“庞解,那只是普通的杀人案,徐神棍故意吓唬你的。”

徐神棍瞥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我是胆小鬼。

包小宝也是,明知道是普通的杀人案,还故意告诉徐星。

他就是那种喜欢做了婊子又想立牌坊的人。

“我忽然想到个好玩的事,舍长,你们不是说我是神棍吗?咱们来打个赌可好?”徐神棍忽然心血来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